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粉红色的郁金香(下)

(下)

那年杰克剪了花照例出门了,妮娜在门口碰到邻居。邻居问她他们是把郁金香插花瓶了吗?

妮娜很奇怪邻居的问话。邻居解释道因为自从和杰克做邻居以来,发现这十几年来他们家都是一样的,郁金香开的时候就会一夕全都不见了。

妮娜苦笑道:我也想知道答案啊,我也一样奇怪这些花去哪里了?

邻居诡秘地笑笑:会不会是杰克送去给情人了?

妮娜的心随着那句玩笑话跌入了谷底,虽然她告诫自己不可胡思乱想破坏幸福,可又觉得她一定要做些什么保护她的幸福。她的幸福来之不易,妮娜绝对不会拱手轻易送人的。

杰克虽然没有结过婚,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过感情,是什么样感情可以让他执着这么多年,从公公没有再婚就可以看出杰克是有痴情的基因的,这些深埋的种子会不会和郁金香一样发芽,怒放。妮娜被自己的幻想折磨得无法入睡。她翻箱倒柜地寻找着,她不相信如果这是事实,杰克的生活里可以不留下一丝痕迹。

妮娜如愿以偿地找到了,杰克的高中同学的年相册里,她看到了一个叫洁尼芙的女孩,她照片背后就是以粉色郁金香做背景的。妮娜豁然开朗,有可能是专制的公公破坏了这份还没有萌芽的恋情,也有可能是内向的杰克羞于表达,错过了佳期。妮娜发现自己其实蛮聪明的,谜团终于给她整出个理所当然来了!

现在的脸书找起人来也真地方便,没费吹灰之力,妮娜就和洁妮芙成了好友。从脸书一系列信息来看,洁妮芙高中毕业后就结婚了,随夫君搬去了美国南边。洁妮芙喜欢爬山,也喜欢粉色郁金香,这些都似乎证实着妮娜的猜想。

妮娜开始了进一步的行动,她竭尽全力地催化着她们之间的友谊,她约洁妮芙一起爬山。到南边去探望她,送给她精美的礼物。一切都很顺利,洁妮芙也开始把妮娜当好友,只是不管妮娜怎样旁敲侧击,洁妮芙都没有透露出她和杰克有私情,甚至当妮娜提到杰克的名字时,洁妮芙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直到妮娜提醒,洁妮芙才淡淡地:好像有个高中同学叫这个名字。妮娜觉得洁妮芙是装的,或者是杰克单恋,不管是那种情况,妮娜确定他们的牵扯是存在的。

妮娜没有办法熄灭心头的妒火,也没有办法接受这每年固定时间的折磨。现代的婚姻越来越不保险了,谁知道洁妮芙会不会被杰克的痴情打动,来个幡然醒悟,那时肯定不会再有自己的位置了,杰克一定会像仍旧抹布一样仍了她。而洁妮芙就会自然而然取代她的位置,他们会幸福地生活一起,还会有他们的孩子。想到孩子,妮娜更觉得自己要疯了·······

在再一次郁金香盛开之前,妮娜部署了一切,她约了洁妮芙一道爬山,爬山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洁妮芙掉下了山崖,妮娜打了911。洁妮芙没有醒过来,这个纷繁的世界,意外实在是太多了。她的心上人也是因为意外离开的,妮娜伤心欲绝,,警察都有些动容了,甚至开始安慰妮娜的情绪,希望她不要受到刺激。

妮娜回家梨花带雨地哭诉着事情的经过,告诉杰克她的朋友洁妮芙摔死了。杰克没有一丝表情,仿佛都不关他事,只是轻描淡写地来了句:以后爬山要小心!妮娜突然有些失落,她想杰克大约没有料到这两个洁妮芙是同一个人吧!不过谜底迟早会有揭开的时候!

郁金香盛开时杰克依然如往年,剪下堆满后车厢出门了。妮娜轻松地朝他扬扬手,很真心得祝福他有个愉快的旅程!她设想着杰克回来该是怎样催心地痛,她倒时可以安慰他,他们是一样的痛,不过疼痛之后,杰克应该是和她全心全意过日子。

可是杰克回来后一如往昔一点变化也没有。这反倒让妮娜很奇怪。她拼命地想挖掘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依然很失望,伤心地似乎只有她自己。

公公因心脏病突然过世了,妮娜只好把心思暂时放一放了。看得出来这对杰克的打击还是很大的。他甚至对花草都没有了兴趣。妮娜觉得这才正常,杰克应该是把两种伤悲揉在了一起。

春天再来时,杰克的悲伤似乎好些了,他又全副心思扑到了郁金香上。妮娜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也不明白,难道死去了的洁妮芙还要横在他们中间,在杰克收拾好郁金香出门前,妮娜的火山崩发了:请你告诉我,这些郁金香到底是给谁的?

杰克看了一眼失控的她,有些诧异,随即很温柔地揽过她的肩:爸爸去世了,可以敞开说了,是送给我妈妈的,妈妈的最爱-------粉红色的郁金香!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前一章这个妮娜还蛮惹人同情的,这一章就面目狰狞了。

 
夏婳的头像
 #

对,我也是开始尝试这类小说,人物心理的变化需要一个大众认可的过渡,我还需要磨练,她因为不同常人的经历所以会有不同常人的心理。

 
梅子的头像
 #

捕风捉影,就设计除去假想情敌,这个女人心太过凶险了。

 
夏婳的头像
 #

谢谢跟读,也是因为她的经历,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怎可以轻易相让,人性都是自私的,这类小说的人物大都都是边缘特别人物。

 
关令尹的头像
 #

一开始就猜出杰克的郁金香是送他妈的(这么表达好像有点奇怪……)。女主似乎是想在温柔的丈夫身上寻找母爱,却又无法意识到丈夫对亡母的情感,最终导致了悲剧(?),这种反差很有趣。感觉人设上和《罗琼》有些类似:软弱无力的父亲以及过早缺席的母亲。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阅读,我感觉我是关公面前卖大刀Cry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