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五十七)

第五十七章

徐雅已经从急救室推出来了,医生说再观察三个小时左右,若是没有异常情况出现,应该明早会醒来。徐雅的哥哥牵挂着家里的孕妻和小朋友,看徐雅没有危险了,也着急慌慌地带图图离开了。陈肃强对王真说一堆感激不尽的话,让她也先回去了,总是不能太去叨扰别人的正常生活。

观察室里,安静得可怕,陈肃强坐在徐雅身边,细细地看着这个曾经同床共枕多年的结发人,徐雅苍白的脸上,眼睛紧闭着,几缕头发湿湿黏黏的贴着,平添了几分落寞,嘴巴也是闭上的。这让陈肃强感觉好陌生,似乎和徐雅在一起的时候,女人的嘴巴几乎从没有停歇过,总是在絮絮叨叨得在指责和批评他,徐雅一直就是彪悍的,这样的软弱情形,陈肃强是第一次见到。若是徐雅晚点才发现中毒,是不是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想法让男人觉得很恐怖,他曾经很真切地希望徐雅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可是却从没有设想过徐雅要离开这个世界,毕竟他们共同拥有的太多,分开了,祝福还是一样。他们只不过是年轻的时候不懂爱,错误的系上了月老的红头绳,他也只不过是想把错误纠正一下,为了彼此更幸福的未来而在努力改变。

可突如其来的瞬间生死变故,男人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他们的错似乎早就过了纠错最佳时机,他们错在了当初的开始,错在意识到不合适时还勉强修补,那修补的代价大的让他现在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青春,还有回不去的岁月,徐雅,一个四十多的女人了,这个社会可供选择的空间还有多少?是他把徐雅和自己都耽误了。

陈肃强俯下身,把徐雅的头发理到额角边上去,女人整张脸凸现在眼前,陈肃强发现这张曾经也年轻过的脸不知何时起已是沧桑满布了,鬓角还隐约有白发了。这个发现让陈肃强经不住一颤,他想起,彼此最美的岁月他们是携手走过的,不管中间包含夹杂了多少争吵和不开心,都不能抹煞这一切,他们的过去里也真真实实地存在过激情和快乐,所有家庭的悲欢离合他们也上演过,他们只不过是寻常夫妻,寻常的柴米油盐过日子,寻常的吵架赌气和好再吵架,寻常到他都忘却了曾经的白头到老的期盼和偌言,不记得他们还有过共同的梦想。

徐雅是很急功近利,好高骛远,又不肯脚踏实地,总是幻想财富可以在朝夕间来临,陈肃强身边的朋友几乎没几个喜欢她的,还明理暗里地向陈肃强表示佩服。以前男人也思量过,他总觉得徐雅本质还是不错的,虽然抱怨不断,可还是在跟他扎扎实实地受苦过着日子,而且是一心一意的。陈肃强记得他的每件衣服都是徐雅精心挑选的,偶尔下厨,也会费心做出他喜欢的饭菜。为了省钱,他们经常去逛那些二手店,徐雅不仅接管了儿子和男人的头发。她自己也是舍不得掏钱去理发店的,至于她喜欢的奢侈品,只不过是在网上看看,或者做做橱窗眼神购买,让她口若悬河地赞赏自己的生活时多点词汇和虚空的点缀实例。

在炎炎夏日,男人上班时,徐雅为了省电费会关空调,那些雪花飘飞的冬夜,徐雅会留给男人一个暖暖的被窝。为了改变他们的生活,徐雅是费尽心思的,只不过是走的不是常人的路,也不能因路途的不顺就否定当初出发点的美好。徐雅在男人的生活里,不仅是真实地存在过,而且是带着很多温馨地存在过。他们夫妻之间,徐雅也是很实际的努力过,虽然很多的时候是适得其反。

陈肃强一直觉得徐雅拖着不离婚,是为了跟自己赌气故意刁难,现在突然想,这里面有没有对他们婚姻的一丝留恋和珍惜,对他们过去的一点舍不得。刚才王真也说了徐雅X光报告的事情,徐雅的哥哥情绪激动地辩驳:“阿雅是肯定不会自杀的,这一定是个意外。”仿佛只要是意外,就可以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陈肃强也相信这是意外,应该是徐雅精神恍惚间没有打着煤气火,煤气泄漏了。可是讨论或是确认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徐雅的煤气中毒意外和故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徐雅病情的最终结果,因为拨开这些迷雾,这件事情的根本起因还是在徐雅是否患病上面。徐雅的母亲的死因,陈肃强也是一清二楚的,这也让他觉得有些事情可能是躲不过,就要来临了。

如果徐雅真地是乳腺癌,那么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可以做到不闻不问事不关己继续和阿玲结婚吗?或者保持关心和照顾的情况下,照旧离婚,那么这徐雅和阿玲两个以兼容存在?再或者和阿玲一刀两断回到徐雅身边?想到一刀两段,陈肃强有些不寒而栗,可以一刀两段的似乎也只有阿玲了,他清晰地记得自己老妈说的:“你就是和阿雅离了婚,你也摆脱不掉阿雅,你儿子还有你将来的孙子血液里都会有她的存在。”

护士走进来说徐雅可以回普通病房了,明早八点以后可以探望。陈肃强木然地站起身,目无表情地送女人的离开,他多么希望自己的不确定也可以如此轻易的离开。

男人疲惫不堪地走出了医院,打开手机,才发现阿玲已经多次电话和短信了。看了一下时间,十二点,阿玲应该睡了吧,他颓然地反复看了好些遍这些信息,阿玲焦急的脸庞一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想去看看她,或者女人还在等他的回信呢!

陈肃强把车趴在阿玲的房子前面,他抬眼看了看阿玲卧室的窗,灯是熄的,一片漆黑。陈肃强叹了一口气。就在他准备掉头车离开的时候,楼下的灯忽然亮了,一身睡衣光着脚的阿玲站在了大门口,痴痴地望着车里的男人,陈肃强惊喜异常,激动地冲下车,一把搂过,紧紧地抱住。女人也伸出手环抱着他,脸贴在他怀里,委屈万分地:“强哥,你到底去哪里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PS 《花落的声音》暂停两周跟新,谢谢阅读!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舍与得之间。

 
夏婳的头像
 #

问好!刚才分别却似好久不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