早春二月欧洲行之五:捷克小镇泰尔齐

 

在克鲁姆洛夫第二天的计划,是去周边的三个小镇。

可是,早上起来,看见外面白茫茫一片。下雪啦。

 

导游卡列琳娜开车来接我们,但是一脸担心地说,我们今天恐怕要改变计划了。雪虽然不大,但路很滑。我们要走的路都是乡间小路,没有人清理积雪。会很危险。

她又说,我们可以先去泰尔齐,路还比较好走。如果雪不停的话,我们就可能去不了其他两个小镇了。

我们当然听导游的。安全第一,我们说。谁也不想为了玩,弄出啥危险来。

卡列琳娜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也很健谈,并且谈吐得当,不隐晦,也不抱怨。一路上闲聊,使我们对普通捷克人的生活有所了解。

卡列琳娜告诉我们,她和丈夫都很喜欢冰雪运动。她的丈夫年轻时是捷克的滑雪冠军。他曾在苏联人的体育训练营受训。训练营给运动员吃药,以便将训练成绩迅速提升上去。

他总是将药扔掉,所以训练成绩没有太多进展,最后被淘汰掉了。

那些药对人体伤害很大,卡列琳娜说,使人变衰老,还有不生育的危险。

我突然想起了以前读过的一本书,讲的就是苏联的一些著名运动员在年轻时被迫吃药,以后身体受损的悲惨遭遇。有的女运动员才三四十岁,就满脸皱纹,老态龙钟,很惨。

当时看完这本书就很震惊,所以印象极深。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告诉我,她的丈夫就曾经历过这样的事儿,再次震惊。

 

一路上,路边都是被白雪覆盖的农田。太阳躲在云层里,时隐时现。

大约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小镇泰尔齐Telč。

泰尔齐在捷克南部,是一个有着6000人口的山村小镇。

一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块牌子。上面写着,泰尔齐历史中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2。告知世人,小镇于1992年载入世界遗产名录。

小镇中心的撒迦利亚广场。

卡列琳娜告诉我们,撒迦利亚是泰尔齐的主人。这个广场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泰尔齐最初创建于14世纪中叶,归撒迦利亚的贵族家庭所有。1549年,20多岁的撒迦利亚继承了这份家产。

撒迦利亚曾在意大利旅行过几个月,对意大利文艺复兴式建筑和当地贵族的舒适宅邸情有独钟。

回到捷克之后,他就和同样来自富有家族,并同样喜欢文艺复兴式建筑的妻子凯瑟琳开始着手打造一座自己心中的文艺复兴式小城。

撒迦利亚请来了意大利北部的建筑师、石匠和泥瓦匠,将晚期哥特式的泰尔奇城堡改造成了这个样子。

山墙上的壁画和粉雕。

黑死病纪念柱。几乎捷克所有小镇的广场上都有类似的纪念柱。黑死病在中世纪时肆虐整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

多数历史学家认为黑死病消灭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口。庆幸这种病18世纪时就已在欧洲灭绝。

广场中央保留的压水井。

久经风霜的石地、石廊、石柱。

泰尔齐城堡。中国人都叫它水城堡。可能城堡是被护城河环绕的缘故吧。

这里是照水中城堡倒影的最佳地点。一张水城堡倒影,不知迷倒了多少人,又忽悠了多少游客来此一游。

可惜现在河水结冰,又有白雪覆盖,没能亲手按一下快门,拍下那不知多少人拍过的倒影。

过了这个桥就是城堡了。

城堡在旅游热季是开放的,可以进去参观。现在虽然不能入内,却也享受人少不拥挤的乐趣。

湖边的泰尔齐。

小巷子里的泰尔齐。

色彩斑斓的泰尔齐。

 

<<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四:捷克小城克鲁姆洛夫(2)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六:捷克小镇斯拉沃尼采 >>
<< 所有游记目录 >>





杭州阿立 (2018-12-30 11:55:51)
继续跟读、跟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