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杀鸡”拔毛 (一) - 农妇泰瑞,农夫威利

西山好吃

 

好吃的我有次和我的农妇朋友泰瑞说到在美国吃不到鲜美的活鸡,问她知不知道哪儿有人家卖。泰瑞一时也不知道,但是记在了心里。


这年夏末,泰瑞说她家下蛋的鸡老了,秋天时要买年青的母鸡来替换,问我想不想买。我犹豫了一下,老实说想买,但是不会杀。泰瑞也犹豫了一下,她也不会杀,但是想想说如果我们能去帮着拔毛,她认为她的先生威利应该能杀鸡。我一想,杀鸡不行,拔毛却可以。虽然,拔毛和杀鸡一样,自己都真没干过,从小看爸妈辛苦而已,但比起血淋淋的杀鸡来说,要好多了。当下说定。


秋天时,到了要杀鸡拔毛的日子了,恰好我爸爸妈妈来探亲,就留下他们在家看儿子,告诉他们晚饭可以吃到活鸡了,兴奋地和先生及另一个同样好吃的朋友高高兴兴地开车进了山。


达泰瑞家时,也就下午一点多钟,秋阳高照,山上的空气里透着懒洋洋的暖意,迎面就看到泰瑞家屋外横拉一根绳,上边赫然倒挂着5只已杀好的大母鸡,显然威利完成了他的任务,下面要看我们的了。


泰瑞一边招呼着我们,一边照看着院子里一个巨大的烧着热水的桶。我看看水已经快要烧开了,马上就可以烫鸡拔毛了。说话间,泰瑞从房里拎出一个实验室用的温度计,量量水温,又急急忙忙回去。我当时想,在美国杀个鸡也这么正式啊!就这么一走神间,泰瑞已经利索地出来,哗啦一大盆冷水倒进了快开的热水桶!我想制止都来不及了。还没张嘴说不对,泰瑞又拎着那个温度计出来了,再次量了一下水温,满意地点点头,说水温正好啦。于是,绳上的鸡一只只地下了温水桶。


我们艰苦的拔毛开始了。


鸡,又大,在温吞吞的水里浸着,这毛拔的可是费老劲了。威利完成了最重要的宰杀,心安理得地在房里干他自己的事情,让我们四个在院子里努力。最难的就是翅膀上的大硬毛,感觉上那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等到把五只肥鸡的毛拔干净了,太阳已横在了山的西边,眼看着周围的景物朦胧起来。


见这鸡太大,想都没想就问威利能不能给切一下,省得我回家去剁了。威利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应下,拎着鸡回屋了。哪知我又高估了美国的农民


威利在房里切鸡的功夫,我就站在院子里和泰瑞聊天。聊了一会儿却不见威利出来,天已是快黑了,我有些着急,下山的路我们不熟,不太好走。赶忙进屋去看威利的进展,却见文质彬彬的威利面对着放在案板上已经切了一两刀的鸡,一手拿着把尖利的刀,一手举着一本书,看一眼书,拿刀在鸡身上比划一下,大约是确定下刀的部位。走近仔细一看,威利举着的书上画着鸡的解剖图,真真是在照本切鸡!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还好及时打住,没让威利难堪。我忙说,这样就行了。威利认认真真地说他可以再切小块些,不会太多时间了。


等到我们拿着切成大块的鸡下山打道回府,已是六点多钟,天早已漆黑,晚饭吃鸡的计划是泡汤了,精疲力尽的我们也早把各种吃鸡计划扔到了脑后,随便爸爸妈妈怎么做都行啦。


炖鸡的香味里给爸妈讲了我们杀鸡拔毛的经历,爸爸妈妈是哈哈大笑,异口同声地说:早知道,我们去,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爸爸很专业地指出,除了拔毛不能用温水外,鸡要一杀好就丢进热水里,象威利老早杀好等我们去,鸡毛就更难拔了。


和泰瑞、威利做了多年的朋友,这是唯一的一次在一起杀鸡拔毛。从那以后,泰瑞没再提过,我也再没打听过买活鸡。

一次,都够了。

 
 
写于2009年





木桐白云 (2013-10-23 03:28:10)

好事一回头,呵呵。

司马冰 (2013-10-23 03:53:07)

在美国吃活鸡不易呀,看来去美国得准备十八“武艺”,包括杀鸡,不然很难满足这个中国胃。

予微 (2013-10-23 04:53:07)

哈哈哈,西山,真有你的!笑坏了。(好像在世界日报看过这一段?)

欢迎你和冰姐来我们洛杉矶,这里有活杀的拔了毛开了膛的鸡卖,华人品种的“黄毛鸡,走地鸡,维康鸡”卖,嫩,不肥,有鸡味。

余國英 (2013-10-23 10:35:26)

太寫實了!

阿朵 (2013-10-23 15:59:08)

西山写的活灵活现:-)

若敏 (2013-10-23 23:51:08)

谢谢分享!

西山 (2013-10-29 02:11:28)

还有再回头呢!得空再发第二次“杀鸡拔毛”的旧文。

西山 (2013-10-29 02:12:25)

到现在也没杀过鸡!唉,对不住自己这个胃啊。

西山 (2013-10-29 02:14:24)

据我所知,没有在《世界日报》发过。

哎呀,看来为了吃活鸡也得再去趟洛杉矶啊!

啥叫“维康鸡”?

西山 (2013-10-29 02:14:52)

谢谢您的留言!

西山 (2013-10-29 02:15:27)

嘿嘿,因为印象太深刻了!

西山 (2013-10-29 02:16:03)

不谢,不谢,就是一好吃之人呗。

予微 (2013-10-29 02:51:01)

维康鸡是一个新培育的本地品种,圈养,鸡油脂少,比较健美,有鸡的味道。

我们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开水浸鸡,嫩滑爽口,原汁原味。

那么我在那个梦里“看”到你们杀鸡拔毛了?

余國英 (2013-10-29 09:34:16)

見過大批殺雞嗎?那才叫專業呢!

西山 (2013-10-29 12:00:45)

没见过哎,您写给我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