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航游760天(35)以色列爱国者瑞玛和马丁--人物素描五

 

早在过大西洋前, “同道者”在坎纳利群岛认识了两条非常友好的船,一条是以色列船“阿卢酋”,另一条是澳大利亚船“阿玛兰斯”。我们三条船结伴从加勒比的圣马丁一直行到美国的马里兰州的切萨比克湾,相处的日子久了彼此之间的了解比其他船要深得多。

“阿卢酋”的船主是五十岁的瑞玛和四十八岁的马丁,他们是来自以色列的犹太人。其实他们都不是以色列出生,瑞玛是美国犹太人,她出生于芝加哥的一个医生家庭。十六岁时,瑞玛一个人去以色列度假,遇上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从此就定居在了那里。瑞玛的父亲是以色列国的积极支持者,对瑞玛选择定居以色列非常支持。马丁是有一半犹太血统的荷兰人,他母亲是犹太人。按照犹太教母亲承袭犹太血统。马丁有一双碧蓝的眼睛,看长相根本看不出他的犹太血统,马丁是瑞玛的第二任丈夫。 

瑞玛是个游泳教练,专教那些智障残疾儿童游泳。经常运动的人就是不一样,五十岁了,瑞玛仍然结实性感,可以看出瑞玛年轻时是个魔鬼身材的辣妹。加上阳光的性格,慷慨的为人,善良的心地,瑞玛在我们航海圈子里很有人缘。马丁是个修船技师,在以色列游艇会有自己的小生意。马丁身材高大,健美壮硕,一表人材。两个人帅哥美女,非常般配。瑞玛是家里的主心骨,大事都是她拿注意。 

瑞玛和马丁已经在“阿卢酋”上生活十年了,两个人没有房子,以船为家,在以色列就住在游艇会里。马丁的生意就是船的技术维修,所以阿卢酋里里外外整得非常适合居住。比如说船上有两个烤箱,一个烧电,在游艇会有外接电源时用;另一个烧煤气,在海上抛锚时用。瑞玛是个极好的厨师,我跟她学了很多在船上很实用的食谱。他们自己设计的接雨水装置堪称巧妙,船上备有洗衣机。在以色列生活了三十多年后,瑞玛决定回美国。他们花了两年时间把“阿卢酋”航过地中海,穿过大西洋最后回到了美国。在马里兰州他们把船卖了,后来在佛罗里达买了个小生意,在海边租独木艇给游客,这是后话。 

瑞玛和马丁经济上并不宽裕。经常走着走着就没钱了,然后停下来在游艇会打打工,挣点钱再继续走。尽管如此,瑞玛和马丁是我航海时认识的最慷慨的朋友之一,远远要比有些非常有钱的人大方。瑞玛经常在“阿卢酋”上开饭局,叫一帮人在他们船上又吃又喝。她做的苹果薄煎饼,咖喱,发面饼,披萨饼老公赞不绝口,后来我学着给他做,很容易成功。

在圣马丁,“阿卢酋”又停下来打工了。马丁在荷兰属地的游艇会找道了一份修理工的工作。“同道者”、“阿卢酋”、“阿马兰斯”都在圣马丁抛锚了不短的时间,三条船来往甚密,彼此结下深厚的友谊,特别是和“阿卢酋”。

基督教复活节在犹太教叫逾越节(Passover)。逾越节那一天“阿卢酋”挂上了一面巨大的以色列国旗,旗帜如此之大以至于旗角都拖到水里了。几条挂不同国旗船只的犹太人聚集在一起过节。瑞玛事先已经和我们打好了招呼,这一天他们要和犹太同胞过,意思是让我们给他们空间,别粘着他们。 

无疑,瑞玛和马丁都是民族意识很强的犹太人,他们为人很友好,很和善。可一旦谈起中东的局势来,那种忿忿的情绪马上就暴露出来。用他们的话说:“我们恨他们(穆斯林)”,那种口气好像是你死我活。中东这个是非之地,仇恨就像鸡生蛋,蛋生鸡,已经找不到源头了。犹太人认为耶路撒冷周围的那片土地是神赐给他们的;巴勒斯坦人世世代代住在那片土地上,住的时间不比犹太人短。以色列人口增长需要土地,巴勒斯坦人也不想失去家园……

有人说中东是个死局,一千年以后可能还在打。了解得越多对前景越悲观,因为太太太复杂了。短期的、长期的、当今的、历史的……这个死结盘根错节根本找不到头绪。曾经有政客推行画国界的政策,听着好像是个上策,事实上根本无法执行。

我曾写过一篇小文《我心目中的英雄》,是讲犹太指挥家巴伦伯姆(Daniel Barenboim)的。巴伦伯姆一生致力于中东的对话。瑞玛和马丁只是普通的犹太人,他们的境界可能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但瑞玛绝不是头脑简单的狭隘民族主义者,有一件事让我对她的理解更深了一层。我们船友之间曾传看过一本书叫《放风筝的人》,这是一个留美的阿富汗人写的小说,我和老公都看了。这本书完全站在西方人的角度,用西方的价值观来鞭挞阿富汗的内部状况。小说当然在美国获得巨大成功,还拍成了电影。瑞玛对这本书的评价是:浅薄,作者在卖弄他阿富汗人的身份,投机取巧,哗众取宠。对穆斯林有着如此仇恨的瑞玛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还是能够客观地看问题的。她看到了什么?我们作为中东地区的外人恐怕永远也不能理解。

二次大战中犹太人的遭遇让全世界反省,既然是全世界反省犹太人也不应例外。

 

我背后左一,左三就是马丁和瑞玛

 

 

 

2013 年6月24日于法国

 





木桐白云 (2013-07-09 00:43:10)

历史的纠缠已经无法让牵涉到人真正平静下来。

梅子 (2013-07-09 03:12:48)

我看那个地区的纠结没有办法结束。

予微 (2013-07-09 05:02:47)

“有人说中东是个死局,一千年以后可能还在打。了解得越多对前景越悲观,因为太太太复杂了。短期的、长期的、当今的、历史的。。。这个死结盘根错节根本找不到头绪。”

佩服瑞玛马丁这对夫妇,林静看得很深,慷慨的人往往不富裕,因为他们有就付出了!

天地一弘 (2013-07-09 09:20:34)

人类的生存,本不该有太多的危机,希望中东和平,人啊,不能太清醒。

玉山峰 (2013-07-09 15:29:28)

幾千年的糾結是外人無法体會的.不知雨水裝置是啥?

 

panda13 (2013-07-09 15:58:48)

我也发现,最慷慨的人,往往不是最富有的。。。

林静 (2013-07-09 22:18:33)

是阿,当局者迷。

林静 (2013-07-09 22:18:58)

我看也是。

林静 (2013-07-09 22:21:20)

一个用帆布做的大漏斗,直接进水箱,海上没有污染,雨水是很干净的。

林静 (2013-07-09 22:22:41)

对,马丁和瑞玛是厚道人。

林静 (2013-07-09 22:25:42)

中东的是非是世界上很多纠纷的根源。

林静 (2013-07-09 22:27:06)

真是这么回事,我后面举个完全相反的例子。

暗香 (2013-07-10 16:54:28)

不仅"听"你讲故事,还能分享你的人生哲理,对时势的横纵分析

林静 (2013-07-10 21:29:44)

呵呵,我是信马由韁,想到哪就说到哪。

雨林 (2013-07-10 22:06:01)

跟着林静行万里路,识万种人。世上这么多事情都没有立即的答案, 只能保持"open-minded".

辛上邪 (2013-11-14 05:21:21)

喜欢这样的朋友。

辛上邪 (2013-11-14 05:21:39)

今天先看到这里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