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感怀

清明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感怀

 

清明时节雨纷纷,今天的雨一阵一阵的格外大。


当我手捧鲜花来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时,那雨如同瓢泼一样。深切怀念80年前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者、魂归祖国蓝天的中外航空烈士们!那份伤感、那份悲痛,“泪飞顿作倾盆雨”,今天上帝陪我一起饱含泪水放声地痛哭……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位于紫金山北坡王家湾披著绿装的山坡上,周围是苍松翠柏,庄严秀美。石牌坊正面刻着时任国民党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撰联:“捍国骋长空,伟绩光照青史册;凯旋埋烈骨,丰碑美媲黄花岗”。牌坊的背面横额和楹联都是蒋介石题的:“英名万古传飞将;正气千秋壮国魂”。横批:“精忠报国”。从牌坊下进入公墓大门拾级而上,迎面是孙中山先生的题字“航空救国”。继续向上,左右两侧是抗日航空烈士的墓穴。再往上,纪念广场中间矗立着张爱萍将军题字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环绕在纪念碑四周的是镌刻着3306名中、美、苏、韩烈士英名的黑色大理石墓碑。

镌刻中国抗日战争牺牲的航空烈士墓碑

镌刻美国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墓碑

镌刻前苏联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墓碑

镌刻韩国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墓碑


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里,凡是有遗物或找到遗体的烈士都有独立的墓穴,每一座墓碑上,刻着简单的碑文:烈士姓名,家乡在哪里,任什么职务以及阵亡时间。更多的烈士我们只能在黑色大理石群刻墓碑上看到他们的名字。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一段悲壮的历史。面对强大的日本法西斯侵略者,中国的空军将士们还只是一群年轻的雏鹰。但是,这些中华民族的热血爱国青年视死如归,碧血洒蓝天。他们牺牲时的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


姚鉁烈士便是这些英烈中的一员,他是江苏人,时任中华民国空军官校的中尉教官,牺牲时年仅30岁。我今天一方面是清明节来看望姚鉁烈士,同时也是看望抗日航空烈士公墓里所有为国捐驱的民族英烈、美、苏、韩三国烈士,寄托我的哀思……。久久地驻足在长眠于此的中国、美国、苏联和韩国烈士的幕碑和姓名前,喃喃地念着他们的名字、碑文和事迹,泪水早已噙满眼眶……

 

这里有中国空军军阶最高的空战阵亡者,赫赫有名的高志航,有在空战格斗中把敌人受伤长机撞落后牺牲的美国飞虎队员ROBERT MOONEY,有击落18架半日本飞机的美国中校大队长WILLIAM N REED,也有在武汉空战中击落6架敌机后被敌人击中牺牲的苏联大尉大队长库里什科·格里高利·阿基莫维奇……

毕业于南京金陵中学的五位航空烈士,该校应该永远以他们为骄傲。

毕业于北京汇文中学的十位航空烈士,该校应该永远以他们为骄傲。 

  

在日军切断中缅公路运输线后,中美空军架设了一条高度危险的空中运输走廊,这就是著名的“驼峰航线”。在三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里,有70多万吨战略物质通过“驼峰航线”从印度的加尔各答空运到昆明,然后转运到国内各抗日战场。在这艰苦卓绝的41个月的“空中输血”中,平均每月牺牲飞行员39名和损失飞机11架。运送70多万吨战略物质,仅航空油料就需消耗420万吨(而这些物质运抵印度加尔各答前,又需逃避被德军“狼群”潜艇的封锁和击沉,其消耗之大,运输之艰巨,根本无法用吨位来简单计算。)。

 

很多飞行员在穿越“驼峰航线”时牺牲了宝贵的生命,后继的飞行员在“驼峰航线”一路上是看着地面上自己战友已经坠落的飞机金属残片反光向前行。那是何等的英勇无畏啊!据美国官方统计,美国空军在19424月到19458月的援华空运中,为中国空运各类战争物资65万吨。美国空军在“驼峰航线”上共有超过500架飞机坠毁(包括C-46C-47),468个美国和46个中国机组牺牲,共计超过1,500人。(统计资料来自维基百科)

目前,镌刻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纪念碑群上的英烈们共有3306名,其中中国的航空烈士882名,美国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2186名,前苏联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236名,还有韩国的航空烈士2名。看着这些烈士的名单(特别是美国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牺牲在中国的航空烈士多达2186名!远远超过中国自己的航空烈士人数!),让我十分惊讶愕然陷入沉思:即便在今天,能够从事飞行的应该都是杰出优秀的青年俊杰,更不要说在80年前了。80年前,2186名最最杰出优秀的美国青年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留在这些纪念碑上的名字。这是什么精神!?这应该是国际主义精神!这应该是超越民族界限的崇高正义博大之爱!

 

仅凭这一点我深深感觉到当年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支援是不遗余力的,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是怀有深厚感情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全体中国人民对此、对美苏韩航空烈士应该报有深深感激之情……

 

在我的心里,与那些国共两党权力相争,互相残杀,倒在自家兄弟枪口下的人不同,长眠在此的航空英烈以及所有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者牺牲的国军、八路军、新四军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是海峡两岸人民都应该共同缅怀的英烈!战争的硝烟慢慢散去,轻轻翻过历史的一页,这些抗日烈士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历史上遭受过两次破坏,第1次是在日军占领南京期间公墓遭到了严重破坏,祭堂被焚毁,烈士的墓碑被毁坏。第2次是在“文化大革命”10年浩劫中,这座航空烈士公墓又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一群群的“红卫兵”赶到这座埋葬着昔日“国军”的公墓,打、砸、抢、烧……,在这场浩劫过后,这座航空烈士公墓所剩下的只是孤零零的一座石牌坊,连牌坊上蒋介石、何应钦的题字也被铲光。(现在牌坊上蒋介石的题字是别人模仿他的字体山寨版,我就没有拍。)

 

1987年,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经维修整理,恢复了原貌,1995年张爱萍将军题字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落成,2002年这里成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20099月抗日航空纪念馆落成并免费开放。

“飞虎队”指挥陈纳德将军的夫人陈香梅女士为怀念丈夫所作,读来让人动容落泪。

一位烈士家属来看望亲人留下的字条,思念亲人的深情让人动容……

 

49年以后,由于国共两党的政治原因,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国军抗日航空烈士的后代大多没有得到国家应有的抚恤照顾。以姚鉁烈士的家庭为例,姚鉁烈士牺牲后,姚妈妈一个人抚养着两个孩子,49年前靠国民政府发放的微薄抚恤金度日,两个孩子在南京国民政府烈士遗属学校读书,因为国家一直处于战争动荡中,姚妈妈要一个人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重任,非常不容易。49年后,孤儿寡母失去所有经济来源,姚妈妈在街道缝纫组没日没夜地干活,终因长年积劳成疾去世。姚家在文革开始不久就被下放农村,姚鉁烈士的孙女当时才两岁半。历经抗日战争、内战、49年以后的国内各次政治运动……,许多中国家庭都经历了风风雨雨,姚家因其“国军”的政治背景,生活中更是格外多了许多艰难和心酸。姚家在49年以后的生活经历应该是许许多多国军抗日烈士家庭的缩影。值得欣慰的是,现在姚鉁烈士的儿子虽已垂垂暮年,但依旧夫妻健康恩爱,在江苏老家安度晚年,这就足以告慰姚鉁烈士和姚妈妈在天之灵。今天的中国,也在改革开放、和平发展中逐步展现出新的风貌。人们有理由期待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抛弃政治前嫌,在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中携手,共同创造中华民族光辉的未来。

 

很巧,我在抗日航空烈士公墓看望先烈时,正好遇上南师大的同学们,我用相机纪录下同学们瞻仰缅怀先烈、默哀、宣誓的画面。这样的画面让我发自内心的感到欣慰!

 

离开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时我心里很纠结,我非常想将一束花完整地献在姚鉁烈士的墓穴前,可是又担心总是会有些小人把完好的鲜花拿走(这样的事情我以前见到过)。考虑再三,最后我还是将花瓣和花朵扯碎撒在了姚鉁烈士的墓碑上,愿烈士的英灵在花瓣和花朵丛中、在我们永远的思念中安息……。

 

无限深情地缅怀抗日烈士!你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下面这张照片是我以前拍的)


(全文完)






春山如笑 (2014-03-30 06:24:43)

同你一起悼念这些抗日烈士,他们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感谢铁手提供这样多图片,你总是给我们提供正能量,赞一个!

予微 (2014-03-30 06:30:00)

先置顶,慢慢再读。

捷润 (2014-03-30 06:32:06)

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我是北京汇文中学的。好文好照,顶!

木桐白云 (2014-03-30 06:37:07)

为人类有这样的英雄而高兴。

鐡手 (2014-03-30 06:52:00)

隔空先和捷润兄弟握个手!汇文中学是好样的!值得你骄傲!向北京汇文中学致敬!问好捷润兄弟!

鐡手 (2014-03-30 06:54:09)

谢谢春山!我们一起怀念这些中华民族的先烈英雄!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鐡手 (2014-03-30 06:55:58)

感谢予微的热情支持鼓励!问好!  ^_^

鐡手 (2014-03-30 06:57:05)

问好木桐兄!我们一起永远怀念这些中华民族的先烈英雄!

天地一弘 (2014-03-30 14:57:13)

记住这些伟大的烈士!

雨林 (2014-03-30 15:13:07)

南京城真是有许多丰富的内涵!读了《巨流河》那本书以后, 也让我对这个公墓有很深的印象。

谢谢铁手好文章好照片。我还对那个横幅上的“革命”两个字有些感慨,也好奇年轻人念的稿子里说的是什么。

海云 (2014-03-30 15:20:22)

张大飞烈士也在其中。

西山 (2014-03-30 16:20:40)

我也是从《巨流河》这本书知道南京有这么个公墓的。现在经铁手的详细介绍,才知道有这么多国家的先烈为中国献出了生命,非常感谢!

阿朵 (2014-03-30 17:05:07)

我也是从《巨流河》这本书知道南京有这么个公墓的。谢谢铁手这么详细的介绍,让我们了解这么多。

缅怀先烈,真是我们后人应该做的事情。

木易石 (2014-03-30 17:07:07)

和平烈士,民族英魂。

霓芃 (2014-03-30 17:43:38)

一别多年,又见旧日景物,感慨泪奔。敬佩铁手充满正义感的热血柔情,感谢之情,无以言表,先人在天之灵安息!

Amoy (2014-03-31 06:18:09)

好文,好图,好文章!读完眼眶已湿,这样一种对先烈的感怀之情我想是每一位读者的心声!谢谢铁手带我们参观祭怀!

鐡手 (2014-03-31 06:19:57)

谢谢一弘的关注和鼓励支持!尊重历史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中国人民不应该忘记这些先烈。

鐡手 (2014-03-31 06:36:25)

南京没有多少自然景观,但确实还存有些明朝和民国的人文景观,都应该很好的保护起来,这些人文景观要我说一块砖都不能动,看看人家欧美国家保护的多好,相比较而言,中国大陆做的实在是太差了。一言难尽……

 

雨林的感觉很敏锐,“革命”二字用在这个场合是不合适,要理解国内还有很多人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不清楚。毕竟大陆的主要舆论工具一直被官方掌握,洗脑的作用还是有的,期待人们的思想发生改变需要时日。感谢互联网,新的科技革命让专制、封锁越来越难,窗口一旦打开,再想堵上就不那么容易。我相信最终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也要看到中国大陆的政治面貌已经发生细微变化,人们有理由对此抱有更多的期待、希望。觉醒有先有后,急不得的。自我检讨一番,好在我的这篇文章中只有民族英雄,没有革命一词,呵呵……

鐡手 (2014-03-31 06:44:10)

张大飞烈士是海云的亲属吗?如果是,我以后清明可以代为看望张大飞烈士。我百度了一下,张大飞烈士的弟弟现在是离休干部、北京航空联谊会秘书长张大翔。修建“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时,在他的倡议下,张大飞烈士的亲属捐了10500元。

鐡手 (2014-03-31 06:51:14)

感谢西山的关注和鼓励支持!49年以后,这个公墓因为有国军的政治背景因而不为大多数人知道,政府层面就更谈不上宣传和祭奠了。文革中被毁更是没有天理到登峰造极。好在近些年国家开始慢慢修正以前所犯的错误,这给人带来希望。每年的清明前后,会有政府及侨联等民间组织到抗日航空烈士墓来进行祭奠活动。今年我去的时候,看见几位花商正在那里扎花蓝,询问后知道4月4日要在这里举行一个比较大型的祭奠活动。国家和百姓都不应该忘记这些先烈,看到政府近年来所做的事情以及国家发生的细微变化,多少让人有些宽慰。

鐡手 (2014-03-31 07:05:06)

谢谢阿朵的关注和鼓励支持!

 

过去大陆政府因为政治原因不会宣传这些,说到抗日我们只知道“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地道战”、“地雷战”,更多的历史事实都被人有意遮掩起来。

 

崔永元是很有骨气的媒体人,他自筹资金拍了系列纪录片《我的抗战》(片子中采访了大量还健在但已经年事已高的当年参加抗战的国军老战士,真实还原了抗日战争的历史),因其片子的内容涉及到国军是抗战主力这类敏感内容,CCTV和大陆的所有电视台都拒绝播放。我写这篇文章,也是出于尊重历史的考量,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关注这些抗日烈士,了解关注抗战历史真相。

 

让我们一起怀念这些抗日先烈,民族英雄!

鐡手 (2014-03-31 07:06:07)

谢谢木易石的关注和支持!我们一起怀念这些民族英雄……

鐡手 (2014-03-31 07:28:33)

问好霓芃!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应该看到大陆政府正在慢慢修正以前所犯的错误,所做的努力已属不易,但让人心慰。人们不会也不应该忘记历史、遮掩历史,尽管有些人还不是那么太情愿,毕竟小草已经发出嫩芽,期待春天早日到来。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愿抗日航空烈士们在我们的深切怀念中安息……

鐡手 (2014-03-31 07:32:57)

谢谢Amoy的关注和鼓励支持!我们一起怀念抗日先烈们!握手!

雨林 (2014-03-31 11:08:22)

铁手兄好。通过这两年在文轩的交流, 知道你有开放的头脑和宽容的心思, 所以才任性地写了那两句评论。你的回复让我再次感动。 我在一篇文章中写过这样一段:“当然我也会想到,时过境迁,在我们现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社会环境,对前辈们任何的不加上历史眼光的评头论足都不免流于肤浅和不知天高地厚。如果回到《青春之歌“》那小说的背景里,也许我也会选择卢嘉川,林道静的道路而不是余永泽的书斋吧”。录在这里 以弥补前面评论中有唐突和浅薄的地方。

顺便先回应一下你给海云的提问:台湾学者齐邦媛女士有一本传记巨著《巨流河》,张大飞先生是里面的人物。前段时间厦门的Amoy 和我在文轩有一个读书笔记。 关于大飞烈士和邦媛的故事, 阿朵的文章写的最详细具体。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13477。 我的一篇书评中 有邦媛女士在这个公墓前的一张照片。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12830

 

 

 

 

 

 

 

 

 

海云 (2014-03-31 16:29:08)

啊。不是,我是在《巨流河》里认识的他。一本圣经,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让我对他记忆深刻。

Amoy (2014-04-01 04:18:38)

握手!有机会一定要去南京参观祭拜,因为文轩和大家对很多事情都有了更多的感悟和交流,南京城现在也成为我心中必去的一站,到时一定要邀请铁手兄做向导,好好看看朱自清笔下的玄武湖,感受下“明净荒寒”!

鐡手 (2014-04-01 06:56:17)

雨林你好!你的评论,我绝没有一点点觉得唐突浅薄的想法,真的。不瞒你说,我面对横幅时心里的想法和你一样。如果是我来做那条横幅,肯定会将“革命”两字换成“民族”。你所说的历史局限性我也赞同,我还觉得后人应该从前人的历史局限性看清后人自己应该走的道路而不再是一代又一代的局限下去。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巨流河》是本好书,我先做个标记,等稍稍有空些,也静下心来读一读。你留的两个网址我都去拜读了,也留了言(非常喜欢你和Amoy在文轩开的先河,读书交流的文风会让好书影响到更多的人)。下次我再去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墓时一定抚摸一下张大飞的名字,献上鲜花,以表我对烈士的崇敬和怀念。

鐡手 (2014-04-01 07:01:18)

我明白了!前面雨林也向我介绍了。《巨流河》是本好书,我觉得自己应该挤些空出来静下心读读这本书。下次我再去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墓,定会抚摸抚摸张大飞烈士的名字,献上一束鲜花,以表我对烈士的崇敬和怀念。

鐡手 (2014-04-01 07:09:57)

欢迎Amoy有机会到南京来,到时候我一定陪你在南京走走看看这个六朝古都,去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墓看望张大飞烈士。

 

文轩是座精神家园,在这里相识,听你和雨林交流读书心得,这是非常非常宝贵的缘分,给彼此带来许多温馨,无形中就觉得精神上彼此靠近了许多。问好Amoy!

Amoy (2014-04-01 10:18:30)

同感!你的这篇文章还有你拍的许多图片都让我们分享到你特有的气质和风采。期待我们南京一聚!

鐡手 (2014-04-01 12:21:50)

嗯!期待神聊它个天南地北、海阔天空……    呵呵!

玉山峰 (2014-04-02 05:47:02)

小時候看過高志航事蹟的連載小說,驚天動地,謝分享.月底將参訪南京,期待!

鐡手 (2014-04-03 15:53:38)

已收到玉兄的悄悄话,期待南京握手!  ^_^

雨林 (2014-04-05 14:05:36)

真高兴你们可以见面。Amoy 是文轩大美人之一,铁手兄也记得帮她拍一张传神的好照片吧。

雨林 (2014-04-05 14:07:33)

玉山峰先生在我们亚特兰华人中德高望重。 期待听到你们两人见面的思想交流。

鐡手 (2014-04-10 14:17:41)

雨林有令,铁手遵命!    ^_^

鐡手 (2014-04-10 14:33:25)

玉山峰将回国参加2014年4月25-26日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第七届“中国留学人员南京国际交流与合作大会“,到时候请他多介绍些美中教育基金会助学经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