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哭树,我的哭。

 

不少文人喜欢花木。欧阳修喜牡丹,周敦颐喜欢莲花,苏格兰诗人彭斯 喜欢红玫瑰。更有季羡林辛辛苦苦地种下洪湖的几颗莲子,又痴情地每天去看其生长情况。他在《清塘荷韵》中有:这样一来,我每天就多了一件工作:到池塘边上去看上几次。心里总是希望,忽然有一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翠绿的莲叶长出水面。

我喜欢日本的垂泪红枫(JAPANESE WEEPING MAPLE) 。去过日本的人可能会注意到日本有不少植物非常漂亮,垂泪红枫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仔细看它的叶子,会发现他们其实象一串串的泪珠。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泪自然是女儿的啦,而且一定是美女的。从第一次看见它,我就喜欢上它了。国内一些城市,包括北京,种了日本枫树,但基本不是垂泪红枫。垂泪红枫在几年前还很贵,小小一棵(1米左右)就要上百美元。

买了一棵小小的种在大大的花盆里。象季羡林老先生一样,我也是每天去看它。它每发一个新枝芽,我都兴奋不已。不象老人家那样沉得住气,我是猛浇水,猛上肥。那树突然变得要不行了。我心理那叫难过呀,眼睛没有流泪,心里却在哭泣,自己差点儿成了垂泪的傻二

从此我便特别注意浇水的水量,还常常站在它前面用心同它说话。“我可是真的很在意你啊,你一定要长得好好的,定不负我一片心意。”

然而垂泪红枫是坚强的,它又精神起来,它又成长起来,它的美丽又展现起来。我哪,每天又象老先生那样去看它,为它祈福。






何音 (2014-01-05 05:51:02)

树很漂亮,垂泪红枫我也记了,的确很媚,想办法的弄一颗!

捷润 (2014-01-05 06:05:23)

现在便宜多了,因为嫁接技术成熟了,一般下面部分不是真正的垂泪红枫。不过没关系,上面是就好。不要养不好自己垂泪啊。

何音 (2014-01-05 06:13:27)

我从图片上看,这树特孤独,是不是需要占地面积很大的?

朴康平 (2014-01-05 06:26:28)

彩色,提神!

捷润 (2014-01-05 06:34:17)

树不大,最终也长不很大。长得很慢。

捷润 (2014-01-05 06:35:56)

深秋时最好看

Amoy (2014-01-05 07:04:43)

我怎么感觉此文读来意犹未尽,后面怎么就急刹车结束了?罚你重写,续上一大段,让大家看个精彩!

垂泪红枫,我记住了,下次去日本一定好好欣赏。因为在一般人眼里,日本的樱花就看不够的。

予微 (2014-01-05 07:34:05)

还债的护树使者?

anna (2014-01-05 08:32:00)

有张叶子的特写就好了,看看到底怎么像眼泪。

雨林 (2014-01-05 15:09:47)

我们家也有这样一棵树。 可惜我没有注意过叶子的细节 (现在是冬天,叶子掉光了)。今年要细细地端详。

(Jerry,顺便回你以前的问话, 我在亚特兰大的确有幸认识一些清华的才子才女们。其中的几位好像曾经都担任过乔州清华校友会的主席)。

玮仁 (2014-01-05 15:11:28)

很有特色的树,真是好用心呐。

海云 (2014-01-05 16:03:40)

我在Palo alto的家门口也有这么一棵树,后来做院子砍巨树,连累了那棵小枫树,眼看着它一点点枯萎了。

捷润 (2014-01-05 16:52:37)

这可是一级谋杀。我们没有看见,所以不会报警。

捷润 (2014-01-05 16:55:07)

看见前面一个美女,所以急刹车,不然就撞到了。有空一定加写。

捷润 (2014-01-05 16:57:40)

可怜,没有当上护花使者。予微聪明。

捷润 (2014-01-05 16:59:01)

贴了一张,不知是否还可以。红泪横流。

捷润 (2014-01-05 17:04:09)

好好养。X明全,Frank两位不知道你是否认识。

捷润 (2014-01-05 17:06:31)

大丈夫养不起马,只好养树。

anna (2014-01-05 17:19:26)

是像眼泪!蕾丝般的美丽!

海云 (2014-01-05 17:25:00)

是啊,罪过罪过,所以难过到今天。砍巨树是没有办法,树已经碰到房子了,申请了好几年,政府察看又查看,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想保留那个红杉树,可最后还是只得砍了,砍一棵树前前后后花了近一万块美金呢。钱还是小事,这心可是累坏了,又心疼又累心。

刘瑛依旧 (2014-01-05 18:18:16)

一看到“哭”字,就赶紧过来围观。想看看男儿有泪是怎么弹的.......

深秋红叶 (2014-01-05 19:24:04)

我也很喜欢这个品种的红枫,色彩斑斓,形象透着温柔,加上叶子上的泪珠,那就更给人一份哀怨的凄美了:-)可惜,我还没近距离观察过这种枫树,还不知道会流泪呢,学习了!

春山如笑 (2014-01-05 19:35:53)

"I used to have money, now I have horses." 这种小枫树的确很漂亮,我以前叫它们 “垂枫” ,呵呵,学了个新词。

捷润 (2014-01-05 21:42:04)

真的?真是你的SIGN?我的姑奶奶,赶快上马的照片啊!今年是马年,大讲你的马吧。

捷润 (2014-01-05 21:45:36)

泪洗吾心,没出息。

捷润 (2014-01-05 21:48:11)

从12岁到现在,没有正经流过眼泪。泪腺萎缩了。

捷润 (2014-01-05 21:52:53)

千万别说学习了,你要说我就说向你学习。我泪腺萎缩,故意找这树来练习哭。Smile

捷润 (2014-01-05 22:21:05)

上帝知道你是好人,免罪啦。笔耕播下的种子会长出更大的文学树。

红叶 (2014-01-05 22:44:18)

看见这标题,还以为有一种新品种的树叫“哭树”,很好奇打开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树,结果又上了标题党的当。

春山如笑 (2014-01-05 23:11:16)

开玩笑的,美国人常说“我以前有钱,现在只有马。” 就是你说的,养不起马。

捷润 (2014-01-06 00:37:03)

这树叫Weeping Maple。 我叫它哭树不算太离谱。不过有时上当的感觉特别好,反而明白时的感觉极差。

天地一弘 (2014-01-06 00:51:47)

垂泪红枫,我觉得流得一定是幸福的眼泪,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过,女儿身的我也不善于流眼泪,常常被人嬉笑为男儿。

捷润 (2014-01-06 00:58:43)

看来一弘同撒切尔夫人有一拼。

捷润 (2014-01-06 05:46:30)

过去马不值钱,有些ranch owners就插一块牌子“我以前有钱,现在只有马。” 我有一两个同事在俄勒冈有ranches养马。还有一个在宾夕法尼亚养牛。我以为你真有马哪。以后会有的。

红叶 (2014-01-06 21:54:58)

确实如此,所以古人说“难得糊涂”嘛。

冬青树 (2014-01-08 02:56:29)

风姿绰约,美!

捷润 (2014-01-08 04:06:27)

白色苦瓜也很美。

温连军 (2014-03-07 12:46:05)

没有机会看的在这里看到了。

捷润 (2014-03-30 06:49:20)

加州的一些Nurseries有卖,Costco偶尔有。其他州我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