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 - 何鱼儿

童年的小伙伴很多,何鱼儿是很特别的一个,因为我从来没和她玩过。

 

但是,何鱼儿就像一条安静的小鱼,总是在我记忆的池塘里有属于她的一方水域。

 

六岁的时候,在我刚被送去上小学时,家里出了大事儿。

 

身材娇小的妈妈站到桌子上去給弟弟取很高的壁橱里的玩具时,失足摔了下来。那天,家里只有妈妈和弟弟。所幸的是,那时我们已经搬去和另一家老师合住一套公寓,那家的叔叔在家。

 

妈妈摔下来的时候,一定很突然,她都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就摔到了地上晕过去了,没有人看到过程。才刚四岁的弟弟和邻家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从这个屋跑到那个屋,看到妈妈在地上,然后天真地对邻家的叔叔说:“我妈妈在地上睡着了。”

 

妈妈因此得救。

 

我至今记得大人们急匆匆地把妈妈送到曲阜师范学校的医院;记得有人说“血压量不到了…"; 记得送妈妈走的小轿车在土路上绝尘而去。那小轿车上挂着严严实实的纱帘,我看不到里边的妈妈。

 

我不记得是谁领着我回的家,但是有人告诉我妈妈是被送到解放军医院去抢救了,爸爸也跟着去了。

 

妈妈还在被抢救,祸不单行,我的小弟弟又被邻家的小女孩传染上甲型肝炎,也被送进医院,住了隔离间。爸爸骑车在两个医院间奔波,我就被安排进了离家很近的托儿所,全托。

 

我对那段被全托的日子,有四个印象深刻的记忆。

 

第一个是刚上学的我,由托儿所的老师陪着写作业,第一天就写到夜里11点!老师坐一边打着哈欠,我则写得手指都疼了。作业是“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一个字写田字格本一整篇,这几个字要写十页。几天后,“文革”中的家长几乎造了小学老师的反,我们这些刚入学的小学生因此得了“解放”。

 

另一个是周末的晚上,所有的小朋友都被爸妈接回家了,就我一个人住在托儿所空空的房间里。有几个值班的老师在打牌,其中一个我认得,是爸爸系里一个老师的爱人,我知道她很凶,但是我自己用小盆洗漱完了,不知道水往哪儿倒。在这个老师身边站好,我端着盆,小心地问她,还是被她雌答了一通。

 

再一个是在托儿所住了一、两个星期后,有天黄昏的时候,我从托儿所外边的公共厕所出来,夕阳的余辉里一下子看到推着自行车,风尘仆仆赶到托儿所看我的爸爸,所有的委屈一下子爆发,我抱着爸爸的腿放声大哭,不肯让他离开。

 

最后的印象就是何鱼儿。

 

她应该是比我小两岁,爸妈是外语系的老师,和我爸妈并不熟。但是,在听说了我因为家里的遭遇而必须周末也留在托儿所后,何鱼儿的爸妈决定周末不接她回家了,只是来看看她,陪她玩一会儿。他们走后,就是小小的何鱼儿陪我的时光。

 

于是,安静的周末的夜晚,托儿所空空的大房间里睡着两个小女孩,我和何鱼儿。






木桐白云 (2013-10-23 03:32:16)

这个感情不一般。

司马冰 (2013-10-23 04:32:44)

何鱼儿的父母这样好心,为解一个小女孩的孤独而不接走盼望回家的女儿,而且是不熟悉的人家的小女孩,一般人做不到。

予微 (2013-10-23 04:58:10)

喜欢这一句:

何鱼儿就像一条安静的小鱼,总是在我记忆的池塘里有属于她的一方水域。

抱抱西山,你妈妈和弟弟很快好了吗?你多久才能回家呀?

若敏 (2013-10-23 23:23:57)

何鱼儿的爸妈真是很善良的人!

雨林 (2013-10-24 00:52:07)

请呵护,我们的童年。

西山 (2013-10-27 03:22:47)

所以心里有个特别的地方,給何鱼儿。

西山 (2013-10-27 03:23:52)

我和我的家人因此,很福气。

西山 (2013-10-27 03:25:55)

谢谢予微关心,我妈妈被救过来后,很长时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后来去上海才彻底治好的。我弟弟倒是很快就出院了。

我记不住在托儿所住了多久,应该有一个多月。

西山 (2013-10-27 03:26:55)

非常!不同凡响,但遗憾的是听爸妈说后来,何鱼儿的父母离婚了。:-(

西山 (2013-10-27 03:27:53)

留在记忆里的童年,会陪伴我们一生。

岩子 (2013-11-26 21:55:37)

我的一位中学语文老师是曲阜师范学校毕业出来的。

西山 (2013-11-27 18:53:56)

世界真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