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红,太阳升

 

 

看到这个标题,朋友们切莫以为我是崇洋媚外,要鼓吹什么“西化”。其实,我这篇小文章要写的,是我当年在省城上大学期间,一直觉得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糗事。

朋友,你能相信吗?有人竟然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每天都觉得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这个人就是将近40年前年在省城读大学时的我。太阳肯定不会出错,而是我把方向搞反了。搞反了纠正过来不就得了吗?这有那么难吗?老实告诉大家,的确是太难了。我下了很大决心想纠正自己的这个荒唐的认知错误,但一直到毕业离校也没有纠正过来。说也怪,学校的正门明明是朝西,我怎么都觉得那是东门。从学校去市中心的五一广场明明是往北走,我总觉得是往南走。我是把省城的东西南北完全搞颠倒了,颠倒着的省城方位图牢牢地镶嵌在了我的脑海里,任怎么使劲都挖不出来。

更匪夷所思的是,从老家到省城上学,火车一路上都是向北行驶,但到了下车的前一站,我脑子里的列车运行方向忽然就颠倒了,觉得是在向南行驶。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主观方位感就与自己脑海里已经定格的省城方位图接上轨了。

虽然把方向完全搞错了,但并不影响我的出行。在省城上学四年间,无论是外出逛街购物,还是走亲访友,我都能顺利到达目的地。只是在需要与别人交谈某处的方位时,比如,有人向我咨询出行的路线朝向,我就会因搞反了方向而误导对方,被朋友们当作闲谈时的笑料。当然,每当头脑清醒时,我也会很谨慎地在脑海里把方向感倒换一下。但对方问得突然,我仍处于迷糊状态时,常常就会把方向给说反了,弄得自己都觉得很尴尬。当时,知晓此情的同学、朋友怎么也不能理解,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看起来也还算聪明的人,怎么竟然搞不清东南西北呢?怎么每天都会觉得是“西方红,太阳升”?

究其原因,我心里实际上很清楚。那是19783月入学报到时,我晚上九点多在陌生的省城火车站下车后,只见灯光,不见天光,无法判断眼前的建筑物与道路的走向。被学校接站车拉往学校的路上,我一边观看窗外道路,一边就在头脑里构建起了火车站与学校之间的方向定位图。我误以为,省城火车站与学校的方向定位,与我读高中时所在城市火车站与学校的方向定位是一样的,都是火车站在西南,学校在东北。这个方向定位图一建立,就在我的脑海里牢牢地扎下根了。尽管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把方向搞反了,但怎么纠正也无济于事。

从那时起直至今天,几十年过去了,小媳妇已成了老太婆,我脑海里的省城方位图仍然是颠倒着的。大学毕业后,我又回到我读高中的那个城市工作,而且后来居住在我的高中母校,那两张“一致的”的方向定位图更是时不时地在我脑海里出现。偶或到省城出差、探亲访友,尽管我心知肚明,但这个颠倒着的方位图依然顽固地赖在我的头脑里,左右着我的方向判断。

虽然人们说女性的方向感大都很差,但我去到其他陌生城市,均能很快确定其标志性建筑的朝向,并以此为参照,正确判定街道和道路的方向。年轻时眼睛好,手执一张陌生城市的地图,我就可以或乘车、或步行地穿街走巷,到达目的地。记得那年我与大妹在沈阳游览,我在火车站买了一张地图,带着她先去一个公园游玩,又参观了沈阳故宫。后来从一个地方去张学良故居时,我告诉妹妹,我们走小巷,穿过两道街就可以到。大妹起初很不以为然,以为我是自作聪明。她觉得仅凭那一张地图,我岂会走捷径?当我带着她很快到达张学良故居时,大妹对我的方向感和识图判断能力折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有网络可查询出行路线,有出租车可直接到达目的地。对于我们这些不驾车的人来说,方向感似乎不如之前那么重要了。我之所以把自己总觉得省城是“西方红,太阳升”的糗事码出来,一为记录自己的真实经历,再就是给有创作天赋、新作频频问世的海云等文轩网友提供点生活素材。谁能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糊涂愚顽到如此程度的人呢?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现实标本。呵呵呵!

 






蔡一刀 (2015-05-25 02:29:05)

梅子脑筋很特殊

自作主張构地图

高歌一曲西方红

九泉之下气毛祖

司马冰 (2015-05-25 04:24:30)

我也有这种转向的经历,老看着太阳从西边升起来,对梅子姐很理解。Tongue Out

李荷 (2015-05-25 05:50:24)
非常理解,我也有同样经历,我想原因也相同,是因为报到的第一天是黑夜到的,一开始就把方向弄错了,40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觉得我在师大的宿舍是坐西向东。但我知道那是坐北向南的。根深地固,现在一回忆大学的生活,仍觉得住的是个东房。我和你不一样的一点是我这辈子一直是个路盲,无论到那里全 部转向。且顽固的转不过来。所以我出门总是相信别人,从不相信自己。
天地一弘 (2015-05-25 06:55:25)

很理解梅子姐的西方红,也遇见过这样的情况,试图纠正一时就是纠正不过来。

梅子 (2015-05-25 07:30:48)

梅子糊涂转方向,

红色骄阳升西方,

一刀切莫胡联想,

梅子惧怕中一枪。

 

梅子 (2015-05-25 07:19:27)

谢谢司马理解,这次转向就是太顽固了,一夕就影响了一辈子。

梅子 (2015-05-25 07:28:07)

呵呵,你原来有与我一样的感觉呀!

不过,你说你是路盲我完全相信,说你出门总是相信别人,我有异议,我觉得你是既不相信自己,又不信任别人,嘿嘿,我深有体会。

梅子 (2015-05-25 07:34:25)

谢谢一弘理解!谢谢!

蝉衣草 (2015-05-25 15:53:39)

哈哈 本人的认知能力比梅子姐也好不到那里去,经常认错方向,好在自己马上知错改正;)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5-05-25 22:39:07)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见过的人实在太多了。我见过好多学科带头人,看不懂电影,荧幕上的成像、故事情节他总是感到匪夷所思。

梅子 (2015-05-25 23:33:33)

呵呵,我就是"死不悔改",一直坚持至今,才觉得很可笑。

梅子 (2015-05-25 23:36:11)

呵呵,圆老,谢谢,看来迷糊者大有人在。

杭州阿立 (2015-05-26 03:28:06)

阿立在国内时也木有东西南北概念的。杭州人习惯是说左右前后。。。到北方去出差问路,最怕别人说你先往东,走介么多,然后往北走那么多,然后。。。然后就木有然后料。。。彻底糊涂

梅子 (2015-05-26 04:02:33)

我也遇到过你说的这种状况,晕。

一次去天津出差,那位大哥见我们几个听到怎样转弯走多远发晕,专门送了我们一程,直到我们看到目标。至今想起来都很温馨。

予微 (2015-05-26 07:24:02)

我每天早上出门,往西方向开车上班,那个快落下去的大月亮,时常会呈现淡淡的橙红色,我常常看着月亮一时迷糊,心想,这太阳怎么从西边升起来?虽然以为太阳从西边升起,我还是很正确的开车去到办公室。呵呵。

梅子 (2015-05-26 12:13:56)

月亮也会有这个效果?我还没有发现,呵呵。

春阳 (2015-05-26 23:42:01)

哈哈,比我强。我总也分不出东南西北的,只知道向左向右。

梅子 (2015-05-27 03:09:11)

阿立也这么说,看来南方人都是这样的,向左向右应该与站在马路的哪边有关。

不管什么方法,走对就可以,呵呵。

予微 (2015-05-27 04:41:48)

这里高楼不多,月亮升起,落下时,很大,有时候是淡红色,淡橙红色,一眼看过去,我常常以为是太阳。

梅子 (2015-05-27 06:58:07)

呵呵,原来如彼,向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