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1:无奈的毕业分配


大家都在再回首,趁热打铁, 也说说我20多年前的毕业分配.

80年代中期, 人们是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工作的, 基本上是组织上分哪就去哪儿, 在大学谈恋爱? 因为毕业分不到一块, 很多毕业就劳燕纷飞了. 我们班当时33个北京同学, 毕业时只有32个北京名额, 硬是把一个北京同学给分外地去了. (现在仍在外地, 拖家带口的, 回去? 难啊)

那时人都带着户口走, 社会上也没有那么多机会, 人的头脑也没那么灵活, 毕业20年聚会的时候, 很多人, 就是分到哪就在那扎根了.

人这一生啊!

***********************************************************

提起毕业分配我的思绪不由的飘回到大学刚毕业, 毕业分配的那段日子. 苦涩, 困惑, 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那时, 带着谜茫的向往, 我从北京回到了省局政治处报道. 当时接待我的A干部还算热情, 告诉我: 北京今年只分回来3个人, 我们省局科研部门是很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材的,放心吧, 先回家休息一段, 一个月后回来报道……天真的我们就都放心的回家了…….

八月中,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 再次到政治处报道, 接待我的还是A干部, 他意味深长的问了我一句话: 你怎么不早点回来? 我还在一头雾水, 他却宣布了我的分配方案: 回到地方局, 等待第三次分配……我当即就愣在那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不是说…需要….吗?

要知道, 我们那时考大学, 就等于赌命运, 考前程, 从边疆地区的一个边陲小镇考到北京, 对于我这个从未出过远门”山沟里的人”来说, 就等于跳出了龙门, 赌赢了世界. 可是, 四年之后, 你突然发现, 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你却无奈的回到了原点, 感觉就象坐了飞船到月球上周游了一圈, 突然, 你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爬不起来……

我不知当初是怎样走出省局大门的, 后来才知道, 我们北京当年只分回来3个人, 都被发到了地方局. 而一些在当地学校毕业的人, 近水楼台先得月, 托关系, 找门路, 都分在了省级单位. 我当时一个一无靠山, 二无门路的女孩, 除了仰天长叹, 暗中流泪外, 全然不知改怎么办.

这件事被我高中时的一个校长及夫人王老师(我的三角代数老师)知道了, 当时他们已经调到省里工作, 我当年也算是他们的得意门生吧 (骄傲一回). 他们听了我的情况, 特别气忿, 这不是欺负人吗? 你一定要坚持住, 千万别回去, 我们找人活动……从此, 他们开始了托门活动, 我则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从省城到家乡, 当时坐火车单程也要12, 13个小时, 我只好暂时借住在一个同学处, 她读医学院,念五年, 每天看到她们风风火火地上课, 作实验, 谈恋爱,找关系, 我则闷在宿舍里期盼着太阳哪天从西边出来, 数着分种过日子, 那情, 那景, 那失落, 那无奈, 知今刻骨铭心, 不能忘记.

记不住多少次了, 王老师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暂借的住处, 带我散步, 给我安慰, 带上”贡礼”,领我去见他们经过几经回合认识的省局的一个什么处处长, 那边的答复就是: 我们研究研究…….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这期间, 我多次往返与省城和家乡之间, 每当想到自己毕业了, 不能孝敬父母, 却还要他们为我操心, 心中的惭愧就象刀割一般地绞心.

多少次, 趁无人的时候, 我放纵地任泪水倾泻, 当时, 那大概是我唯一的发泄方式吧. 王老师夫妇也深深地理解我的状况, 把他们家里的最珍贵的”君子兰”也当成了礼品贡了出去,只是, 那边的答复却总是一会有希望, 一会不明郎, 咳, 那个代……

直到当年12月了, 我还处在”待分配”的壮态, 我实在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等下去, 终于, 有一天,我说, 我太累了, 我要回去, 不在等了……

王老师夫妇也认清了事情的复杂性, 有一天, 王老师把我叫到家中, 作了一桌好菜, 那天, 我咬牙忍住了自己, 可王老师却不忍住哭了.

我望着王老师满脸的泪水, 感到她是那么的美丽, (她当时也就37,38左右吧). 是呀, 当时, 在我们学生当中, 她的年轻漂亮,气质水平,是我们心中最仰幕, 佩服的, 可那天, 我才发现她内心的美丽远远超过她的外表.

(这个王老师就是我后来《被人心疼的感觉》里提到的王老师,多年之后,师生再次聚首美国,感慨万千)

当晚,王老师把先生赶到另一个房间, 我俩聊了一夜, 其目的, 就是让我明白: 人生漫漫, 你受的这点挫折, 不算什么, 要坚强地面对今后的一切……

我就这样, 忍着泪氺,带着麻木,疲倦,和无奈, 踏上了茫茫的未来.

通过这次分配, 我知道了什么是弱小, 无奈, 冥冥之中, 也开始积蓄”不蒸馒头争口气”的想法, 我更交到了患难之交, 品到了做人的最基本的原则, 开始了我迈向人生的第一步……

 






木桐白云 (2012-03-22 21:40:51)

这个社会的确复杂。

西伶 (2012-03-22 21:47:29)

看到再回首,我还以为是海云的手笔呢。

朵朵妈绝对是一个坚强的女子,你的王老师也绝对是少见的好老师!!我似乎至今还没见过这么好的老师呢。

西伶 (2012-03-22 21:50:06)

我还想说,人生很多时候坏事最后可能就变成好事。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分配,也许你现在的人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风景可看呢。。

当然,这也完全事在人为,如果你当时没有奋起的心,估计也就甘于现实了。

西伶 (2012-03-22 21:51:12)

那最右边的美女是你吧?

融融 (2012-03-22 22:05:33)

我当时已经跟着同学到了东北边境的农场,我的班主任(比妈妈还要亲)压着我的材料没有寄出去。等到上海附近的崇明农场有了名额,就把我的材料放进去,催我赶快从东北回来。我还没有到家,又看到上海纺织厂有名额,把我的材料抽回来,说人不到没法分配。我今天回到上海,明天就去工厂报到了。没想到,她这份好心,让我在纺织厂差点儿丢了性命,因为三班倒,我睡不着觉,学徒期没满,就倒下了。那个绝望啊,真觉得还是死了好。

予微 (2012-03-22 22:15:52)

我也忍不住, 哭了!

抱峰 (2012-03-22 22:23:51)

王老师,王老师,你让我流泪!

高尚感情的燃烧,我就可能流泪。

难怪朵朵妈对中国的事情有如此深切的理解。

朵朵妈 (2012-03-22 23:24:03)

西伶, 所言极是。如果没有那次分配,在一个还说得过去的地方有了一份还说得过去的工作,就没有今天的“阿多”了:-)

有的时候,好事可以变成坏事,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

朵朵妈 (2012-03-22 23:24:47)

谢谢抱峰的理解,看起来你也是个性情中人!

朵朵妈 (2012-03-22 23:25:58)

予微,你肯定是一个善良的人,谢谢!

朵朵妈 (2012-03-22 23:27:45)

哎呀,融融,你还有这么一段经历啊,真的,有的时候,好心不一定能办成好事,可是我们还是要感谢好心的人。

海云 (2012-03-23 00:29:26)

哈哈,我看到也吓一跳!谁又帮我写了一篇?嘿嘿,朵朵妈,照片中最右边那个是你吧?我眼神还行吧?不过,我得给这再回首注册专利去了!

红花 (2012-03-23 00:49:15)

这个王老师人真好。人这一生中,都会遇到自己的贵人。。虽然王老师没有帮你办成事,但是他们付出了真情。

右边那个小瘦孩儿是你吧。。看样子,人的大概原貌不会改变,就是瘦变胖而已。

红花 (2012-03-23 00:49:43)

你的裙子好像还是时髦牌的呢。

春阳 (2012-03-23 00:55:52)

没想到那时候就变成那样了。我们分配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样的事。

牧童歌谣 (2012-03-23 03:00:51)

唉!中国的社会啊,吃人都不吐骨头。 我一想起我当时分配,人事,那帮人的嘴脸,真是恨的压根痒痒。 我来美国多年,还重复做着一个噩梦: 我美国学校期末考试,但北京那边单位就不放我出来,急得我一头汗,惊醒了。 到美国十年才从那个梦中摆脱。 

予微 (2012-03-23 05:04:30)

赫赫,我怎么从没觉着是良善之辈呢?

我也哭了,因为深深体会你的无奈,为你的王老师感动,也为很多帮助过我的老师感恩。

予微 (2012-03-23 05:08:35)

牧童,看来我们这群呆在这里不想归的,都是被那种纠缠不清的人事关系弄怕了!

很多事,我还不能回首呢!真是发抖的。

朵朵妈 (2012-03-23 14:07:42)

百草园,握手!

我也是被置于死地而后生。人这一辈子,关键时刻,就那么几步,走错一步,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都对人生有着重大的影响。

可惜,人生是个独木桥,单行道,谁能保证自己步步都顺,步步都踩点?

关键是,不论在什么样的逆境,都不要放弃!

朵朵妈 (2012-03-23 14:09:10)

是滴,红花,那个小瘦孩儿是偶,如今是个胖大妈:-)

融融 (2012-03-23 15:58:25)

感谢的,我就长病假在家休养,出现了转机的机会,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百草园 (2012-03-23 16:36:35)

非常理解和同情你的情况,我们班也有一位女生没有后门,硬是给分到三线工厂了。后来耽误了婚事,一生就这样完了。我当年是考上了研究生,要不还不知道是什么命运。

牧童歌谣 (2012-03-23 20:12:23)

予微理解我们啊! 是啊,谁愿意回到自己命运把在别人手里的社会呢? 说是现在不那样了, 可是除了官二代富二代之外,大多数还不是不能操纵自己命运? 

刘瑛依旧 (2012-03-26 15:43:59)

朵朵妈:咱俩大概是同届毕业生吧?

朵朵妈 (2012-03-31 04:04:58)

刘瑛依旧, 你是哪届的?

xiumanwang1947@sina.com (2012-12-01 04:46:52)

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泪流满面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朵 (2012-12-01 05:42:19)

王老师,您来了?真高兴!这段经历,多我来说刻骨铭心,您当时的倾力相助让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也对我今后的人生态度奠定了基础。

我始终记得,您把崔老师赶到另外一个房间,咱俩说悄悄话,那个年代,我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丫头,您已经是事业有成了,可您能那样平等的把我当朋友,让我怎么可能忘怀?

人生关键时刻就那么几步,您就是我的引路人!

好好保重身体,下次来美国,一定要来旧金山!

好奇 (2012-12-01 07:40:45)

阿朵经历波折,我们大概是同年代的人。看你受过那么多苦,今天如此开朗,真是敬佩!

xiumanwang1947@sina.com (2012-12-02 07:09:38)
谢谢我一定要去旧金山.
Amoy (2013-11-20 07:29:01)

照片是在杭州拍的吧?跟着阿朵再回首。每个人都有伤心事,人生的重要关口就看我们怎么选择了。继续跟读!

阿朵 (2013-11-20 14:09:14)

Amoy,你把我的旧文扒出来看了?对呀,照片是在杭州拍的,那可是几十年前的事呢,人生的关键时刻,就那么几步,我很庆幸,当时有王老师夫妇的引导,我退了两步,进了三步。

弹指一挥间,一转眼,岁月就把人催老了!

杏子花开 (2014-07-06 01:45:06)

最右边的是阿朵哦。好美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