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救了一条命

一句话救了一条命

在文革初期暴烈、血腥的“红色恐怖”中,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随时会遭受批斗、侮辱和毒打,甚至被极其残暴地打死和杀害。湖南道县、北京大兴等地就对“地富反坏右”进行了集体屠杀和满门抄斩,连幼小的儿童和婴儿也难逃噩运。

若不是一个人的一句仗义执言,我父亲也差点儿被打到“地富反坏右”的行列里去。

1947年土改伊始,我爷爷已经去世,当时只有23岁的父亲因“家境富裕”猝不及防地遭受了残酷斗争,双腿被打得血肉模糊,气息奄奄。所幸父亲识字,懂得政策,他与土改工作队据理力争,才将我家的成分确定为“中农”,而非某些人想要划定的“富农”。奇怪的是,明明“斗争”是错误的,可在填写家庭成分时却必须填写为“错斗中农”。

1966年文革刚开始不久,我们那个地方的造反派对每个人的家庭成分都要重新查证核实。我家后来搬迁到了另外一个村子,这个村派了两个人去十几里外我们的原籍进行调查。原籍村支书证明我父亲填写的“错斗中农”成分属实,要出具书面材料时,一个造反派头目却提出异议说:“他土改时被斗争过,应该是富农成分吧!”一听此言,村支书当即提高了嗓门,不容置疑地说:“我这个土改负责人还活着,他怎么就变成富农了?”因村支书的据理力争,最终还是按“错斗中农”给我父亲出具了书面证明。

后来,有目击者向不少人转述了这个场景,我父亲也知道了村支书为其作证、仗义执言的事并告诉了我。村支书在关键时刻说的那句主持公道的话,使我很感动、很感激。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种感觉仍然有增无减。

当年村里派人去外调时,文革已经“如火如荼”了,我们村和周边村已经有好几家因别有用心者出具的不实证明,被扣上“隐瞒成分”的帽子,从原来的工作单位被遣返回来。他们多年在外工作,家里连住处也没有,不仅得寄人篱下,干繁重的农活,还要时不时地挨批斗和殴打,遭受精神上、肉体上的摧残和折磨。村里也有人被诬陷举报,不明不白地被扣上了“地主富农”的帽子,还加之以 “隐瞒成分”、“欺骗组织”等罪名,无端地遭受批斗和殴打,

我家原籍的那个村支书是个地道的庄稼人,担任村干部多年,对本村和周边村的情况比较了解。他一定是注意到了当时因不实证明或遭人陷害而被扣上“地主富农”帽子惨遭迫害的情况,所以才用那样的语气对外调人员说了那句铿锵有力、斩钉截铁的话。他一定知道,他的话若稍有含糊,就会有人钻空子、做文章,把“富农”的帽子扣到我父亲的头上。我父亲虽然身处社会最底层,没有“遣返”的空间,但倘若遭到捕风捉影的诬陷,挨批斗、被殴打是免不了的。

当年那些被冤屈的人,有的挺不过去寻了短见,大多数在文革结束后得到平反昭雪,原来有工作的也复职了,还进行了经济补偿,好像一切都复原了。但是,他们身心遭受的摧残能忘记吗?他们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口能被抚平吗?他们的子女在人生的关键时刻被改变了命运,能得到补偿吗?固然,发动文革和极左政策是这些人遭受磨难的总根源,但那些挑起事端、提供不实证言证据的人,他们心中难道没有人性的丑恶在作祟吗?

那个村支书与我家非亲非故,他的正直、求实和担当,使我父亲没有遭受不白之冤,我也没有受到牵连。半个世纪过去了,支书当初那句振聋发聩的话仍然常常在我耳边响起。如果不是他挺身作证,让造反派出具了我家是“富农”的证明,不仅父亲的政治生命被戗杀了,而且,以他的倔犟脾气,说不定在遭受惨绝人寰的批斗和殴打后,连性命也很难保得住呢。真可以说,村支书一句话,救了我父亲一条命。

 

 

 






梅子 (2016-09-10 15:01:30)

拙文发在文轩之后,我的小妹通过微信转发给了村支书的女儿,下面是她们俩的交流:

我妹妹:

这是我三姐海外文轩上发表的文章,里面写的村支书就是你父亲。我们经常聊到这些,念念不忘他老人家的救命之恩。

支书女儿:

謝谢你和你姐这么久还不忘我父亲,发表了感人的文章,太好了。我父亲若有知,也会含笑九泉。太想他老人家了,止不住泪流满面。我父亲是个苦命人,但他特別刚強、正直、善良。我也真想写一篇文章纪念一下我的父亲。

 

时间过去了五十年,我还要写出这个事实,就是要褒扬村支书的正直、善良与担当。他的后人也许之前并不知道这些,通过拙文,他们也会得到鼓励与慰藉,传播正能量,从我做起。

 

 

逍遥号 (2016-09-10 15:29:54)

感动!!!

梅子 (2016-09-11 03:23:06)

世上好人多,但居心叵测的人能量大。

抚平伤口高高兴兴过,就对得起自己的人生与帮助过我们的人。

李荷 (2016-09-11 15:28:53)

人生得遇一贵人是我们的幸运。感谢他们!知道感恩也是人的优秀品质。

杭州阿立 (2016-09-11 23:30:37)

梅姐久违了,问好、问候!

世上好人多,恶人能量大。至理名言啊。想当初的土改啊,啥的,不少是二流子趁机作恶而已。一个同事的爷爷当时被当恶霸地主枪毙了。别说不是恶霸,连大地主都算不上。不提也罢。。。

在米国的中文网上,恶人仍然严重不少。所谓的左右派都有。。。

梅子 (2016-09-11 23:44:08)

尤其是在那个年代,性命攸关啊!这样的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梅子 (2016-09-11 23:52:53)

谢谢阿立,就快中秋节了,祝你阖家欢乐!

这是我2016年第一次涂鸦。

那个时候冤枉了许多人。。。

现在还有人怀念那个恶斗的时代,有人是其他类型的"恶"!

杭州阿立 (2016-09-12 15:13:13)

谢谢梅姐!

梅姐阖家中秋快乐,天天开心!

梅子 (2016-09-12 23:44:08)

Laughing

司马冰 (2016-09-13 13:03:10)

好久不见,梅子姐中秋快乐!

梅子 (2016-09-14 04:14:15)

冰妹妹好,咱们千里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