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六年夏 - 黄山之行(八)

八,黄山归来

(博文整理自日记)


722日天蒙蒙亮,我们匆匆爬起来,终于看见了上黄山后的第一个日出。


日记描述:“当桃红色的初阳最后努力一跃,跳出山顶时,整个山峦都被朝霞映照得极为壮观。所有人的眼睛都目不转睛注视着,生怕错过一点点变化。此时,群山寂静,人也是这奇观大自然中的一景。不知为何,我心里被深深感动。”


看完了日出,我们的黄山之旅基本结束。从后山下来的时候,石阶铺就的小路并不好走。后山的景色也没有前山迷人。不过,山涧清澈的泉水一直陪伴在身边。


经过翡翠池时,大家提议游泳。这些天在黄山上东跑西颠,日晒雨淋,身体消耗很大。小陈不想游,我和小龙,陈志伟一起下了池子。池水碧如翡翠,游在水里,连日来的疲劳顿时消除,痛快极了。

 

从黄山下来,画家们还想去附近的太平湖玩。先找了黄山市旅社住了一晚,723日一大早,我们乘公交长途去了太平湖。太平湖水很美,我们呆了两个多小时,游泳,乘汽艇,还买了附近渔民的鱼现烤了吃,味道好极了。


从太平湖回到太平市时,我们每个人都晒得黝黑锃亮。后来,我们几经周折,乘车返回黄山市,再转锡口到达本溪,又一次游了老街,直到725日晚,终于回到南京。


  暑假还未结束,少数几个同学留在南大的,哪儿也没去。他们看见我黑黝黝像个黑人一样出现在眼前,兴奋大叫。七月南京,热得像火炉一样。相比黄山的清凉,我直后悔回来早了。打发剩余的日子,很是无聊。为了避暑,我们白天钻进电影院看电影,晚上吹着电风扇,围着桌子打扑克牌。


   730日晚上,我、高卫华、林启昌和孔青刚坐好位置,准备两副牌打争上游,突然,听到敲门声。我开门一看:What? 阿罗来了。


  我 对同学们解释说,这个阿罗根本不是我男朋友,就是在黄山一起旅游过,一面之交而已。可是有谁相信?他来南京看我,我怎么知道是为何?几个臭嘴女生暑假呆得 无聊,转身就散布谣言。后来,连吕效平都出面找我谈话,说你一个*员干部,要起带头作用,气得我有口难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爱谁谁。我陪阿罗帅哥游了三 天的南京,转遍了东郊风景区,还让他给本小姐照了许多美人照,气死那些爱嚼舌头的人。阿罗玩得很开心。回到成都后,他寄来一摞彩照,还写了一封藏有绵针情 谊的感谢信。我并不怪罪他的冒然前来给本小姐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心里确实有喜欢的人,怎能再装下别人?大学四年,我的特立独行,常得不到理解,内心有时真 的孤独。后来有一次,吕效平还重提旧事,让我蔑视地用一个字回了他,“俗”。


小陈赢了第六感,信守诺言,把自己喜爱的绿色丝绒长裙送给了我。而我却违约,约不上她,至今都欠她一部电影。


想念小陈。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近三十年。不知她是否还记得,当年的结伴旅行的两个女生,所经历的一段美好回忆。


(完)






刘瑛依旧 (2014-08-21 20:22:03)

跟着你游了一趟别样的黄山。很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