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69)我们的白雪女神

我钦点住在修道院是因为百年前史蒂文森在此留宿时的特殊经历,L'abbaye notre dame de neiges直译就是“我们的白雪女神修道院”,它尊奉罗马天主教西多会(Cistercian)特拉普派(Trappists)教规,修士必须缄口苦修,除非必须平时不许开口说话,每天除了祈祷就是劳动,我对这种苦行僧生活非常好奇。
 
(修道院建在山区里,图片来自网络)
 
1912年一场大火把史蒂文森当年住过的修道院化为灰烬,现在的“白雪女神”是后来重建的,修士们的宿舍和教堂围成回字形,丁字形建筑是客房和养老院,傍边有个很大的停车场。必须说修道院今非昔比了,建筑气派,草坪整齐,夏天是旅行旺季,停车场停着十几辆房车,大人小孩来来往往,修道院香火很旺。

(修士们住的地方,不让客人进入)

我们是下午4点多钟到的,客房楼大门还锁着,5点钟一个中年修士来开了门,查了一下预订名单,然后分派给我们一个双人房间,房间很干净,只有两张单人床和一把椅子,客人自带床单和枕套,房间内有洗漱上下水盆,但厕所和淋浴要到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20间客房都在二楼,一楼是厨房、食堂和办公室。每天早晨9点钟清房,然后大门就锁上了,客人只能在这里住一个晚上。
 
(客房建筑,客房内部,窗外风景)
 
布告栏告示傍晚6点有晚祷(Vesper),我们赶去参加,9个修士中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群众席中有两个穿长袍的修女。晚祷程序很长,整晚都是在唱诵,我曾介绍过晚祷(《再济沧海》68 圣母升天烛光夜,上帝居所音乐节),必须说正经的修士晚祷不是巴洛克音乐会,9个人的唱诵不同于蒙特威尔第经典作品十个声部合唱,大家跟着修士们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有一段站的时间特别长,我骑了6小时45公里山路,大腿肌肉僵直,站着那叫一个累啊,终于大家坐下了,那硬长凳真比沙发还舒服。
 
(修道院教堂)
 
晚餐7点半,4张条桌几乎都坐满了,桌子上摆着面包、沙拉和一大扎玫瑰葡萄酒,每张桌子派一个代表去厨房熟悉用餐程序,食物是修士们自己做的,大盆的鸡腿和意粉,奶酪多得吃不完,甜品是苹果泥和小蛋糕,面包和酒吃完随便添加,因为我不吃面,还专门为我做了一盘米饭,食物算不得精致但绝对管够,每天要为那么多人提供食宿,真难为了苦修的修士们了。吃完了饭大家自己洗碗,擦桌子扫地整理得干干净净。

(食物管够)

当年跟史蒂文森一起寄宿的是士兵和牧师两个人,他们使出全身解数劝说史蒂文森放弃新教皈依天主教,双方各说其理争执不下,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一百多年过去,没人再为基督教派别而争吵,我们这桌客人是一对经常在这里借宿的回头客和一个六十来岁女士,她25年前曾环球航海,用的船是老一代的加西亚(Garcia),这个世界真小啊!现在她一个人背着双肩包满世界的徒走,她的包里装着帐篷和睡袋,重量只有5公斤!她说要想轻装前进必须买最高质量的器材。

(教堂玻璃拼出的花窗)

修道院客房不是酒店,教会是慈善机构,理论上食宿是不收费的,大堂有个捐款信箱,现金或支票投进去,捐多少随便,量力而行,也不用留姓名。这种系统实际上就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有条件投得多是应该的,没条件投得少也心安理得,实在困难一分钱不投也没问题,充分相信人的良知,客房管理的那么好,系统肯定是良性循环的。当年史蒂文森捐了20法郎,修道院长说太多,拒绝接受呢。
 
(食堂,捐款信箱)
 
修道院一共有11个修士,祈祷之外每个人选择一项主要劳动,比如种菜、做饭、打理客房、管理小卖部,最有技术含量的是酿酒,老公记得小时候跟父亲大老远的开车来这里买酒,他们的酒味道不错而且很便宜,晚餐我们桌把一扎葡萄酒都喝光了。尽管史蒂文森跟宿客闹得不愉快,但他说修士们看上去很快乐,我们唯一接触的修士是管理客房的中年修士,他看上去的确很平和,看着他的眼睛好像清澈见底,那份真实和简单真令人印象深刻,当老公问起晚餐并说明我的忌口,修士简单地说知道了,这事儿就这么搞定了,特拉普修士必须缄口,所以任何客套都是多余的,什么情商啊,智商啊,在这儿好像都没什么用处。
 
(厨房,老公喜欢修士们酿的葡萄酒)
 
第二天早餐是面包黄油和自制果酱,香蕉橘子茶和咖啡,我们收拾好行李放在门口,行李运送公司会自己来取,临走往信箱里投了两张纸币,老公说咱们绝不能让别人负担咱们的费用,我还有另外一个逻辑,行在史蒂文森山径上,应该学习史蒂文森的榜样。
 
2018年8月30日于法国乡下。





杭州阿立 (2018-08-31 01:19:00)

葡萄酒随意喝就彻底河蟹了Cool

追梦 (2018-08-31 08:29:54)

是啊,大家敞开了喝,开心的聊,好欢乐啊

予微 (2018-09-03 07:30:43)

不明白你说的,修道院今非昔比?现在人丁不旺?修士不多吗?

一直好奇,修士们的生活。

追梦 (2018-09-03 16:28:00)

现在修士少但客人多,修道院经济状况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