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芙的传说-第三天

早晨上了车,杰瑞问大家:昨晚有没有看到什么动物?

大家七嘴八舌:宾馆看到标本!吃到鹿肉!!看到一只Chipmunk!!!

一车人都笑。杰瑞突然把车停下:看你们左边,山坡上有鹿!

果然有鹿,而且不止一只,是一群。母鹿带着小鹿在路边吃草,一只小鹿大概是迟到了,站在坡上犹豫着是否下来,稍远处一只非常健壮的大公鹿警觉地望着四周。估计它们看惯了路上来往的车辆,我们隔着车窗拍照,它们无动于衷。

 

这天的第一个景点,玛琳峡谷Maligne Canyon。我们沿着峡谷边的小道边走边看,峡谷很窄,最窄的地方只有两米宽,却有五十多米深,探头看下去令人眼晕。循着水声走到观景桥边,看到湍急的水流飞泻而下,形成瀑布,站在观景桥上望下去,很是壮观。

 

车沿着一个大湖往前开,杰瑞介绍说,路边这个湖叫Medicine Lake,中文叫魔法湖。按理中文直译应该叫药湖,为什么叫魔法湖呢?这个湖有个奇怪的现象,只看见河水进入这个湖,却不见有河水流出来,所以当时印第安人认为这个湖一定有魔法,把水变没了。印第安部落的土医生都是懂魔法的巫师,所以Medicine这个词在这里其实是魔法的意思。后来人们知道,湖水渗入地下从暗河流走了。刚才看到的玛琳峡谷里的水就是暗河的水,有人说那段暗河塌了,形成峡谷。

我们没有在魔法湖停车,一路开过去,下一个景点是玛琳湖,杰瑞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们讲了一位女探险家的传奇:Mary Schaffer 是一个美国人,她喜欢探险,二十多岁时嫁给一位和她爸爸一样年龄的探险家,两个人每年一起探险。后来她丈夫去世了,她就雇了向导陪她探险。她听说这边有个湖,但没有任何记录描述怎样找到这个湖,于是她和两个向导到这里寻找。一场大雪阻止了他们的脚步,他们只好到印第安人的部落避雪。一个印第安人说,十六年前他十四岁时曾经到这个湖去过,凭着记忆,他为Mary画了一张图。就靠这张图,Mary和两个向导真的找到了这个湖,她回去写了书描述这个湖,就是我们要去的玛琳湖,湖周围的山峰也都起了名字,画图的印第安人和两位向导的名字都被用上了。Mary也和向导之一结了婚,那个小伙子比Mary小了十九岁。婚后那个小伙子不再做向导,成了班芙最早的生意人。

我们听故事入了迷,不知不觉玛琳湖到了。这个湖是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最大的湖,有二十二公里长。其他游客都决定乘这里的游船看风景,我们还是想自己划船并在湖边走走。杰瑞把其他游客送上游船后也加入到我们的小船上。

我们问杰瑞,这水里有鱼吗?

杰瑞答,本来没有,冰川化的水怎么会有鱼呢。后来有人用马从很远的地方运来鱼苗,放在湖里,所以现在应该有鱼。

我们又问,放的是什么鱼?

杰瑞答,鳟鱼,其中有虹鳟。

哇,真是问不倒的杰瑞。

 

中午的团饭在Jasper小镇的中国馆,十人一桌,八菜一汤,菜量很小。一个菜端上来,每人小心翼翼舀一勺,谁也不好意思多舀,转一圈盘子就见底了。女士们勉强吃饱,男士们只好用盘底的残汤拌米饭来填饱肚子。饭吃得快,给了我们多余的时间看看这个小镇。

 

下午杰瑞把我们开回班芙镇,因为前两天一路玩过来,我们没觉得开了这么远,竟然开了整整半天。到达班芙镇时,已是太阳西斜了。进了宾馆,我们放下行李便出门,以便欣赏夕阳下的小镇。

 

 






司马冰 (2016-09-30 14:47:42)

好美,不虚此行。

桑妮 (2016-09-30 19:25:40)

的确非常美,写出来分享给大家。

杭州阿立 (2016-10-01 02:06:19)

严重美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