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子期与俞伯牙(一)

 

钟子期与俞伯牙

 

 

 

       甘行尔

 

时代

 

春秋战国时期

 

人物

 

钟子期:名徽,字子期,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人,隐贤,通晓音律.

 

俞伯牙:名瑞,字伯牙,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郢都人,任职晋国上大夫,精通琴艺,又是作曲家,世称"琴仙".

 

钟父、钟母、军吏、乐手、士兵、水手、琴童等。

 

  

 

第一幕   隐贤尽孝

 

 

 

[钟子期家,茅舍依山临水,柴扉面临门前小径。

 

[钟子期挑柴担上.

 

钟子期:()深山隐居潜未出,

 

苍莽一抚气萧森!  

 

[钟子期挑柴担由小径进屋,顺手掩上门,放下担子,喜气洋洋地拿着一蓬刚采得的草药。

 

钟子期:(对房内)娘,今早孩儿进山,采得几株百年老根,当地人唤作百痛消,我就用它来煎汤给娘泡脚,看它灵是不灵灵?

 

           [钟子期当即生炉置鼎,放入草药,加水烧煮。待药煮沸,子期进房把瘫痪老娘背出来安置在木椅上让她坐好,往娘背后塞上靠垫,打水给娘洗手抹脸。接着往盆里加入煮好的汤药,让母亲泡脚,并用双手给老娘搓脚。

 

[忽然门外传进一片鼓乐声和叫门声、拍门声。

 

 吏:(在门外叫门)这里是钟子期的家吗?快开门!开门!

 

           [钟子期拉开门,只见军吏.士兵.鼓乐手多人一拥而入,四下站定。

 

  :(对子期)你就是当今隐贤钟子期吗?

 

钟子期:在下正是樵夫钟子期,隐贤之称实不敢当。

 

  :(对子期)你听好了:现楚王欲图霸业,下诏征选全国贤士,入朝觐见楚王,由楚王亲自遴选,授予官职,为国效力。钟子期业经地长官推举为忠孝贤人,准予本月内入郢都觐见楚王,接受遴选封授。如有违杭君命者,处以拘役流放!

 

众士兵: 恭喜贤士!贺喜贤士!快赏喜钱!

 

钟子期: 我钟子期砍柴为生,侍奉高堂,老母双腿疼痛已瘫痪三年,尚无钱医治,哪有喜钱啊!

 

          [众士兵在屋里胡翻乱找,一士兵终于在一柜子里找出一口博钟,便拿来抱在怀里。

 

钟子期:这个不能拿走!它可是我钟家祖传之物啊。

 

         (唱)祖传之物眼中珍,

 

                 它在心中重千钧!

 

                 这口博钟你拿去,

 

                 换不了银子两三分。

 

                 我将银子与你换哪,

 

           [钟子期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士兵。

 

          (接唱)这可是我三年砍柴换来的十两银。

 

           [士兵接过银子,把博钟还给钟子期。

 

 吏:谢钟贤士赏赐!请问钟贤士打算何时起程朝觐?

 

钟子期:我不是你们所谓的贤士!也没打算去。

 

 吏:你可知道,我们是奉旨而来!你敢逆旨吗?

 

钟子期:这逆旨的不是我!军爷请想:我钟子期如果弃家中瘫痪老娘生死于不顾,而去求取自身荣华,则怎么算孝?一个不孝不义之人,又何以能忠君?让这样一个不孝不忠之人去投机骗取官职, 那地方长官岂不是举荐不实不明?到时坐实下来,只怕我钟某拘役事小,而地方长官和军爷欺君之罪则大矣

 

        [军吏被钟子期这番话所震慑,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吏:照你这样说来,你果真是去不得?

 

钟子期:果真去不得!军爷请听:

 

          (唱)我去双老谁侍奉?

 

                  家中饿死瘫痪人!

 

                  前朝圣贤有遗训,

 

                  民为重来君为轻。

 

                        朝中选贤母饿死,

 

                        国君岂不背骂名?

 

                        到时楚王降下罪,

 

                        只怕不只钟某人哪!

 

                        你有官职身份重,

 

                        我如沙鸥一身轻。

 

                        到时我作不孝子,

 

                        你犯欺君做罪臣!

 

                        趋利避害是本能,

 

                        我相信军爷你辨得清。

 

            [军吏作思忖状。

 

   吏:这样吧,钟贤人,待我把你的实际情况据实奏报楚王,听凭楚王裁处。你就暂且在家奉养二老,听候王命。我们去了!

 

            [军吏等众人下。

 

          [钟子期的老父拄着拐杖上。

 

   父:期儿,你刚才和军吏一番对话我都听到了。这是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拖累了你,误了我儿前程啊!

 

            [钟父咳嗽不止。

 

            [钟子期急忙上前扶着老父,为其捶背。

 

   :(双手捶打着两腿)是我这病害苦了我儿!

 

钟子期:父亲,娘呀,你们要儿去求什么前程?难道要我去与那些不识羞耻、出卖良心、溜须拍马、

 

残害百姓者为伍吗?自尧舜去矣,人们开始变得自私冷酷,卑鄙无耻,反复阴险,施诡计,耍权谋,窃国者王,窃鸡着诛。他们这些人都在虚伪的面具遮掩下争权夺利,追腥逐臭,在坚硬冷漠的神情上筑起坚固的甲盾和厚厚的隔膜,以为躲藏在其中就可以安抚一颗偷且苟安虚伪之心,就可以保护一个贪婪罪恶之身,其实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唱)典籍卷卷播仁音,

 

                   复手之间雨也腥!

 

                   霸主妄言堪治国,

 

                   权臣谋术善掏心!

 

                   争窝鸡斗宣经典,

 

                   舞翅莺歌奏圣明。

 

                   终日君王听未足,

 

                   震天撼地起雷鸣!

 

          (白)父亲,娘呀-----

 

          (唱)白云深处堪醉卧,

 

                  深林尺石是知音。

 

                 高山流水琴三弄,

 

                  明月清风酒一樽。

 

                  砍樵南山米可换,

 

                  采菌西坡药有寻。

 

侍奉高堂心安乐,

 

                  何必折腰作佞臣!

 

   : 难得我儿志向如此高远,也不枉为我祖上司乐之后(见注1),我们二老也就安心了。

 

钟子期: 我家隐居于此,为的是图个安闲自在,请父亲不要对外说及祖上之名为好。

 

  : 那是,那是!我只是在我儿面前偶尔一提,哪会与外人道也。还不至于老得那么糊涂啊!

 

           [钟子期转身捧起博钟。

 

钟子期:父亲,我家这祖传之宝今天已经暴露,只怕他们并不会就此罢休,他们如果回去奏知楚王,反诬我家私藏宫廷宝物,岂不给我家带来身之祸?为保此博钟无虞,莫若孩儿明天上山砍柴,将此钟带往深山寻一人迹罕到之山洞藏之,父亲意下若何?

 

  父:我儿所言极是!当今佞臣当道,闻说屈左徒已被贬为三闾大夫,复遭放逐。楚地虽广,只怕无我家容身之地了。

 

            [天低云暗,一声沉沉闷雷响起,风雨大作,灯光顿灭。

 

 

 

第二幕

 

 

 

[幕启]

 

        [天幕上隐现俞伯牙坐于官船之上面对青山焚香抚琴的侧影。琴音如高山流水……

 

        [郁郁葱葱的山林里,从外面传进悠扬悦耳的琴声,时而高亢激昂,时而轻快流畅。钟子期身着兰色短衫长裤,头扎青布包巾,脚踏芒鞋,手执砍柴板斧,好似踩踏着琴弦节拍,呼应着曲调,做着砍柴动作且歌且舞上。

 

钟子期:(唱)斧随琴音舞,

 

心合琴音跳,

 

浩浩大江涌,

 

轻轻花影摇,

 

啾啾群鸟唱,

 

咩咩山羊嗥,

 

调弦如舒柳,

 

颤声欲放苞,

 

出岫岚无迹,

 

缠人云盘腰,

 

拖曳长虹远,

 

飘逸云天遥,

 

槽上马仰秣,

 

云中仙女邀。

 

此音何曾闻,

 

抚弦动眉梢。

 

胸前荡浩气,

 

渴慕涌心潮!

 

[钟子期舞得兴起,忘情地猛一挥斧砍向大树枝桠,忽然听到“嘣”的一声,琴声戛然而止。

 

钟子期:(一惊)怪哉!这琴声为何戛然而止?莫非是我刚才一斧用力过猛,把他琴弦惊断?我且下去,寻那弹琴之人,问个明白!

 

               [钟子期下。

 

         [幕景变作青山叠翠,江水奔流。

 

               [琴童上场,从幕后搬出琴桌、坐椅、瑶琴置于船上官舱,摆设妥当。

 

  童:(对幕内)尊老爷命,琴桌、琴瑶已安放于官舱之中。即由原径退下。

 

[俞伯牙着便服、巾帻出场。

 

俞伯牙:(唱)为何山野声震耳?

 

钟子期:(幕后唱)只为高山流水长!

 

俞伯牙:(白)下官俞伯牙,祖上乃楚国郢都人氏,我虽为楚人,官星却落于晋国,现任上大夫之职。因奉晋君之命,前来楚国修聘。蒙楚王优待,赠以黄金彩缎,又派遗船只,送我归晋。张一片风帆,一路顺江而下,凌千层碧浪,赏百里烟霞,看不尽遥山叠翠,远水澄清,这本乃祭梓之地,倍加令人流连。适才正于船头焚香抚琴,以遗情怀,不期一根琴弦突然崩断。想我这琴本是一件宝物,久通灵性,适才必是遇到精通音律之人在此附近听琴,相互感应之所致。自古道知音难觅,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切不可错过。待我来大声呼他一呼。

 

  [俞伯牙登上船头

 

俞伯牙:(对着山上大声呼喊)山上何方高贤在此听琴?贤士不妨出山上船一见如何?

 

钟子期:(幕后答)山野一椎夫也。

 

                [钟子期上

 

俞伯牙:(对幕后)来人,搭跳板,请客人上船!

 

        [水手甲、乙在船头做塔跳板状。

 

水手甲乙:(对钟子期)请客人登船!

 

          [钟子期不用跳板,飞身一跳上船,见了俞伯牙,拱手施礼。  

 

钟子期:禀大人,在下乃一山野椎夫,适才砍柴之时,没想到听到了先生美妙琴音,堪比仙乐,平生未曾得闻,今得听之,三生有幸!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先生鉴谅。

 

俞伯牙:(心甚疑惑,旁白)他自称山野樵夫,却生得仪容壮伟,神采飞扬,而且举止文雅,谈吐不俗,还能听得懂我的琴音,想这山野之中,或有隐贤。我若直问,他必不肯说,我不妨出言骄矜,激他一激,看他如何反应?

 

       (回过身来面对钟子期)你一个山野樵夫,也敢谬称“听琴”二字?

 

钟子期:(不卑不亢)大人此言差唉!适才听先生那缥缈绝世琴音,分明是胸怀若谷者方可奏得,先生此言岂不显得心性骄矜?乡下山野之中,未必就没有知音之人?当年文王不就遇姜尚于谓水乎!先生若谓山野没有听琴之人,又何必在此抚琴呢!既然抚琴,又无知音,抚琴岂不是一件痛苦之事!古语云:不为歌者苦,但伤知音稀!先生以为然乎?

 

俞伯牙:你这样说来,也不无道理。那我再问你,我刚才所奏曲子是什么意思?

 

钟子期:先生适才所奏,是孔子叹颜色回也。其词云:“可惜颜回命早亡,叫人思念鬓如霜……”先生弹到此句,我听着痛心疾首,猛地挥斧朝一根粗树桠砍了下去,以致先生心神分散,折断了一根琴弦,停止了弹琴。在下心中甚为不安。

 

俞伯牙:(心中暗暗惊奇)你既然说得颇近情理,可你识得我这琴乎?请上前一观。

 

钟子期:此千古良机,但愿一观。

 

        [钟子期上前仔细端详这七弦瑶琴。

 

钟子期:先生此琴,乃伏羲氏所遗。那伏羲氏造此琴前,看见一只凤凰落到一棵梧桐树上。凤凰本是鸟中之王,不落无宝之树。此梧桐历经几千载,已夺天地造化之精气,伏羲氏命人伐此梧桐,沉入瑶池浸泡日久阴干,取其中段,亲自操刀精工雕刻乃成,故又名瑶琴,乃世上之珍宝也。此琴有六忌、七不弹、八绝。

 

俞伯牙:何为六忌

 

钟子期: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风,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

 

俞伯牙:那又有哪七不弹呢?

 

钟子期:闻丧者不弹,奏乐不弹,事冗不弹,不净身不弹,衣冠不整不弹,不焚香不弹,不遇知音不弹。

 

俞伯牙:何谓八绝?

 

钟子期:八绝者:清、奇、幽、雅、悲、壮、悠、长。此琴抚到尽善尽美之处,啸虎闻而不吼,哀猿听而不啼,此乃雅乐之好处啊!

 

        [俞伯牙听得惊讶不已,很是兴奋,但还想再考他一考。于是整衣入坐,轻抚瑶琴。

 

俞伯牙:(对子期)我欲为子抚琴一曲,试君解意乎?

 

钟子期:在下洗耳恭听!

 

       [俞伯牙弹一曲“志在高山”,琴声高亢激昂。

 

钟子期:(赞叹)您弹得太好了,简直就像巍峨的泰山屹立在我的面前!

 

(俞伯牙续弹一曲“志在流水”,琴声婉转悠扬,清澈流畅。

 

钟子期  您弹奏得多么优美啊,就象浩浩荡荡奔腾不息的江河从我心中流过,可见先生志在高山流水,抱负不凡,实在令在下饮佩!

 

俞伯牙:(急忙推琴离坐,连呼)失敬,失敬!相识满天下,知音能几人?原来深山之中有美玉藏焉。请问先生尊姓雅名。

 

钟子期:在下姓钟,名微,字子期。敢问大人高姓,荣任何所?

 

俞伯牙:下官姓俞,名瑞,字伯牙。仕于晋国,这次为修聘上国而来。

 

钟子期:原来是伯牙大人,人称琴仙,子期神往久矣!

 

        [伯牙请子期入客坐,自己对坐相陪。

 

俞伯牙:[命琴童]给客人上茶!

 

        [琴童给钟子期俞伯牙上茶。

 

俞伯牙:听贤士声口是楚人了,不知尊居何处?

 

钟子期:离此不远,此去集贤村西头溪口便是。

 

俞伯牙:好个集贤村西头溪口,怪不得贤士有如此才情抱负!贤士以砍樵为生,莫不是志在林泉,垂钓于溪边而待文王耶!

 

钟子期:那里,那里。只因舍上二老年迈多病,老娘已瘫痪多年,况爹娘仅我一子,我当晨昏侍奉,使度余年耳。

 

俞伯牙:如此大孝,越发令人起敬!请问高贤青春多少?

 

钟子期;离“而立”之年尚差三岁。

 

俞伯牙:下官比贤士年长一轮,高贤若不嫌弃,义结兄弟,方不负知音相契耳。

 

钟子期:大人乃晋国上大夫,子期一介草民,怎敢仰攀?

 

俞伯牙:人闻难觅是知音!什么官职,什么财宝,什么地位,比起知音契友,一切都微不足道!俞某得与高贤结契兄弟,足慰平生!

 

俞伯牙:(对琴童)摆设香案!

 

        [琴童摆设案几、香烛毕,退下)

 

        [俞伯牙与钟子期在香案前行八拜结义之礼。

 

       (幕后合喝:高山流水深相知,

 

千古一逢在此时。

 

百岁人生何所幸,

 

声气相投勿须疑。

 

       (俞伯牙、钟子期拜毕起,两人双手相握。

 

钟子期:兄长!

 

俞伯牙:贤弟!此次愚兄因公务在身,不便久留,你我兄弟之谊未能尽兴畅叙。我与你相约明年中秋佳节,就在

        今天这个地方相聚论琴,作彻夜之谈,你道可好?

钟子期:正合子期心意!

俞伯牙:好!我与贤弟击掌为约!

        【俞伯牙与钟子期击掌。

 

              (幕后合唱):漠漠云脚望中低,

 

                  依依柳絮惜别离。

 

                  今日偶遇莫恨晚,

 

                  知已相逢千古稀。

 

 

 

         

 

(待续)

 

 

 

                                     2014/7/1

 






司马冰 (2014-07-01 15:42:40)

很好看,是什么剧呢?好像谱写成昆曲比较好,如果是歌剧,则应该古朴的曲调、深沉的主旋律才符合剧情。

夕林 (2014-07-03 01:32:46)

甘兄这个剧本写得精彩!可谓阳春白雪、古朴典雅又内涵中华文化的精髓。用词清新雅致,如山泉一般清澈。窥一斑而见全豹,可知甘兄功底之深呀!

木桐白云 (2014-07-03 02:03:17)

这明珠一般的故事仿佛就是黑夜里的一团光亮,照亮着多少人的内心,演绎的好。

甘行尔 (2014-07-04 10:44:54)

谢谢先生审读!先生指教极是。如果能上演就靠导演了。

问好!

甘行尔 (2014-07-04 12:07:42)

承林兄如此高评,末学感愧交并,我笔力不敢望兄之项背也。对第三幕我该怎么写,还望仁兄垂诲点授,我实在不愿亦不忍写出此幕。

 

并请著安!

甘行尔 (2014-07-04 12:55:29)

感激您的评鉴!

我也是一吐为快!

白云悠悠,泰山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