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航游760天(41)漫漫朝圣路(二)暴风雨的考验

 同道者离开波多黎哥后就没有补充过给养,淡水和食物存储量都很低了。我们决定先去艾克修马(Exumas最大的乔治城。乔治城是船友们聚集的地方,游艇会里有WiFi,洗衣房,餐馆。附近的小超市里面东西虽然贵,但货物很新鲜齐全。整个城就是做游船生意的,服务设施很方便。同道者在这儿停了五天,彻底地休整了一下。充分利用WiFi上网跟亲朋好友联系,补足了给养,洗好了衣服,水箱油箱都灌满了。2006515日星期一按计划离开乔治城驶向猫儿岛。

猫儿岛在乔治城北面五十多海哩,不巧这天的风向使同道者顶风行驶,虽然船速很快,但船侧倾很不舒服。早晨点出发,到达抛锚水域已经下午四点了。杰罗姆神父的终极杰作,中世纪古堡风格的隐居堡(Hermitage)座落在猫儿岛的峰巅杰罗姆神父的墓穴在山里,“同道者抛锚水域在山脚下。我坐在船上仰头就可以看到那城堡,海水是清亮的碧蓝,周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条船作伴。抛好了锚我开始弄吃的,满心期待第二天去拜访杰罗姆神父。

 

当天晚上风一阵紧似一阵,而且风向变了。到了早晨风向彻底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本来很避风的港湾,现在完全暴露在狂风里。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选择抛锚地形的知识。所谓避风港就是风是从陆地刮向海面,如果陆地有个小山地势高,水面完全在庇护之下成为避风港。相反情况水面暴露在风中,有风就有浪,船会很颠簸。如果船锚脱位,船被吹向陆地就有搁浅的危险。同道者虽然不怕搁浅,但船舵和螺旋桨都在船的后部,一旦搁浅很容易损坏。在暴露水域抛锚是船家的大忌。其他船一个接着一个都离开了怎么办?是去是留?我只需要一个小时上山去看杰罗姆神父一眼,我都等了那么多天了,隐居堡近在咫尺,抬头可见……考虑再三,我们还是决定离开。尽管很沮丧,作为水手不能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船和人的安危永远是第一位的。

 

猫儿岛的最南端有一个游艇会,游艇会旁边有一个很窄的小水道,是个全天候的避风港。水道里有泊系浮球(mooring buoy),我们决定去那里避风。到了那里才发现水道太窄了,同道者如果系在浮球上没有足够的宽度摆三百六十度的圆周,而且浮球之间的距离也太近。老公跟我一商量,既然没有空间转大圈,咱就不让它转。我们捞起了两个浮球,分别系在船头和船尾。老公又乘着小汽艇把船的侧面用绳子系在水林的根枝上,同道者就像一个大蜘蛛,前后左右被固定得牢牢的。

 

夜里暴风雨来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风力达到了三十五节。老公整晚都没敢睡,担心泊系浮球能不能经受狂风的考验,不时上甲板查看。考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总算没有大事。

 

白天下了一天的雨,夜里又刮起了强风,一个风前(front)从猫儿岛经过,这一次风向又变了。这回麻烦大了船的流线型设计是船头迎风的,当风向掉头时,风力很固执地要把船给拧过来。再加上潮汐每六个小时一次,也就是说水道的水流每六个小时就换一次方向(这就是为什么要给船画圆的空间),水流最快时能达到节的速度。当这两股劲扭在一块时同道者有麻烦了。

 

风咆哮着,像狂人的尖叫;雨狂泼着,为风帮凶;夜漆黑着,每一滴雨都好像是墨汁,把整个世界染得除了黑还是黑。慢慢地,同道者狂风和暗流固执的推拉下在水道里横了过来,浮球下的承重陀禁不住风和水的巨大拖力开始慢慢移动。我跟老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把同道者维持在水道中心。那些侧面的固定绳子以及浮球系索像拧麻花一样地绞做一团,根本理不出头绪。有的绳子不受力呈松弛状态,要把他们清理出来重新固定在套索上。我跟老公穿着半截雨衣打着手电整夜地跟这些绳子胡搅蛮缠,用绞轮(winch)绞不同的绳索跟风较劲。我们手忙脚乱时最高兴的是蚊子,看我们腾不出手去拍它们,一窝蜂地涌上来吃个够,这回也不管是中餐还是法餐,通通吃个痛快。我们也顾不上跟它们纠缠,尽管我们拼死抵抗,同道者还是一点点向岸边靠拢过去。也许我们打开了一个不应该打开的绳索,我们真的是太累了……

 

白天,风骤然停了,美丽的猫儿岛恢复了往日的纯净就像一个撒野的孩子哭闹了整夜后乖乖地睡着了。精疲力尽的我们看着这片狼藉:同道者侧倚在河床上搁了浅;两个浮球还在,但距离更近了,满甲板的绳子剪不断理还乱..老公担心同道者的水下部分被损害,潜水去勘察灾情,还好同道者是侧面搁浅,舵和螺旋桨都完好无损。那个移了位的浮球的承重陀原来就是一个船的马达,怪不得它移了位呢,份量不够重啊。几个小时后水涨潮,同道者又浮了起来……

 

三个日日夜夜跟暴风雨搏斗,我们学到了很多宝贵经验。首先这种蜘蛛式的固定方式根本不可取,水面宽度不够就不能进入。我们应该在河口抛锚,这样有足够的水面摆整个圆周,然后马达彻夜地开着,给一点小小的动力向前,以减小对锚的张力,这叫值班守锚(anchor watch)。航海是个实践派的活动,无论看了多少航海书都不可能成为好水手。水手的经验都是从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实践中得来的。

 

同道者缓过劲来后,我们去游艇会签到,同时对浮球移位做了说明。然后租了辆车参观猫儿岛,正式拜见杰罗姆神父。(待续)

 

2013年8月9日于悉尼。
 
抛锚水域,山顶是杰罗姆神父的隐居堡
 
很窄的水道
 
杰罗姆神父设计的教堂
 
杰罗姆神父设计的教堂





木桐白云 (2013-08-09 09:34:04)

这一章很是惊心动魄呀,特别是夜里两个人绞绳抗风雨,但你写的舒缓。

梅子 (2013-08-09 11:28:12)

危险无处不在。

经验之谈有时并不轻松,呵呵。

在这个岛上,中餐法餐都新鲜。。。

林静 (2013-08-09 11:37:28)

呵呵,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有些专业词不解释清楚很难想象什么意思,要解释太细了又会很乏味。总之这一晚有战台风的味道。

林静 (2013-08-09 11:39:46)

呵呵,我两条腿都被咬肿了。这条小水道蚊子多是出了名的,因为水道旁边都是水林,特招蚊子。

木桐白云 (2013-08-09 11:56:32)

可以描述当时的场景与感受呀,这样就生动了,呵呵。

林静 (2013-08-09 12:04:41)

好吧,我试着加一段。

林静 (2013-08-09 13:40:41)

把那段稍微改了改,希望能更清楚点。

木桐白云 (2013-08-09 14:02:40)

这就形成本篇的一个高潮,很给力啊!

朴康平 (2013-08-09 15:16:01)

有这蓝天蓝水保养着神经,是不是再惊险的风浪都不在话下了?

外星孤儿 (2013-08-09 15:51:43)

请问蚊子是喜欢中餐还是喜欢法餐,可别跟人似的,哪里的人都喜欢中餐,开个玩笑。这战台风太惊险了,是技术、毅力、智慧和体能的考验,佩服加佩服。

喜欢神父设计的教堂,沉稳、大气,还有现代感。

暗香 (2013-08-09 15:54:28)

好奇地问一下:有风又有雨,怎么还会有蚊子呢?

天婴 (2013-08-09 21:50:53)

看过ABC介绍杰罗姆神父的纪录片,一直向往去他的隐修地朝圣。谢谢你分享,等待下文。。。

春山如笑 (2013-08-10 00:21:53)

你们夫妻的勇敢真的令人敬佩,这次760 天的大西洋航游恐怕是你们今生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美好日子。

林静 (2013-08-09 22:49:25)

是啊,经过了大风大浪,更能享受蓝天蓝水。

林静 (2013-08-09 22:51:02)

呵呵,个把蚊子肯定喜欢中餐,那晚蚊子太多了,也尝了尝法餐。。。

林静 (2013-08-09 22:53:21)

大概是蚊子太多了,有个把刮过来就够喝一壶的,那里是蚊子的天国啊。

林静 (2013-08-09 22:56:08)

杰罗姆神父真的很了不起,能够放弃舒适的物质享受和优越的家庭环境,一般人做不到。

林静 (2013-08-09 22:57:25)

呵呵,逼到那份儿上了不勇敢也勇敢了。

阿朵 (2013-08-10 00:42:03)

这好像是我看到的最惊险的一集。前边那些看你好山好水好景的玩,让人羡慕,这一集就体验出不是人人都等玩得转的了。

安琪 (2013-08-11 16:19:31)

实在太惊险了!!人在这时候的应急反应挺重要的哈!不敢设想如果什么部件损坏了,你们是不是只能搭别人的船出去求援?这小岛修船的可能没有那么专业。。。你和你老公太厉害了,想象三个晚上和暴风雨,绳子纠缠在一起,真不是普通人所为!敬佩!

林静 (2013-08-13 03:05:14)

对船来说在开阔的海上实际上比靠近陆地安全。触礁,撞船,搁浅都是在海边。有经验的水手一看暴风雨要来了把船开出去,等风暴过去再回来。巴哈马小岛太多,不适用这种策略。

林静 (2013-08-13 03:06:50)

猫儿岛有个小机场,我过两集会写。

予微 (2013-08-16 06:48:51)

补课来了!慢慢读明白了,风与船的关系,下锚的原理。读着那惊心动魄的战台风之夜,想象着那堆纠缠不清的缆绳,更佩服航海人的智力和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