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 - 妈妈捉鼠记

 

 

妈妈画的猫咪

 

记忆中,我小的时候,家里一共来过两次老鼠。

 

一次是我们在爸妈工作的大学和学生一起住“筒子”楼时。在冬天放东西不住人的大北屋,妈妈收拾东西,意外地发现爸爸的大冰鞋里让老鼠一家做了窝!妈妈发现时,老鼠们可能都出去串门了,不在家。妈妈招呼我和弟弟来看。

 

对童年除了很小的时候在曲阜短暂地养过兔子、养过蚕的我们,听说老鼠也把我们家当家是个很新鲜、有趣儿的事儿,我和弟弟飞奔过去,挤在妈妈旁边,看妈妈仔细地从爸爸的冰鞋里掏出破布、棉絮…… 我和弟弟很有些兴奋地问:“这是它们的床单吗?这是它们的棉被吗?”妈妈一边回答我们的问题,一边继续掏,再掏,居然掏出很多的花生米!妈妈皱着眉头,很可惜那个年月挺珍贵的花生,我和弟弟却觉得老鼠真是太聪明啦!把个鞋子里的小家弄得舒舒服服、有吃有喝的。

 

老鼠一家被我们端了窝,从此也就再没回来。

 

家里再有老鼠光顾,我们已经在北京,有了自家的一套公寓。

 

这回,不是住家的老鼠,是只流浪鼠,爬楼翻墙地跑到了我家,晚上“吱吱”地上窜下跳,闹得特别爱干净、讲卫生的我妈妈非常地不安。

 

妈妈决定借猫捉鼠。

 

妈妈借猫的决定很不容易啊!

 

妈妈是个“爱”猫之人,很喜欢猫。家里的挂历、枕套、我小时候的玩具、衣服,很多都是可爱的猫咪、乖乖的猫咪、甚至张牙舞爪的猫咪。后来,妈妈上老年大学学画,猫咪画得也是活灵活现的呢。

我小时候穿过的猫咪背心

 

只是,只是,妈妈的“爱”猫,属于叶公好龙那种。

 

真的猫来了,妈妈就紧张了。要是猫咪再向她那儿靠靠、蹭蹭,亲热一下,妈妈就离魂飞魄散不大远了。

 

所以,妈妈当时借猫的决定,在我们看来,真是有些壮士断腕的气魄呢!

 

借来邻居的第一只猫,很肥很大,挺漂亮的。猫是主人抱着来的,到我家后,这只肥大的猫在我们的围观下竟然给吓着了,哆嗦着怎么也不肯从主人的怀里下地。主人爱抚地和它说着好话,哄着想把它放下,无奈这猫死死抓着主人的衣服,就是不下来!

 

最后,猫主人很有些尴尬地说:“我家这宝贝没出过门,也没抓过老鼠,认生、认生。”妈妈也只好客气地谢了邻居,送猫、送客出门。

 

借来的第二只猫,也是主人抱来的。来了之后,和第一只猫的作为那是天壤之别。

 

这只黄色的猫,个头也大,不肥,壮实,大眼睛炯炯有神,来了就一下子从主人怀里跳到我家地上,旁若无人地开始在各个房间阔步巡视起来。

 

不用说什么,就是这只猫啦。

 

猫主人走后,妈妈很有些兴奋地跟着这只大黄猫在家里各处走动、勘察,殷殷的希望那是毫无疑问地都写在妈妈的脸上。大黄猫却从不跑来找我们亲热,好像本来它就是这家里的一员,出去走了趟亲戚刚回来似的对我们待答不理。偶尔,斜着它的大猫眼瞄我们一下,对我们的殷勤很有些不耐烦的意思。

 

这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大黄猫依然是对我们不理不睬,自己在我们家里四处蹓跶。或是跳到书桌上趴着,伸伸懒腰,打个哈欠什么的。很快,我和弟弟对这个和我们一点儿也不亲热,好像也没有卖力捉鼠的猫没了兴趣。妈妈很有耐心,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我们家借来的这个“祖宗”。

 

下午了,还没听到这个大黄猫有什么动静。

 

问妈妈,妈妈说动物多半都是夜里才活跃,可能今天晚上大黄猫就会积极捉鼠了。头天晚上刚来我们家,还没适应呢。

 

傍晚时分,弟弟出去玩了,我在家很有些百无聊赖地翻书看。突然,听到妈妈在她的卧室里大喊大叫:“快来,快来,老鼠在这儿,老鼠在这儿!”我很有些狐疑地跑过去,不知妈妈这是叫我呢,还是叫大黄猫?

 

不明白大黄猫是怎么听懂我妈妈的话的,而且知道是叫它,反正我跑到的时候,大黄猫也到了,而且嗖地一下子窜到了我前面。

 

好家伙,这一人、猫、鼠的场面,让我从此记了一辈子!

 

我跑到妈妈的卧室,看见妈妈人站在床边,激动得满脸通红,哆嗦着的手指着大敞开的壁橱门;从我身后赶到前边的大黄猫冲着壁橱,弓起背,浑身的毛乍起,身体比平时大出了好多,眼冒凶光,杀气腾腾,嘴里还发出骇人的“呼呼”声;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和大黄猫凶恶的眼光,我看到壁橱的箱子上站着一个很小很小的老鼠,在人和猫的注视下,瑟瑟发抖,好像要把它本来就小的身体缩了再缩,最好能缩到看不见才能逃此大劫。

 

我这心里一软,正要同情小老鼠,恳请妈妈放它一条生路,大黄猫早就在这一瞬间跃起,直奔小老鼠去了。

 

小老鼠仓惶而逃,那哆嗦着的小腿能跑多远?!大黄猫两步就擒鼠到爪,抓住了,按在眼前。我看到大黄猫细细瞧了瞧掌中猎物,凶狠的目光忽然变了,几分狡诈,几分嬉戏,转瞬之间,大黄猫突然一松爪子,让小老鼠跑了!

 

看可怜的小老鼠急急忙忙往前冲着想要逃生,我正诧异,大黄猫悠悠地一步向前,稳稳地把小老鼠再次按在爪下。接着,大黄猫又独出心裁把小老鼠抛到空中,眼中带着笑意地看着小老鼠摔到地上再凑上前去。这时,小老鼠连惊带吓,几次在大黄猫爪下,早已受伤,奄奄一息。我和妈妈互相看看,脸色都变了,心中肯定都是骇然。敢情这猫捉老鼠竟然这么残忍,不是一下子把猎物杀死,而是在玩耍中折磨猎物!

 

我和妈妈都不忍心再看下去,慢慢地从卧室退出。在出房间的霎那,我还是好奇地回了下头,正好看见大黄猫把小老鼠吃进去,然后还一路把地上的血都舔得干干净净......

 

不管怎么说,这大黄猫是给我家立了一功。

 

第二天一早,妈妈就张罗着要给大黄猫好吃的奖励。可是,大黄猫对别的好吃的都不感兴趣,就是埋头甩着腮帮子一口气把一大碗本来是我的早餐的牛奶喝得精光。那年月牛奶是定量供应,很少的,妈妈拿去喂猫,那是不一般的奖赏啊!

 

我很奇怪大黄猫怎么可能一只那么小的老鼠就能填饱肚子?

 

一个在我床边差点儿把我拌了一跤的塑料袋给了我答案,妈妈老家寄来的一整袋的鱼干不知什么时候让大黄猫翻了出来,咬破袋子,吃的一条不剩!

 

我气冲冲地拿着塑料袋去给妈妈看,妈妈说:“吃就吃了吧。”看我瞪起了眼睛,妈妈瞥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说:“这猫怎么跟你似的,干点儿事就赶紧自己犒劳自己!”

 

想起这只鼠算是妈妈和大黄猫搭档配合捉的,我顿时就泄了气!

 

 

 

 

 

 

 

 

 

 

 






木桐白云 (2013-08-01 04:52:33)

真是生动!

梅子 (2013-08-01 05:00:27)

西山这故事写的,读着真像是身临其境。。。

panda13 (2013-08-01 20:40:30)

你母亲果然是爱猫之人!

春山如笑 (2013-08-02 01:31:12)

多么难忘的童趣,喜欢你妈妈画的猫咪。

西山 (2013-08-02 02:26:03)

嘿嘿,木桐,我真的是到今天都对当时的场景记忆如新。

西山 (2013-08-02 02:26:48)

梅子姐,我们都去捉鼠吧。:-)

西山 (2013-08-02 02:27:43)

嗯,柏拉图式的。

西山 (2013-08-02 02:28:28)

谢谢春山喜欢!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些难忘的事情。

林玫phoenix (2013-08-02 03:09:24)

太精彩了,全是镜头。阿姨画的猫跟我们家大头很像哦!

西山 (2013-08-02 03:39:12)

玫瑰花儿,我看了一眼又一眼,一共两眼,才明白“全是镜头”啥意思,到底是导演啊!

大头这么招人疼的模样啊?

一休 (2013-08-02 03:35:08)

这篇写绝了, 惟妙惟肖, 非常喜欢!小时候穿的猫咪背心还留着呢, 珍贵!水彩画真棒!

西山 (2013-08-02 03:40:47)

昨晚半夜三更翻箱倒柜地给挖出来拍照的,可惜照得不好。

海云 (2013-08-02 04:32:34)

老妈有才,猫画得可爱。

Sujuan (2013-08-02 06:30:49)

好玩,看来抓鼠还是挺普遍的!借猫抓鼠也非我家独创!谢谢分享。

玮仁 (2013-08-02 15:08:33)

亲眼目睹猫抓老鼠的精彩一幕确实很难忘。

天地一弘 (2013-08-02 16:40:02)

这猫比较可爱,有空我来写写童年的小猫儿。

春阳 (2013-08-03 02:53:19)

活灵活现,呵呵。写神了。

西山 (2013-08-03 03:59:33)

替我妈妈谢轩主夸奖!

西山 (2013-08-03 04:00:54)

就是看你们写捉鼠热闹,跟风呗。当时太忙,顾不上,现在才腾出些空来。

西山 (2013-08-03 04:01:28)

难得吧?!

西山 (2013-08-03 04:02:57)

坐小板凳等着,死等!

西山 (2013-08-03 04:03:48)

谢老蜜夸奖!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