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71)苦甘栗

上集说到布衫战争大批新教徒躲进了深山,荒山野岭的他们吃什么呢?赛文山脉主要地质成分是石灰岩和花岗岩,不大适合农耕,但天无绝人之路,赛文山区到处都是栗子树新教徒靠吃板栗度过了艰难的“沙漠时期”。都知道栗子好吃但剥皮难,又特别容易生霉不好储存,现在板栗生产加工已经机械化了,可那时候全部人工操作,他们是怎么处理栗子的呢?
 
(毛栗子)
 
海拔四百至一千米的酸性土壤最适合板栗生长,骑行史蒂文森山径从罗泽尔山开始有几天穿行在栗子树林里。九月初栗子已经接近成熟,嫩绿色的果实铺天盖地沉甸甸地挂满枝头,别看它们毛绒绒的挺可爱,碰一下很刺人呢,看见被果实压低的树枝横在山径上,要小心骑过别让它打着,骑车那么快的速度被刺球刮一下肯定挂花。看样子再过两个星期果荚就会裂开口露出三颗油光锃亮的果实,风一吹栗子就噼里啪啦地落下来,收获栗子就是猫着腰在地上捡,然后一麻袋一麻袋地背下山来。
 
(板栗开花结果,图片来自网络)
 
骑行在栗子树林里见到很多小小的独立石屋,那是传统的专门烘干板栗的操作间,当地人叫它“La Cléde”,新收获来的板栗含水分,特别容易生霉,建在陡坡上的La Cléde 分上下两层,分别在前后开跟地面水平的门,这样上下两层搬运货物都方便,上层铺栗子,下层用木头点火烘烤,栗子需要时不时的来回翻动一下,五六天水分就被烘干了。

(烘烤栗子的石屋)

栗子去壳传统方法是穿着带长锯条的铁靴踩,然后用带疙瘩的木盘使劲拍,剥出栗仁彻底晒干后磨成粉就是一整年的口粮。栗子粉可以替代小麦粉做面食,在罗泽尔住店时晚餐甜品就是栗子面蛋糕,浇上些鲜奶油,那叫一个好吃啊!我自己还做过栗子奶油汤,栗子馅儿烤鸡卷,都是美味。(2014年我曾专门来阿尔代什(Ardéche)捡栗子,几十斤栗子没有处理结果一大半都长霉了,当时试了很多栗子菜谱,见博客《栗子熟了》)。
 
(栗子去壳的传统方法)
 
据说栗子树的寿命很长,能活几百上千年,路上曾看到树干直径达一米的大栗子树,树冠繁茂铜枝铁干,看起来上了年纪了,史蒂文森在书里也多次提到栗子树,栗木很坚硬,是上好的家具木材,枝条柔韧适合编篮筐,中等城市Saint Jean du Gard博物馆里一个展厅专门介绍栗子文化,真是一方土养一方人啊。

(加工栗子粉的农具)

有意思的是甘甜的栗子带有忆苦的味道,因为栗子是穷人吃的东西,不登大雅之堂,法国的栗子酱叫“Crème de Marrons”,而不叫“Crème de Châtaignes”,Châtaigne专指板栗,“Marron”范围比较广,既泛指栗属植物,又指栗子的棕色,用在名称上更美一些,就像咱们把“笋片”叫“玉兰片”,既形象又雅致,法国人和中国人在美食和文字的讲究上有一拼哈。

(栗子面蛋糕)

2018年9月15日于智利瓦尔迪维亚。





Beinan (2018-09-15 22:54:37)

涨姿势啦。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的小女孩好像就是被栗子枝扎瞎眼睛的。

追梦 (2018-09-16 00:36:33)

是嘛,我都忘了细节了,只记得插曲的优美旋律

杭州阿立 (2018-09-16 17:14:50)

板栗割一刀,火烤的裂开,香甜好吃,极啦

追梦 (2018-09-16 18:10:01)

我发现割一刀再烤,栗子有点儿太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