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遭遇东航罢飞(1)

 

我曾遭遇东航罢飞1)

看到阿朵在旧金山机场因其他的飞机失事,回家的路一波三折,我想起了五年前的一次遭遇,把一篇旧文修改后贴出,呼应与理解阿朵的焦躁,呵呵。

 

那是2008年3月31日晚,我们准备乘坐MU5715航班从西双版纳飞昆明。西双版纳是我们云南旅游的最后一站,次日由昆明飞郑州再回家。出来已经第九天了,在把云南的美景尽收眼底的同时,也积累了疲乏,大家都盼着能早日回到家休整一下。

 

晚上7点40的飞机,我们早早就到了机场,导游小刘叮嘱我们起飞前给她发短信,然后挥手说着“再见”,目送我们通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厅。我想此时的“再见”纯属礼貌用语,何日再来?来了还会碰到她吗?万万没有想到,次日我们就又“再见”了。

 

异常是在我们进入候机厅不久发现的。机场的喇叭里陆续播出了两个航班延误的消息,就在我们企盼自己的航班能正常起飞时,机场的告示牌上写出了我们的航班“因调度的原因在前站没有起飞”的消息。之后,延误的航班继续增加,候机的人群开始坐不住了,各种版本的传言在旅客间相互流传。间或也有原来宣布延误的航班可以起飞的喜讯,可我们的航班一直没有任何消息。9时许,我给导游发了短信,告诉她这边发生的事,她很惊讶我们还在版纳,并答应通过旅行社帮我们了解一下情况。10点多,她反馈回来信息,说我们的航班可能在无法起飞之列,让我们等候机场的安排。但11点过去了,机场这边还没有任何动静。零点后,机场通知我们凭登机卡领取矿泉水和面包,但对我们何去何从仍然没有说法。整个候机厅吵成一片,人们坐立不安、度来走去。我看见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外国老妇人让人推着在大厅里转来转去,想必行动不便的她在这异国他乡遭遇这种事更难承受吧。我们几个都是花甲古稀之人了,旅游的劳累加上在机场已经呆了八个多小时,此时已经蔫吧得连烦躁的力气都没有了。

 

挨到半夜两点多,终于有人“安置”我们了。到机场外一看,黑压压足有好几百人,大家依次被不知来自何方的工作人员招呼着上了停着的几辆大巴,此时我们才知道,滞留的都是东航的航班,不知道他们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尽管愤慨声、谴责声吵成一片,但此时大家都无能为力,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我们被拉到一个宾馆,被告知食宿免费,但还是交了押金,和我们一起入住的还有另外几十个旅客。累、困、烦、倒霉感等各种因素纠集,就是我这个平素倒头便睡的人也难以入睡,更遑论那几个经常失眠的同伴了。

 

我们一行七人,三个是我的同学,两个是我的同事,其中一个同事带着妻子。七个人中只有我和另一个人的手机是全天开机,也能收发短信,鉴于这种情况,我就“当仁不让”地充当了“领队”,这就多了一种责任,就得多操一份心。4月1日白天本来是我们在昆明自由活动的时间,可我们却滞留在了版纳。8点刚过,我就打电话与我们签约的旅行社联系,告知他们我们的处境。他们说马上联系昆明方面,让我们在旅馆等着。随后,我又打电话给我们来版纳的第一个导游。她是个资深导游,在版纳一直是她带我们,小刘是昨天临时替代她的。接到电话,她表示尽量帮我们联系。与此同时,也有东航会派人到各个宾馆和大家谈判的消息传出。可我们等啊等,三个方面都没有任何一点我们渴望的信息。时间在我们的苦熬中飞速流逝,期间我又数次联系旅行社和导游。一向柔弱的我甚至在电话中和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他们倒是很克制,但显然是无能为力,还是让我们等着。

 

转眼到了下午4点多,仍没有任何人和我们联系去留的问题,只收到昆明方面一个短信,给了我一个手机号,告诉我一旦我们动身赴昆明,就和这个号联系。向那些与我们一起入住的旅客打听,他们说东航驻版纳的工作人员很少,现在还没有轮到来我们住的宾馆,他们已经在导游的带领下去其他宾馆领到了赔偿的400元钱,并说晚上会有大巴送他们到昆明。即使有了着落,他们也是愁容遮面,脸上写满了无奈。因为他们了解到从版纳到昆明走高速也得六七个小时,又是晚上,不安全、且疲乏。

 

可他们毕竟有了着落,我们更加着急了,打那个导游的电话,仍然没有明确答复。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她压根就没有管我们的事,但又不明确地告诉我们。紧急关头,我联系了送我们到机场的导游小刘,小刘接到电话就说:“阿姨,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过来问明了情况,她说我带你们到东航办事处吧。打车去那里一看,根本没有人,看来他们的人都去各个宾馆了。此时,她叫来了他们旅行社的一辆面包车,带着我们去机场。

 

我们找到了一个负责理赔的窗口,那个工作人员说,如果我们同意领取500元的赔偿费,马上可以凭原来的登机卡换取另外的登机卡,因为有一架飞昆明的飞机很快要起飞。可此时我们的人和行李都还在宾馆,幸好还有一个同伴和我一起来机场,幸好我们七个人中还有另外一个常开着的手机。打电话告知他们那边马上准备退房,这边司机和我的同伴去接他们来机场,我则和导游办理领取赔偿金和换登机卡等事宜。慌乱之中,发现住宾馆的押金条还在我这里,可车已经开出老远。导游说,没有关系,她把钱给我,到时她再去宾馆退房。

(待续)






木桐白云 (2013-07-08 08:39:56)

够忙乱的,我也呼应一篇。

梅子 (2013-07-08 08:52:03)

我能动笔时早已不焦躁了,可阿朵还在等待与焦躁中。。。

快把你的也贴出了吧。

天地一弘 (2013-07-08 15:22:32)

是够乱的。

梅子 (2013-07-08 15:44:09)

半夜里,机场闹哄哄,无人问津。。。

杏子花开 (2013-07-22 11:17:41)

夏天里一杯冰水般的作用哦。呼应得好。

杏子花开 (2013-07-22 11:19:36)

次日我们就又“再见”了。

呵呵。这种紧急情况下,梅子“当仁不让”地充当“领队”,自觉地多了一种责任,多操一份心。可是很符合梅子的性格哦。

梅子 (2013-07-22 11:37:43)

其实要是没有阿朵的遭遇,我的文章还真是发不出来。

梅子 (2013-07-22 11:40:14)

我那队长可是一上路就自告奋勇当上了,义不容辞。

遭遇罢飞,实在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