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的血

 紫色的血(2013101日晨)

                         抱峰

                      

                      一口大缸

蒙在地窖里,

盛着我的血。

这血,

很咸很稠,

是紫色的。

不知过了多少年,

冒泡了,

奔突了,

仔细听,

似在叫喊:

我要出去!

 

附作协自我简介

 我一头扎进文学深水区拼命扑腾,坚持八个寒暑鼓捣出长篇小说《雪落轩辕台》。其间,读十九世纪俄法英古典名著,树立赶超标杆;思中国古典长篇,弥补人物性格单一缺憾;学其它艺术门类,为我所用;批一统“美学”,破茧新生;不时整理偶得,撰写拙文。

自认感悟和感情如同紫血喷涌,不独特不是艺术。信誓旦旦在心底叫喊:要与喜马拉雅、比利牛斯比肩!

谁来救救傻狍子!   

  (鄙人刘姓,不折不扣的长城山野草根,当过大学教师和基层干部,写过两部长篇小说练笔。(一发表)此间出版《雪落轩辕台》难度极大,恳请海外热心人帮助,经济利益共享。2013930日。)






岩子 (2013-09-30 23:01:47)

铁血男儿!哦,应该是紫血男儿!

夕林 (2013-10-01 01:30:02)

悲壮、压抑,像锁在牢狱里的灵魂。以我看,老兄还是把他释放出来吧,让它破茧成蝶!!

雨林 (2013-10-01 02:01:01)

现在读小说《突围》,会常常想起抱峰兄的《雪落轩辕台》。

抱峰 (2013-10-02 07:31:09)

没那么豪迈,高大。

谢谢.

问安!

抱峰 (2013-10-02 07:32:10)

也没那么大的心胸。

谢谢,

问安!

抱峰 (2013-10-02 07:33:25)

谢谢雨林。

谢谢大家了。

问安!

黎玉萍 (2014-05-03 05:12:59)

紫血,还有声音的,一定会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