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77)友人万里访智利

 

 
我跟好奇是大学同学,同系同级不同班,两宿舍一墙之隔,我经常晚上熄灯后溜到她宿舍聊天,我坐凳子上,她们六个女生躺在上下铺床上,摸黑一聊就是个把小时,现在想起来挺不好意思,清华无线电系课程繁重,我晚上串门儿耽误人家休息,很影响学习哦,难得她们从来没有把我轰出去过。研究生我转专业到生物医学工程,好奇转学生物,研究生宿舍上下楼,我照旧经常跑到她宿舍去玩。毕业我去了多伦多大学,她去了瑞士,最后辗转到了硅谷,我每次去加州都到她家投宿。算下来我们同窗八载,相识三十多年了。
 
(好奇和好先生)
 
好奇的老公好先生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虽然是高能物理博士,但绘画、建筑、造酒都是大拿,他兴趣广泛,上手的事都能做到极致,跟我老公有很多共同兴趣,两人特别聊得来。2012年好奇介绍我浏览“海外文轩”网站,从此我中文写作一发而不可收拾,那时好奇偶尔也写点东西,就是从她的一篇文章得知她小时候跟着表姐在外婆家生活了几年。
 
(第一天赶上好几场冰雹,把大家都冻得不轻)
 
九月底好奇夫妇跟表姐一起来智利,旅游攻略是飞到智利湖区南部,租车向北不走回头路,回到“海友号”所停泊的瓦尔迪维亚,最后坐一夜卧铺长途汽车回智利首都赶飞机。从加州到智利Puerto Varas转两次飞机,28小时的旅程,我坐大巴三个小时赶去相会。我们有四五年没见面了,相见的那份高兴自不用说,好奇快递“海友号”急需的船件和海图,还有老干妈辣椒酱、泰国咖喱酱和越南米纸,一整个行李箱都是给我带的东西。
 
(开车上雪山,路面开始结冰时才掉头)
 
路上五天都住在airbnb民宿,头四天以Puerto Varas为大本营在周边游玩。智利早春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蓝天白云,一会儿暴风骤雨,第一天刚出门就赶上一阵雷电冰雹,我们赶紧躲进咖啡馆躲避,向南到Puerto Montt,湿冷天气把大家都冻坏了,冲进礼品店帽子手套拖鞋长袜一通狂买,然后沿着海湾向东进入Alerce Andino国家公园,一直开到公路尽头,在一家当地人光顾的快餐店品尝地道的Empanadas,这是西班牙特色小吃,很像咱们的馅饼或盒子,用滚油炸熟,有鸡肉、牛肉、海鲜馅儿,我没有这口福,但闻着挺香。
 
(Puerto Montt乘摆渡船到对岸小岛逛逛,好先生自己划桨)
 
有了保暖衣物第二天开车上了Osorno 雪山,积雪很厚,快到山顶时路面结冰车子才掉头,山脚下的Todos Los Santos湖水经过湍急狭窄的Petrohue河奔腾入海,雪山融化的水没有一点杂质,宝石般的碧绿真是让人感觉清爽到骨子里去了。在湖边客栈喝茶时碰上了一个很有趣的人,62岁的Boris是个户外运动发烧友,滑雪、登山、摩托车越野、玩船样样都热衷,他将和两个伙伴攀登附近的Puntiagudo火山,4天的行程,登顶那天要在雪地里挖窖过夜,Boris曾在银行工作,他57岁退了休,为的是有时间去做他热爱的事,我们海阔天空地聊了两个多小时,听他讲当地的历史文化很有意思呢。
 
(湖边酒店遇登山大侠Boris;雪山飞狐;骄傲的丑鸟)
 
根据Boris的指点,第三天我们在湖边和海边跑了个来回,参观了若干个小镇。Nueva Branau是奥地利移民聚居小镇,德裔博物馆展出垦荒者所用的农具和生活用品, 必须点赞德国机械工程设计,最好玩儿的是机械八音器(polyphon),机械发条驱使乐盘旋转,音乐以打孔切口方式记录在乐盘上,切口上的金属倒刺拨打琴弦和钟铃,一百多年了仍然能奏出美妙音乐,太神奇了。
 
(奥地利小镇博物馆;八音器;专供有唇须男士喝茶的茶杯)
 
德裔小镇Fruitilla非常漂亮,这里也有一个德国博物馆,建筑和花园很漂亮。我们下馆子吃了一顿不很正宗的德国餐,熏猪蹄烧得再酥烂一点就好了。这么小的镇子却有一个超现代的水上音乐厅,那晚没有演出,透过大玻璃窗可以看见芭蕾舞、室内乐在排练,晚霞把天染得殷红,在这远离喧嚣的智利小镇,生活如此充满了情调。 (未完待续)
 
(有情调的德国小镇Fruitilla)
 
2018年10月14日于智利瓦尔迪维亚。
 





杭州阿立 (2018-10-16 13:45:14)

同学缘分好深啊,大赞!

追梦 (2018-10-16 18:20:31)

呵呵,best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