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67)生菜疯了

今年休航时间早,五月底老公就回到法国了,春夏之交还来得及播种蔬菜,便在院子里用石头围出来的半分自留地里洒下生菜种子,有菊苣(也叫苦菊 Frisee)和橡叶(Oakleaf)两种,等我六月底从中国探亲回来,生菜已经蹿出一寸来高的小苗,跟杂草混在一起,从此我就有活干了,每天浇水拔杂草从不懈怠咱种菜绝对不用化肥,去年开垦自留地时老公从农场拉了几车好土,土壤肥沃根本不用施肥,另外我绝对不打农药,看见虫子和蜗牛我就用手把它们除掉,俺种的是有机蔬菜哦。
 
(地里的大蜗牛)
 
在俺的精心呵护下,小苗一天天长高了,七月初便可以采摘了。初长成的苦菊连梗带叶都是嫩嫩的,味道并不苦,橡叶生菜叶子很薄,有股甜丝丝的味道。我每天做饭时去地里拔一棵,吃着那脆生生的沙拉,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红橡叶生菜)
 
到了七月底问题来了,盛夏之际生菜开始呼呼地猛长,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我的餐桌顿顿有沙拉,但消费根本跟不上生菜成长速度。我开始把生菜到处送人,亲戚邻居一探头,我也不管人家是否需要,立马跑到地里拔棵生菜塞给人家。另外壮年生菜也不像菜仔时那么娇嫩,我的沙拉改成只吃菜心最嫩部分,把菜梗去掉只吃叶子,好浪费啊。
 
(只吃芯和叶子,梗子扔掉)
 
为了提高生菜消费速度,我尝试其他烹调方法。比如把苦菊当作小白菜儿来炒,加上火腿和自己进山采来的鸡油菌,别说味道真的很不错呢。另外比较老的叶子用水焯一下,拧掉水分跟猪肉碎、红葱、鸡蛋和鲜奶油搅匀,进烤箱200度烤40分钟,不中不西的菜肉龙老中老外都能接受呢。再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天天吃,老公打趣地说法国不仅有生菜,还有其他蔬菜呢?
 
(鸡油菌火腿炒苦菊)
 
八月上旬生菜彻底长疯了,菜地已经完全被生菜覆盖,成年橡叶生菜直径足有半米,在周边割几片叶子就是一顿沙拉,它继续生长转过天来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就这样一圈一圈地割下去,实际上一棵橡叶生菜就够我们两个人吃一夏天的。我意识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所有菜都吃掉,便接受了战败事实,虽然不再为消费而焦虑,但仍然尽心尽力的打理着菜园,等我们回船上了,让亲戚邻居们来随便割吧。
 
(苦菊奶油肉龙)
 
第一次种菜学到几条经验:首先生菜的生长需要空间,我没有间苗,苦菊几棵连城一簇只往高处长,每一棵都细弱得像绿豆芽(当小白菜炒到合适),几个橡叶生菜连在一起像连体婴儿,歪着脖子哪一个都长不好,我消费时有意识地做间苗,得到空间的生菜立刻一盘盘铺展开来,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儿,大概人的自由成长也是需要空间的吧。另外成年苦菊要用绳子把它束缚起来,就像捆白菜那样,否则苦菊摊子越铺越大,叶子越来越老,菜心永远是绿的,市场上卖的苦菊内芯呈鲜嫩的鹅黄色,就是被束缚一段时间憋出来的。

(束着腰带的苦菊生菜)

种菜不是为了图省钱,也不全为吃着放心,它是一种乐趣,从中能体验人和土地的关系,见识大自然顽强的生命力,也能体会一下农耕时代农民的辛苦,我乐在其中。
 
(被捆住的苦菊芯被憋白了,做沙拉很嫩的)
 
2018年8月19日于法国乡下。





予微 (2018-09-03 07:38:50)

哈哈,长势喜人!应该养只小猪帮你吃。

另外,这句,我看了两次,才明白消费的意思,改作:收割?,我消费时有意识地做间苗,

追梦 (2018-09-03 16:26:27)

呵呵,“间苗”是我小学时学农劳动听说的农业概念,就是把小苗掐掉一些,让农作物稀疏点,剩下的苗空间多了长得茁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