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66)老宅(下)

(三)
1930年正值世界经济大萧条,没有人对保养费用高昂的古城堡感兴趣,芒斯堡以白菜价几经转手,先是卖给了政府部门“战争遗孀协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了外国人的中转落脚点;然后转卖给法国航空公司,成为公司高管的度假屋;法航又把它卖给雷诺汽车公司,这期间芒斯堡严重失缮,屋顶漏水。
 
 (右边塔楼水泥修复很扎眼)
 
1985年芒斯堡卖给了一家餐饮公司做餐馆,公司修缮了屋顶,并安装了烧木头的锅炉,城堡有了中心供暖系统。不知是否这期间修复了塔楼,这个工程是个败笔,塔楼顶部用水泥砌出垛口,跟城堡其他圆形尖塔风格完全不符,灰色的水泥看着很扎眼,难怪城堡的广告图片用树叶把塔顶遮盖住了呢。餐馆经营了二十年,食客在这样的环境下用餐,感觉一定很特殊,但毕竟地点偏远,黑灯瞎火的在森林里开车去吃饭,很难想象餐馆生意火爆,2005年餐馆挂牌出售。
 
(四)
飞利浦和妻子凯瑟琳是相识四十多年的大学同学,飞利浦在法国空军主管财务和人力资源,退休时军衔中将,凯瑟琳是大学教授,专业是法律。夫妻俩是历史迷,喜欢研究石头堆里的故事,花大量时间查检历史档案,从各种线索里找出历史的脉络。飞利浦还有收藏古董蚀刻画的爱好,从学生时期他就搜集并经纪蚀刻画,蚀刻画属于印刷品,比起古典绘画,收藏蚀刻画的人是小众,他坦言在当时是份很不错的收入,现在他积累了四百多幅十五至十八世纪的蚀刻画。
 
(飞利浦夫妇)
 
飞利浦一家曾住在普罗旺斯的艾克斯,厌倦了法国南部的污染和嘈杂,他们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过乡村生活,芒斯堡符合他们的所有条件,巨大的空间正好用来展示蚀刻画收藏。这样有历史有潜力的美丽城堡市场上并不多见,买卖很快成交,飞利浦一家从普罗旺斯搬进了芒斯堡,两年后飞利浦退休全职打理庄园,凯瑟琳继续工作,需要授课时坐火车去大学教书。
 
 (二楼成了蚀刻画展厅)
 
维护城堡有做不完的事,好在飞利浦动手能力很强,木工、管道工、泥瓦匠样样干得来,艾克斯的住宅就是他亲手建的。十三年来飞利浦每一天都不闲着,复原工作并不是每一件都成功。比如那个复杂的法国花园,飞利浦按照芒斯堡十七世纪油画中的图案栽种花草树木,若干年过去后,花草并没有长成预期的图案,最后只得把它们都铲掉,在简单的方格图案里重新种上玫瑰和塔松。油画中并没有菜园子,飞利浦把花园划出一块来种菜,橙黄黄的大南瓜也为景致添色不少呢。
 
(按照油画图案设计的花园不成功,最后删繁就简了)
 
飞利浦和凯瑟琳没有亲生子女,两个儿子都是领养的,老宅协会活动的那一天,在城堡里一个长得很像中国人的少年在摆摊儿卖书,我买了一本,那是本诗集,打开一看每两页都是连着的,这不是印刷次品,是故意做旧的书,法国老书开张要读者自己用剪刀裁开,怪不得曾见到过毛边的法文书呢,如果看一页裁一页,也许就不用折页做记号了。
 
少年是飞利浦的养子,出生于跟中国接壤的吉尔吉斯斯坦,我们的大诗人李白就出生在那里。我跟他聊了一会儿,少年说起芒斯堡跟他父亲一样充满激情,他很喜欢跟着飞利浦干这干那,将来有一天芒斯堡的主人会是有张东方面孔的人呢。
(全文完)
 
 
2018年8月17日于法国乡下。





杭州阿立 (2018-08-18 02:08:18)

严重拜读。哦,上集还没看,再去找

司马冰 (2018-08-18 06:54:31)

看完了,意犹未尽。继续探寻新鲜事啊,不航海也有新见闻,一样好看。

追梦 (2018-08-18 08:07:28)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