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跑的西裔男人

健跑的西裔男人

(旧文

每天早上,我送女儿上学,常想起这个人。

没有想到,今天早上送女儿上学回家的路上,我又遇到了他,那个在健跑的西裔男人。

我送女儿上学时,需要走到校车的停靠站,离我们家约两个街口。每天早上,这是我一天最重要的工作,也是我每一天的开始。当然,如果没有赶上校车,我就会很惨,差不多要忙活一个小时,送女儿上学再送儿子上学龄前的幼稚园。

早在今年的三月,有一天早上也是这样的早,而且很冷,因为时间有一点晚了,我们一直急步往校车站赶。

只是没有看见,校车已经从我们的身边开过去了,校车司机没有看到我们,我们是等他开过去了才看到。于是,我和女儿就一路狂奔起来,女儿跑得比我快,我发现,我自己完全不能跑,上气不接下气,已经到了要让我窒息的程度,于是我只好停下来,不停地喘气,那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女儿从没有见过我这样,吓坏了停在原地不敢动,很无措地看着我。

他就是这个时候从我们身边跑过去的,他狂跑着,对着校车司机比划着,他跑得有点远了,完全听不见他在喊什么。校车后来在他的比划下终于停了下来等我们。

女儿赶上了校车,而我,一直到校车开走了,都还在不停地喘,连对他说声谢谢,都没有办法说。

曾经也是浑身是劲的我,为什么一下子变成了因为急跑而上不来气的人呢?当他走过来看我时,我一直无法说话,他也没有对我说什么,就友好地笑笑,走开了。

也许,那时,我已病侵躯体了,甚至,可能已经很久了,只是我自己不知,也不知这病的严重。

今天很巧,又遇到他,他也好像想起了我们,对我们笑。

我开口对他说,上一次,谢谢他。

他吱吱唔唔地摆摆手。

我很吃惊,他的舌头好像少了半截,他完全说不成话,但他明白我在说什么,对我一直微笑着点头或摇头。

那么说,三月的那个早晨,他为我们连跑带比划的告诉校车,也是这样的吧?他无法说话,但他却让那校车停下来了。

虽然他不能说话,但我一直问着,他就点头。

于是,我知道他每一天都要在这里跑步,多数时比这个时间早,他住在前面的5th Ave,他是西班牙裔的,家里有四个孩子。

非常感谢你,我们的近邻。

 

他冲我摆摆手,又跑远了。






梅菁 (2016-05-24 05:58:00)

我在试发。还不熟悉这里的一切。

海云 (2016-05-24 14:52:57)

欢迎梅菁。

司马冰 (2016-05-24 15:03:10)

欢迎梅菁。

司马冰 (2016-05-24 15:07:39)

海云好?我们同时在看这篇文章,几乎同时发言“欢迎梅菁”。

梅菁 (2016-05-25 03:30:32)

谢谢你,认识你很高兴。

梅菁 (2016-05-25 03:31:29)

谢谢。虽然还不太熟悉这里,但还挺喜欢的,希望能渐入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