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之《大宝归来》

长篇小说<乡愁>节选 

  

                  大宝归来

 

                        

        酣睡中的娟子妈被一阵重重的敲门声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披衣起身,从卧室探头望望客厅墙上的挂钟,半夜三点,这个点儿敲门?非奸即盗!再望望公寓大门,长把儿墩布妥妥地斜横在门里,外侧的防盗门也固若金汤。她放心地躺回床上,把那只不聋的耳朵紧紧贴在枕头上,这样天塌下来也不干她的事儿了。

        第二天一早七点钟,老太太刚走出卧室,就听到大门口又响起重重的敲门声,听那阵势,敲不开门是不罢休了。她紧握着手机,有“敌情”马上拨打110!随后谨慎地问一句:“谁啊?”

        “姥姥,是我,大宝!” 

        啊?这简直就是跟鬼子进村一样的大敌情啊!春节刚走,怎么又来了?这才过了一个多月啊?不是听错了吧?

        “谁?”老太太把好耳朵贴大门上,对着猫眼看了又看,果然是那个让她又爱又怕的大外孙子!

        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赶紧开了门,老太太把外孙金大宝迎进了门。

        金大宝晃晃悠悠晕晕乎乎进了门,边走边说:“门铃坏了怎么不修啊?我昨儿夜里就到了,没敲开门,就到楼下网吧呆了半夜。困死我了!”

        “也饿了吧?我到楼下给你买包子吃吧?”老太太心疼地说。

         “行。”大宝说着,扑通一下躺倒在客厅松软的大红沙发上。那沙发之大,可以横着竖着各睡一个人。

        老太太一路小跑去买包子油条豆腐脑,回来却发现大宝早就睡得不省人事,就是在他耳边敲锣也叫不醒他了。

       大宝头发乱蓬蓬,衣衫皱巴巴,浑身散发着酸臭,这哪像是从加拿大回来的?老太太端详着自己从小带大的外孙,心乱如麻。

        大宝16岁那年去了加拿大,九年没回来过,今年却一下子回来两次!

        今年春节回来的那一个星期,大部分时间都在他亲爹那边,只在姥姥家住了两天。老太太处处谨小慎微,天天细心伺候,特别是娟子也回来陪老妈过年,算是没出啥事。就是当听说大宝想回国上清华北大,吓得姥姥和大姨赶紧苦口婆心情真意切地劝说了半天。

        “虽说网上有传说,什么有外国籍的中国孩子上清华北大只考个中文就录取,可你已经25了,还有一年大学就毕业,半途而废前功尽弃太可惜了,还是在那边上完本科,研究生再回来读。”

        大宝诚恳地点头表示同意,可他妈却无意中在视频里透露说,他在加拿大换了好几个大学和专业,如今才读大学一年级!要圆这个谎,他就非得回来读书不可了。当初因为考不上任何一所高中,家里卖了别墅托人送他去了加拿大,如今又要因为大学读不下去要回来上大学?这怎么想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大年初一姥姥给了大宝一个两千块的大红包,大姨却说啥越不愿意给。

        “都25了,还给压岁钱啊?我们这个年纪都挣钱养家了。再说,他当年当着我的面打您,我永远也不能原谅他!打您就是打我!”

         老太太却好了伤疤忘了疼:“他没打我。”

        “没打?我亲眼看见的,还骂了他!再说,要是没打,我不在家的时候您咋都不敢回家?干嘛躲我表弟那儿去好几天啊?要是没打,您和我妹妹那时为啥报警啊?两次呢吧?”

        “唉,现在他长大了,懂事了。”

        “长大了还给压岁钱?”

        “看在他妈的面子上。”

        “您那点儿退休金一下子给他两千?您一个月吃喝才用五六百……”

        “这两千是他妈汇给我的,她怕我不给,她也说这是最后一次给……”

        “啊?不给他能咋地?还敢再打您不成?”

        “你就看着我的面子吧!”老太太拿出杀手锏,不看老人的面子就是不孝啊!大闺女掏出一千包了红包,老太太安慰地笑了。

        

        跟大姨和表舅说话,大宝还是知道分寸的,以至于春节本来计划在姥姥这里住一天,被大家盛情挽留多住了一晚。表舅请客到五星级酒店吃饭,回来又到姥姥家来一起打麻将。大宝不会,大姨说我教你,就亲切地坐大外甥身边给他支招

        大宝他爹把他接走之后,大姨发现桌子上两个半瓶的啤酒,皱起眉头。

        老太太的平板电脑滴滴响起来,兰子要求语音通话 。

        “这几天大宝表现怎么样啊?”声音里期待着表扬。

        娟子把电脑调成扩音,跟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 “说实话,九年不见,这孩子真懂事多了!彬彬有礼,思路清晰,每个人都在感叹他的变化。他还说特别受不了中国人大声说话和不排队。”

        “是吗?”视频里,兰子咯咯地笑起来。

        “可是,有一些小问题,我们也是为了配合你教育孩子,跟你沟通一下。”娟子策略地说。

        “我知道他这个孩子还很不成熟,两天他还能装一装,长了就不行了。”兰子说罢,又格格笑起来。

        “她酒喝的有点多,这几天把妈这所有的酒都喝光了,还跑到楼下去买了三瓶啤酒。可他不尽着着打开了的喝,剩下两个半瓶。不过我们也没浪费,我用剩啤酒把妈那些绿植叶子都擦了一遍。”

       “你姐把我的花叶子都擦得亮着呢!”老太太接着说:“大宝喝这么多酒可不好!把我柜子里的酒都翻出来喝个精光。”

       “哎呀,你们不懂!”兰子抢过话茬:“这边的孩子都这样,姐你儿子就太老实了,我们在北京的时候,我老公就说得把他带到美国来,让他自由放松。你知道吗,小酌怡情,孩子喝点酒,微醺状态才能把真心话都倒出来。”

        娟子听了愕然,这是什么逻辑?让未满16岁的儿子喝酒,就为了套他的话?我儿子不用灌他酒也说真话,再说,在欧洲,让未成年人喝酒是违法的。不过,这些话她都咽下去了

        “别的我不懂,可我知道咖啡喝多了不好。”老太太抢着说道:“他带来的还有他大姨带来的咖啡都在桌上放着,他一早上喝好几杯!这你可得说说他,别把脑子喝坏喽。”

        “ 哦,咖啡是喝得有点多,回头我说说他。不过这家伙现在不听我的,倒是听汤姆的。”兰子这次出奇地虚心。

        “还有一件事,希望是我想多了。打麻将的时候,我坐他旁边,他下体一阵阵发出难闻的味道……”娟子斟酌着合适的字眼。

        “对,他老是抓那儿,说是刺痒。”老太太补充说:“我给了他点红霉素药膏,他抹上说好点了。要不一大小伙子出门老抓那儿,多丢人啊!”

         “啊——我知道了。不过我告诉你们啊,很多中国人到这边来,受不了这儿的潮湿,都长湿疹。我一个朋友都长脸上了,特别痒。不过没事儿。”兰子的解释,让娟子觉得可笑。可她知道是她们的告状让人家不舒服在先,也怪不得人家不高兴。

        “没事儿就好,我们也就告诉你一下。因为你说过他有一个女朋友是个越南女孩,长得不漂亮,可是学习好,可是他给姥姥看了好几个女孩的照片,其中没有那个越南女孩。我们怕他恋爱观出问题,如果只是湿疹甚至是性病都还有得治,可是如果得了艾滋可就要命了。”娟子恳切地说。

        “我知道了!”兰子的口气明显不高兴了,“可如果他真那样,他也这么大了,我也没什么办法。这样吧,我会让我汤姆策略地跟他谈谈。”她的美国老公汤姆责任重大啊!

        “我们告诉你这些没恶意,因为咱们是一家人……”

        “好的,知道了。我现在要出去一下,咱们回头再聊吧。”遇到不喜欢的话题,兰子都会“出去”一下。

        结束了通话,老太太撇撇嘴说:“还有一件事我没敢说,她就不高兴了!”她撸起袖子,娟子赫然看到老妈胳膊上有一大块青紫!

         “是被那个王八蛋掐的!一阵阵疼死我了!”老太太咧嘴倒吸着气。

         “啊?怎么回事啊?”娟子又心疼又气愤地问。

         “我本来就一只耳朵聋,这岁数大了,听力差。他叫我几声,我没听见,他过去就掐我,疼得我不得了,可没想到青了这么大一块。”

        “您怎么没告诉我啊?”娟子气得喊起来。

        “当时没想到会疼这么长时间。唉,反正这王八蛋走了!

        “可您没听说他还要回来上清华北大吗?”

        “人家清华北大就要他?你没听他妈说他在加拿大才上大一吗?”

         “那他就更得回来了,还得说是因为热爱祖国,想念亲人才回来的。而且当年做梦都进不了的清华北大,如今成了外国人,考个中文就能进,他在国内初中都上完了,对外国人的中文考试,对他还不跟玩似的!”

        “他爸也说希望他回来,也好给他做点可口的中餐。”老太太说,“我看要真回来,他可怎么整!”

        不行,两个人都觉得有必要跟兰子说说,绝对不能让大宝回来上大学!

        这可让兰子生了大气!几次话不投机的语音之后,她在娟子新建的只有她们仨的“亲人群”里留言说:“你们放心,我儿子不回去长住,更不回去上学。他只是回去玩一玩。”

        娟子也生气了,回道:“我不担心你儿子,我是担心妈的安全!你知道吗?他把妈的胳膊都掐青了!”

        过了几天,娟子发现亲妹妹兰子拉黑了她,并且从“亲人群”里退出去了!不过第二天,她又在另一个微信号上跟姐姐打招呼,发鲜花图片:“忘记过去,学会翻篇!开心每一天!  ” 

       娟子这回可翻不过去这一篇了,她告诉过兰子自己最讨厌把她拉黑的人,而兰子知道以后就专门用这个对她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来对付她,让她无法原谅!

       

        而大宝这次半夜三更从天而降,老太太知道自己可要孤军作战了!必须告知他的父母,老太太刚要站起身去打电话。大宝却好像老太太肚子里的蛔虫,突然睁开大眼睛,喊道:

        “姥姥,我回来的事儿,不许跟任何人说,特别是我爸和我妈!”然后又合拢双眼,继续呼呼大睡。

         “我必须说!”老太太这次非常坚决,自言自语道:“至少得跟你妈说,不然我可负不了这个责任。”

       老太太悄悄走到卧室,偷偷用手机给兰子打了电话。兰子也觉得突然,一个劲道对不起,说尽了好话,还马上给老太太汇了五千块钱,作为大宝这段时间的花费。

        

        中午时分,大宝饿醒了。也顾不上等姥姥去加热,狼吞虎咽地把包子油条豆浆一扫而光。吃完饭,他脸上有了些血色,也可以跟姥姥说几句话了。

        原来,他已经从加拿大出来20多天了。先去了日本,然后是泰国,越南,新加坡,途经香港澳门,到上海都时已身无分文。赶快求助于小姑和表姐,借到几千块钱,才得以回到北京,直接来到姥姥家。    

         “泰国是个好地方,以后每年都得去。”大宝得意地向姥姥展示他跟那些妖艳女人们的合影。老太太吓得不轻,这都是些什么女人啊!她想起大宝出国之前,不满16的孩子居然循着街头小广告约了一个比他大好多的妓女!幸亏老太太机警,边给他爸打电话搬救兵,边把那女人堵在电梯口,才避免了一场祸事。而今,他已经成年,拿了外国护照。翅膀硬了,可以满世界飞,可以为所欲为了!老太太脊梁骨阵阵发凉。

       “不过泰国真是太热了,我到那儿的时候,酒店全满,没辙,正好碰上几个外国人也没地住,我们就到树林里露天住了两宿。那两晚上几乎整夜没睡,把衣服都包上,太热!不包上,又怕被蛇或蜥蜴吃了,吓死我了!”劫后余生的大宝,说起这些经历还是心有余悸。

        老太太听了又心疼又后怕,又怯生生地问:

        “你这次准备呆多长时间啊?不用上学啊?”她不止一次地跟娟子说过,“这辈子我还真没怕过谁,可是我怕这孩子!你爸没把我气死,这孩子是来补刀刀吗?”

        “放假了,好几个月呢!我妈不让我回来上学,我住一阵子就走。”这一阵子是多久啊?老太太没敢问。

        “其实我在上海都找着工作了,可一个月才八千,够干嘛的啊?我就辞了。”是啊,他在加拿大啥都不干,每月生活费就3000多加元,合两万多人民币呢!还不算兰子给他买好的公寓和宝马车。每月八千,在上海,他怎么活得下去呀?

        

        可不管怎么说,外孙上门,当姥姥的总不能把他轰出去啊?再说,兰子也不含糊,汇给老太太的五千块,应该能支撑一阵子了。

        头两天,像他妈说的那样,大宝还能装一装,甚至坚决要求陪姥姥去医院检查身体。老太太最近不太舒服,特别前阵子大战老头子和那个臭不要脸的“小三儿”之后,一直觉得胸口憋闷,还有妇科常规检查,都是之前约好的。大宝不约而至,老太太本想把查体往后推推,可外孙却大义凛然:

        “既然我回来了,就应该尽尽孝心,陪您去医院,必须的!”

        老太太甚至开始感动起来,莫不是还真得了大外孙的计了?可是,出门没多久,老太太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五月的北京,天气已经热过了加拿大的夏天。老太太想坐公交车去,可大宝坚持要打车,上次回来他爸帮他弄好了微信支付,还下载了打车软件,国内这种方便快捷的消费方式,令他如鱼得水,觉得比国外先进多了。

        好吧,反正他妈付钱!

        到了医院,大宝受不了了,嘴里也开始不干不净了。

        “这他妈的中国就是他妈的人多!”老太太吓得半死,这让周围的中国人听见再揍他一顿,就赶紧掏出钱来说:“大宝,你上门口去买个煎饼吃吧。你不是最爱吃煎饼吗?”

        大宝接过钱从人群里挤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煎饼,嘴里却还不闲着:“这他妈什么玩意啊?这他妈中国人就是他妈都不会做吃的!”

       老太太紧张地看看周围,幸亏人多嘈杂,没人听到大宝这一串串的国骂。

        终于走出了医院,老太太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大宝,中午想吃什么?姥姥请客!”兰子嘱咐过,别告诉大宝钱是他妈给的。

        “火锅!”大宝从小最爱吃火锅。刚去加拿大的时候,住在一个中国朋友家里,一看见他们做中餐,大宝就跟那家的孩子一起发牢骚:“又吃中餐!中餐有什么好吃的?”可是不到半年,他就跟兰子说,做梦吃到了火锅,馋得口水都把枕头打湿了。兰子说:“那还不好说,加拿大的中餐馆种类比北京还多。”可等她移民后,每次跟儿子出去吃饭,问他吃什么都是两个字:“火锅!”

       在北京,大宝最钟情的是“海底捞”,可姥姥不知在哪,大宝用手机搜索到一家,两人打车过去,却发现那家已经搬家了。又热又渴又馋火锅,大宝心情越来越坏,表情也令老太太害怕地狰狞起来。

       打听到了另一家的地址,又打车赶过去,老太太开始心疼了。就算不是自己的钱,这样打车来打车去,五千块钱怕是花不了几天啊!

        下了出租车,大宝气急败坏骂骂咧咧自顾自地朝餐馆方向大步流星走过去,老太太一路小跑气喘吁吁跟在后面。餐馆大门在街道另一边,老太太稍一不留神就不见了大宝。急得更加腿脚跟不上脑袋,支棱着刚抽过血的手臂,像一只伸着头向前倒小步子的大鹅,向前紧追不舍,心里骂着:“这小王八蛋是来陪我看病的吗?是来要我老命的吧!”

        好不容易找到餐厅大门,却还不见大宝人影。服务员过来问东张西望的老太太:“您是找一个大眼睛的小伙子吧?上楼了,左手第一个包间。”

       老太太望望陡峭的楼梯,环顾一层大厅,明明有座啊?心里嘀咕着:“还进包间?这得多少钱啊?”

        在服务员的搀扶下,老太太终于爬上了二层,走进包间,看见大宝正拉长着脸点菜。直到酒足饭饱,他脸色才舒许多。服务员见老太太手上刚抽过血贴着胶布,主动提出送个果盘,大宝的心情就更加舒畅,露出了点笑模样。

        

        老太太的保姆生涯持续了两个星期,娟子从得知大宝回去的消息就开始担心,每天都透过摄像头“小白”看一看家里的情况。五大三粗的大宝除了在各屋晃晃悠悠,在厨房大吃大喝,就是“葛优躺”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孩子光吃不动,白胖白胖的。每天早上我得给他买两桶豆腐脑还有油条包子,全吃喽。白天睡到中午才起,深更半夜却不睡,还吃宵夜叫外卖。有天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客厅有陌生男人说话,起来一看,有个男的站在门厅那儿,我吓得半死,问了一声是谁,大宝就冲我嚷起来:半夜三更不睡觉,起来干嘛?啤酒喝完了我叫外卖送来,有你什么事儿啊?这混蛋跟我是越来越横。我也不理他,反正是他妈花钱!”老太太还是三句话不离“钱”字。

        兰子跟大宝通过几次电话,让他住俩星期就赶快回加拿大。

        “不,我得在北京看足球世界杯!”老太太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如果你不按时回加拿大,下个月生活费就没了!”兰子总是能用钱解决所有问题,大宝果然就怂了。

        “我还想去看看姥爷。”大宝提出新的要求。春节回来的时候姥爷给了两千块钱的红包,他不是以为每次见面都有钱拿吧?老太太赶紧解释:“大宝,上次是过年,老人给孩子压岁钱,不是每次都有……”

        “我知道,看看我姥爷不行啊?”

        “行,行,你先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在不在家。”老太太心里有数,老头子跟本不接电话,那个“小三儿”一看号码是这边的,也不会接。果不其然,姥爷家没去成。

        两个星期终于过去了,大宝临行前一天,老太太跟他商量:“你看你回来这么多天,万一你爸知道了得埋怨我连个信儿都不给他。我得告诉你爸爸一声。”

        “行啊!可如果我跟我爸之间出了事儿,你得负全责

!”大宝眼露凶光。

         “你跟你亲爹能出什么事儿啊?”老太太惊讶地说。后来她才知道,上次春节回来,大宝骗他爸说他研究生毕业需要五万块钱,他爸东拼西凑给了他钱,如今知道了真相,见面不出人命才怪!儿子长得比他还高,动起手来,可不像孩子小时候了。

        “我就告诉他一声你回来了。”老太太不明就里还坚持着。    

        “好吧,那你得给我一千块钱!”大宝提出条件。

        老太太一口答应,因为兰子给的那五千块还没花完。可是,大宝他爸在电话里跟老太太说根本就不想见他儿子,上次回来好吃好喝带他到处玩,结果却被他骗得筑起债台,真伤了心了。老太太有点后悔答应了大宝那一千块。

        可谁知第二天早上,大宝张口就变了两千!

        老太太咬咬牙,“行!”心想:“就把你妈给的钱剩下的都拿走的,只要今天送走了这个瘟神,怎么着都行。可没过十分钟,大宝居然两眼放光说要三千!

        “不行!”老太太这回是拼了!“我一个月退休金才三千,都给了你我喝西北风啊?”

        “你就应该把你的工资都给我,然后跟我妈和大姨要钱花。”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啊?你大姨那还一大家子人呢!”

       “不给也行,给我买张机票,我上大姨家去!”大宝开始耍赖。

         “不行,你可不能上你大姨那儿去,你表姐又要生孩子了,他们没空招待你!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钱给你买机票。”

        “好吧,两千就两千!赶紧给我吧,从此你就没我这个外孙,我也没你这个姥姥!以后也甭想让我孝顺你!”然后,提起装着姥姥给他洗干净叠整齐的衣服的行李箱,把辛辛苦苦伺候了他两个多星期的老太太丢在身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老太太终于送走了这个不速之客,紧紧锁上大门,好像怕他反悔又折回来似的,大中午的,却也像每天夜里那样,把长把儿墩布横在大门里侧。

       之后老太太就把大宝用过的所有东西都用开水烫过,洗手间都用消毒液彻底擦洗过,才躺到沙发上,觉得自己劫后余生,散了架一样。

        兰子一再打电话道歉道谢,还一再嘱咐不要告诉姐姐娟子。老太太心想,那我这一肚子的冤屈苦水往哪儿倒啊?

        娟子终于接到老妈的微信语音请求,老太太终于把一肚子的垃圾倒给了她。

        “你说这孩子回来俩星期,亲爹那儿都不去,就奔我来,就我好欺负吧?他们当年一家三口住我那儿,我帮他们带孩子,一天三顿换样做,我怎么就伺候出个冤家来啊?!”

        娟子当然知道,那时候一家人坐一起吃饭,只要大宝说喜欢吃什么,那个菜就放他面前,谁都不准动了;吃半截饭,大宝想撒尿,就有人举着尿盆,让他站凳子在餐桌上尿。把娟子那个比他大六岁的闺女芊芊恶心得大叫。不仅如此,每次带孩子们出去玩,大宝想去厕所,兰子都对芊芊说:“小姨给你十块钱,带弟弟去趟厕所吧!”有一次大家一起看电影,大宝内急,嚷着要小便,小姨故技重施,可芊芊嘟囔着说电影正精彩自己也不想中断,大宝急中生智:“给你十块钱!”

        当大家把活泼可爱,大眼有神的男孩子这些作为都当笑谈的时候,没人想到,这个活宝25岁归来时,已经成了一个极具杀伤力的巨婴!

        “这就是我的命吧?”老太太还不明白:“幸亏你妹妹走了这一步,嫁给了那个汤姆!不然跟那个小王八蛋住一起,得要了她的命!你都不知道,他现在老嚷嚷着说没地住了,要去美国找他妈,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他妈在加拿大买的那个公寓怎么着了。”娟子听了,担心地说:“这孩子可别沾了赌啊!”

        “他说这次还去了澳门,说不定啊!他说信用卡上有一万块钱,都花光了还不够。信用卡是怎么回事啊?”

        “信用卡就是可以预支,他地额度可能是一万,可是还得他妈还啊!”

        “啊?你说这个混小子,败家子!你妹妹怎么摊上这么个孩子啊!他说出了门就没我这个姥姥了,我这辈子也不想见他了!我已经跟你妹妹说了,这回我搬了家,绝对不许把我的地址告诉大宝。谁告诉了他,我就跟谁断绝关系!这回我真下决心了!”

        娟子妈这辈子下了无数个决心,可越是重大的,越不算数,所以,娟子知道,这次也不能当真。

        果然,没过几天,跟老妈通话时再提起大宝这个名字,老太太的口气里充满了温柔,就像公然否定被外孙打过的事实那样,这次的大宝归来,也会被时间沉淀被思念加工,成为十分美好的回忆。







天地一弘 (2018-07-09 08:08:17)

养育一个孩子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