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7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552

你在这里

闲侃七绝的写法 - 曹雪葵

阿立注:转发诗坛曹兄的闲侃妙文:


闲侃七绝的写法 - 曹雪葵

送交者: 曹雪葵 2017年04月20日02:12:56  [诗词歌赋]

 

雪葵按:这是给阿立兄的回帖。谁知人老话多,写得忒长了,故再开一帖,或能因朽砖而引诸诗友之美玉也。

其实论起七绝的写法,完全跟习武是一样的道理,武学的最根本追求是:最轻松地保护好自己,最严重地打坏敌人。

从这一点上来看,天下武林是一家,因为追求的“艺术效果”相同。

为啥又出了这么多门派涅?少林拳,八极拳,太极拳,八卦掌... 而且又有了支派,如吴氏太极拳、杨氏太极拳、陈氏太极拳... 程式八卦掌,尹式八卦掌,两誓八卦掌... 但是,归根结底,“能最轻松地保护好自己,最严重地打坏敌人”才是好拳。

诗也是如此,尽管“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各个门派不同,但只有最有惹人共鸣的感染力的才是好诗。

各门派又有支派,学李白之豪放的,学杜甫之沉雄的,学李商隐之诡丽的,学李贺之悲凉的... 各支派又有种种套路,如这里谈到的七绝,可以有这么多套路:

001、四句全对格

002、起联平侧对格

003、起联协韵对格

004、起联迭字对格

005、起联即景对格

006、起联数目字对格

007、起联人事对格

008、起联以人喻物格

009、起联物喻人对格

010、起联物喻物对格

... ... ...

但是,无论诗词有多少门派,各门有多少支派,各支派又有多少套路,还是能写得“最有惹人共鸣的感染力”的才是好诗。

那么套路重要不重要?重要!

不学套路行不行?行!哈哈。

关键是:有套路也好,木有套路也好,首先得理解诗词必须得“有惹人共鸣的感染力”!

这几乎是诗的最根本追求:无论你想通过诗抒情也好,议论也好,记事、咏史也好,若不能打动读者,诗的作用就丧失了。

有人说,俺写诗词就为了孤芳自赏。孤芳自赏也得写出“芳”来自己才喜欢赏,不是吗?

所以,结论是:

1- 不刻意追求套路,自己苦练,能悟出来的反而创造了自己的套路。螳螂拳的创始人王朗就是看小蛇跟螳螂争斗,最终蛇被螳螂咬死而领悟出来的。

2- 套路也极端重要,因为学套路等于沿着前人踩出来的路径攀登,省了自己不少的力气。但是,若刻意地谨循前人的路径,反而妨碍了自己探索新路的视野,久之则索然无趣。

记得俺以前说过,阿立兄的绝句堪为上乘:对第三句的“转”和尾句的“抖包袱”,常有独到之处,非常耐品。

网上读很多的七绝,见词句费尽了雕琢之力,全然触不到痒处。其实领悟七绝的精髓多读读下面这两首古诗即可:

一:《别董大》高适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二:《送元二使安西》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俺为啥把这两首放在一起讨论?因为这两首放在一起非常逗趣:

两首都是“送别”,一首是“别董大”,另一首是“送元二”,都是写离别之情。唐人有按排行在行文中简称人名的习惯,所以题目里有“董大”、“元二”。而且这两首在立意构思上又恰好相反:一首假装洒脱,鼓励对方勇敢地往前走;一首故意矫情,珍惜不舍。先看高适的: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 先用景铺垫,下面是啥心情,上面的渲染就得与之紧密关联。看这“千里黄云、北雪吹雁”的格调,觉得比较惨烈,就像要一去不复返的劲头儿。哈哈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这第三句转非常关键,听高适跟董大说啥?:“不用怕这一走举目无亲,”


天下谁人不识君?

--- 第四句得抖包袱了,读者等着听为啥可以“不用怕”?只听高适说:“以君之才名,纵天下之大,又有谁不认得你?”最后这一句的潜台词可就多了:

1- 拍董大一个马屁,唤起他的豪情,省得一回在歧路上挥手时,他来个“儿女共沾巾”。

2- 其实道出了高适心中不舍的感受,即:天下这么大,除了我高适之外,又有谁识得你的才名?天下谁人不识君,其实是“天下谁人真识君”?

3- ...

再看王维的: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 也是用景铺垫,但格调却非常清新迷人,那下面一定是好事了?非也,正是要用这“清新迷人”来反衬就要离开这美景之人的留恋。


劝君更尽一杯酒,

--- 第三句要干啥?自然得转,要为最后一句蓄势,或者栓包袱,也可以说是出谜面。即:引起读者产生为啥要“更尽一杯酒”的好奇。

西出阳关无故人。

--- 最后一句却要抖开包袱或点破谜底。为啥王维劝元二多饮这杯?因为出了阳关你再想找个熟人喝酒都不可能了。您说王维这算啥?介不是故意煽情么,一会到了歧路上道别,元二肯定会像小儿女那样哭啼,把手帕都擦湿料。哈哈。

再结论一次:七绝的功夫全在第三句上,必须:

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没有愁,制造悲愁也得哭;

没有酒,以茶当酒也得醉,哈哈

其实这就是七绝的最根本笔法。不过,诗终究是抒情,而抒情可以不拘于格式,比如杜甫的: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有人问了:这首七绝第三句的“”在哪里?问得对。从字面上看,这首诗的第三句确实没有转折。但全篇的起承转合却在它的内涵之中。若知其详,须细看这一组诗共四首的全貌及作者当时的心境,组诗列如下:

绝句四首 杜甫

其一

堂西长笋别开门,堑北行椒却背村。梅熟许同朱老吃,松高拟对阮生论。

其二

欲作鱼梁云复湍,因惊四月雨声寒。青溪先有蛟龙窟,竹石如山不敢安。

其三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其四

药条药甲润青青,色过棕亭入草亭。苗满空山惭取誉,根居隙地怯成形。

若知这四首综合来看,精彩何在?请听下回分解!

 

下面是阿立的话:

曹兄的闲侃好看已说过多次。但要收藏,却哪里只是因为好看而已呢

送交者: 杭州阿立 2017月04月20日04:26:10 于 [诗词歌赋]

回  答: 闲侃七绝的写法  曹雪葵 于 2017-04-20

 

阿立虽然基本不会去评头论足的说人不足(除非偶尔江湖义气起来,灰常偶尔),但并不是一味的对神马都只知道叫好,不好也要叫好。

叫好自有别人的可取之处。人都有两面性,乃至多面性。阿立当然自觉每个诗友都有阿立不如、应该学习之处;但真的觉得严重不如、要好好学习的,倒也不很多。

曹兄的诗才自不用说,但俺这两年的体会,更珍贵的是曹兄的闲侃。

说闲侃既是曹兄客气(一家之言、陋见、陋见么),也确实就无需面面俱到,长篇大论(再好的道理,太长了俺们也要瞌睡么)。

而虽然闲侃,不经意间,总有独到的分析、进一步的‘别有洞天’---还有介意思啊。

至于高适王维当时是否有这意思,已经无足轻重了。

高适王维再生,只怕也要:当今知我者,雪葵小兄也?

严重期待‘下回分解’!

又:曹兄这篇,俺严重想转给几个同鞋和诗友们看看。但诗坛国内看不了。

曹兄不介意阿立把此文转发《海外文轩》吗?

或者曹兄自己发到国内可以看的网站上,给个链接?

再谢!

杭州阿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题图照片是给北雁看的:阿立嫂做的Kale沙拉:

Kale 沙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