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六年夏 - 黄山之行(七)

七,登天都峰


719日和20日两天都在不停地下雨。幸好我们有住宿的地方,不然就得饥寒交迫了。等看日出的耐心,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唯一的收获,就是在那两天发霉的日子里,两个百无聊赖的女生,彼此彻底打开情感秘密的闸门,成为无所不谈式的加密级朋友。


我们在房间里折腾,干坐,聊天到山穷水尽。机敏的小 陈预言说,这次出来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成都研究生阿罗,不会只是擦肩而过,他有可能会与我发生一段故事。不过你心里已有人,不会看得上他。我笑她又在胡扯 瞎掰,拿出证据来。小陈也不反驳,只是强调第六感,还说,咱们走着看吧。打赌若输,她会把她那条绿丝绒长裙送给我。如果我输,就赌一场电影。


山顶的气候一天三变。上午瓢泼大雨,中下午转多云, 只在傍晚天空放晴。我们只好随天气变化,早上闲谝,下午睡午觉,傍晚出去散步。大雨过后,山林里潮湿的空气清新芳香,到处都是短尾巴的野兔、长尾巴的松 鼠,蹦蹦跳跳,特别可爱。黄鹤在树林里歌唱,真是一副世外桃源美景。到了晚上,浓雾笼罩,月朦胧鸟朦胧,伸手不见五指。


7月21日早上,女服务员敲我们房间的门。


这些日子,我们与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混得很熟了。可是,打开门一看,她却甩给我们一张冷冰冰的脸。她说,站台已经与吕台长通过电话了,他没有提到有什么人要找他。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该不会是骗子吧。


其实我们真不是骗子。只是小陈找不到吕效平写给她的纸条了。他们确实是远亲,要不怎么都姓吕?女服务员拿了空热水瓶去打水的时候,小陈对我说,赶紧撤。我们迅速穿戴好,把背包背在身上。路过厨房的时候,顺了几个白面馒头和两包榨菜。


还是要先解决住宿问题。迎着大雨,我们赶紧跑到北海 分部。可是那里早就排上长龙了。一场恶战即将开始。我站在队尾排队,小陈往前去看看。没多大一会儿,小陈龇牙咧嘴地跑过来,说不用排队了。原来,她遇见了 几个从南京过来的画家友人,他们是集体组织来黄山采风的。我们立刻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这真是一路得来运气,“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好吃了顿午饭。这群画家特能吹牛。此时天已放晴。我们决定一起去爬黄山最奇险峰 - 天都峰。


  路上有男生殷勤照料的滋 味真好。陈志伟不上去。他把脚上的运动鞋换给我穿。梁浩为我背水壶提包,我则轻装上阵,脚不带颤地往目标进军。虽说途中有一段长达10余米,宽仅1米的鲫 鱼背,而且它的架构几乎直上直下,两侧是千仞悬崖,深壑看不见底,但是,或许是鞋合脚的关系,或许是有男生在旁的缘故,或许是已经在山上跑了好几天适应 了,反正我没感觉多累,只感到兴奋异常。


  我们是从后山上,前山下的。到了半山寺,又走了差不多几十华里,我才感觉脚力有些跟不上趟,但还是顺利与陈志伟他们会合。在经过飞来石时,遇见两个摄影师在拍黄山黄昏的日落,终因天雨雾大而落空。听他们说,他们已经安营扎寨十几天了。


  今天走的路抵得上我的半辈子了。我是平脚板根本无法走远路,但是好强的我,咬着牙,一声都未吭。晚上脱下旅游鞋时,两只脚底板磨破了几个蚕豆大小的水泡,粘在袜子上,揭开时钻心得疼。他们这帮人喝酒聊天打牌,闹到几点我不知道。我今天累得熊样,倒头先睡了。


(未完待续。。。)






杏子花开 (2014-08-21 09:42:27)

下山时,我腿部的旧伤复发,孩子搀着我,才一步步熬着疼走下来了。

那段故事吊起我的胃口……。Smile

红花 (2014-08-21 17:18:11)

原来你在黄山还有这么一场经历。黄山石板路,如果不穿旅游鞋,实在寸步难行。你还有腿伤。孩子搀你下山,可见艰难。

刘瑛依旧 (2014-08-21 20:18:43)

果然,看见彩虹给你们带来好运气!

云亦 (2016-04-26 02:40:32)

黄山很值得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