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瓯香篆小帘栊

时节一过寒露,马上就接近霜降。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起来。

每天早上出门到公园里跑步的时候,都得穿上两件衣服,不然就会寒气加身。

天亮得越来越迟,而小超每天依然要在620起床,635就得出发去学校,这学期开始,他自己骑车上学放学,倒是给我省了不少精力。

夜,也比前些日子冷了不少,比如我现在敲字的时候,必须穿上厚厚的棉外套,这样才不至于冷得发抖。

晓芳国庆回家之前,说会记得给我带一些老茶头来,她说老茶头最适合煮。

我说我贪恋煮茶的那种感觉:在一个有阳光的上午,坐在朝南的窗前,案上铺开正在画的宣,一壶茶在边上煮着,那种时光正好的感觉随着氤氲的气息上升着。

或者在一个有着风雪的黄昏,约三五好友,煮一壶香茶,谈着各自的家长里短,生活就不再是那样的急促和紧张。

记得很久以前,在一个网站写字,几乎每天都要写点东西,即便晒一张刚绣好的十字绣,刚织好的毛衣,都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而随着日子的变迁,我们的脚步越来越紧张,我们的心情越来越焦虑,似乎从每天早上起来开始,就一直忙碌不已,但是回头看看,又什么都没有做。

而最近这一年,也许是我这一生最可以自由选择的一年,但是却荒废了很多。

前几天,苏从异国他乡回来,我对她说,很久没有好好写字了,已经变得不会写了,感觉上,写字也是一种需要延续的,每天都在写,就会欲罢不能。

晓芳回来,如约带回了老茶头,而我放了两天后,开始在早上给自己煮茶。一个人,一壶茶,一张画,打发一个上午。

而这几天,阳光正好。

当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就开始发呆,恍然忘记了时光的变迁,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以前那个年代。

经常会把做好的糕点包装精致地送过来给我尝鲜的好邻居华到外地去工作了,经常是个把月才回来一次,上次回来,做好了晚饭等我去吃,两个女人,一品红酒,几盘小菜。

我说我都忘记了自己都快要年过半百了,似乎一直都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但是似乎时光并不会在意我们的感觉,仍然按照它该有的节奏运行着。她说,我们本来就没有老啊,我们要让自己一直如青春般那样的年华,我们还一直有着自己该有的如花的容颜和晶莹剔透的内心,我们还有这自己的梦想,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尝试去学习。

喝了芳带来的茶后,就开始迷恋上了。

我对玥说,目前感觉很空虚,她说你不是每天在画画喝茶吗?我说感觉不够充实,她说那你就多画几种画,或者再去学一些自己不曾学过的东西,这样你就不会空虚了。

我说想去温德米尔,住一段时间。

她很吃惊,说为什么是温德米尔?

我回答说不知道,就是有一种想去的冲动,就是贪恋湖区那种清澈和怡人,有时候即使走的路多了起来,依然对自己曾经有的某一个梦想向往不已,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放不下,但是时到今日,好像又没有勇气真的自己说走就走。

比不得年轻时候的那种张狂。

年轻的时候,似乎什么都不怕,就想现在的玥一样什么都想尝试,什么都不惧怕。

想起曾经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个人主页上签名——一枕诗音,落纸安然。

然后写道:点一盏灯,燃一柱香,温一壶茶,绕一窗月,展一方砚,研一池墨,铺一地宣, 一枕诗音落纸安然。

后来听人说,看到过好几个人用这个签名,我一笑。对借用这种事情,喜欢就拿去吧。

曾经那是一种生活的向往,只是在心里存一个念想,有或者没有,都无所谓了。

少年时代的轻狂,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每周固定的时间,做着一些自己曾经一直想做的事情,假期的时候 ,约了朋友开车百里去看画展,嬉笑着,享受着。

和朋友开玩笑说小时候没有上过的兴趣班,现在都报名上了,有时候算好了时间赶着上课,算得上是一个认真的学生了,虽然记性差了许多,眼睛也昏花了许多,但是,喜欢着。

既然心存喜欢,那就还是开始继续爱着,于是,这样一个乡下的夜里,窗外有蟋蟀的低鸣,窗纱外一切黑魆魆的,没有一点光的影子。空气中是茶的香,沉香的香。

甚好!






杭州阿立 (2018-10-16 13:43:31)

娓娓道来,不露痕迹的好文笔!香台原来在新浪写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