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四(2):捷克小城克鲁姆洛夫(2)

 

导游卡列琳娜告诉我们,克鲁姆洛夫的人口是13,000人。但实际住在城里的只有500人。

她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是现在也不住在这里。城里的房子都成了旅馆、餐馆和商店,为旅游服务了。

卡列琳娜说,50年代初,市政府决定恢复克鲁姆洛夫的历史原样。当时的政策是,住户们可以将房子买下,只要付十分之一的房价。但是要和市政府签订合同,保证在三年内将住房修复。如不履行合同,三年后就要搬出。

就用这种办法使小城在三年内恢复了模样。

古老的石路。

我们光顾过右边的咖啡馆。说是咖啡馆,也供应三明治和甜点。刚来时,为了赶时间,在这里草草搞定午饭,却也印象不错。

走在这样的街道上,真有点穿越到中世纪的感觉。

 

傍晚时分,街上忽然热闹起来。看见好多化妆带面具的孩子和大人。

化妆面具队伍敲锣打鼓地走进了我们下午参观过的修道院。在院子里还挂上了大屏幕。一个演讲者开始讲故事,大屏幕上放幻灯。说的是捷克语,一句都听不懂。

后来问导游,才知道我们赶上了二月的狂欢节。修道院里艺术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在庆祝传统的节日。据说面具的灵感来自中国戏曲。

虽然是旅游淡季,还是有不少游客。最多的是亚洲面孔。有韩国人,日本人,中国大陆的旅行团,还有世界各地的华人。有时候,你会觉得是在亚洲的某个城市旅行。

也不知道谁有这么大能量,用什么方法把亚洲人忽悠来的。我问过一个在布拉格工作的捷克人,她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城,但却从来没有来过。有些墙里开花墙外红的劲头哈。

我们的旅馆,住进了一个日本旅游团。晚上,一帮日本人在我们房间外的楼道里八咯丫路、米西米西地大声喧哗。我们九点钟就想睡觉了,可是这帮人十点多了还在哈衣哈衣、他的干活你的干活吵个不停。日本人素质高的神话瞬间破灭。

列宁同志忍无可忍,以革命的名义果断推门出去,将小日本轰走了。唉,要是抗战时这么容易就能将日本人赶走就好了。

 

这家上海饭店,坐落在市中心广场上。我们出来久了,很想中国餐,看到中国餐馆很高兴。兴致勃勃进去,垂头丧气出来,人家不接待散客。有点被歧视了的赶脚。

这家用大号中文写有“烤猪肘,捷克烤鸭”的捷克餐馆早已客满,探头一看,全是亚洲人。

第二天,请导游推荐一个餐馆。她极力推荐这家。

您看出来了吗?这是好兵帅克!

从小就知道《好兵帅克》这部电影。虽然早已忘记帅克的故事,但好兵帅克却忘不掉。

《好兵帅克》是捷克作家雅洛斯拉夫·哈謝克的作品。也许,小时候,我是从好兵帅克知道捷克这个国家的。

当导游卡列琳娜告诉我们这个餐馆名字时,我们立刻惊呼起来,对呀!捷克是好兵帅克的故乡啊!立刻觉得和卡列琳娜亲近了不少。

这是卡列琳娜推荐我们一定要点的烤鸭。我这个吃货,总是忘记饭上来先照相。这不,又是开吃,才想起照相。彻底损坏了那四分之一只鸭子的形象。

对这顿晚餐,真是不敢恭维。哪里的饭菜也赶不上自家的中国菜好吃啊!

但是对这个餐馆却印象颇深。

饭菜不像自家的,餐馆布置的倒很有旧时家庭味道。

椅子背上有好兵帅克的头像。

门上的花窗是好兵帅克的故事。

 

冬天的天,总是黑的很早。由于是旅游淡季,商店都关门很早。街上冷冷清清的。

只有通向上海饭店的路上人多。用列宁同志的话说就是, 乌泱乌泱的,都是中国人的旅行团,大陆的,台湾的,世界各地的。。。

夜幕中的城堡。

我们在克鲁姆洛夫住了两晚。其实要是光看这一个小城,一天的时间足够了。我们住在这里两晚是为了去临近的三个小镇。

雪中的小城很美。没有雪的,春暖花开季节的小城一定更美。

可是,在小城中漫步,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缺了真真实实的人!这里太商业化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招徕游客,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假假的,是为了旅游制造出来的。

直到游览了另外三个小镇,才觉得看到了真正的捷克小镇。

 

<<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四:捷克小城克鲁姆洛夫(1)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五:捷克小镇泰尔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