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21 )

「韵妮被穿上了直夹克,不可以见客。 」这位工作人员满脸同情地对醒亚说。

「啊,直夹克! 怎么...。 」新亚又惊诧又痛心,眼泪不由得就流了出来。 直夹克是一种数据坚固的塑料夹克背心,穿了那种夹克的人,手足都被夹克固定,不能动弹,医院里的人声称穿了直夹克的人就不能伤害别人也不能伤害自己了。

「韵妮不肯吃药,只好给她打针,她不合将给她打针的人咬了一口... ,。 」醒亚又没有亲眼看见,只好任由医院的人员叙述。

「啊! 可怜的姐姐韵亚! 」医院里面有医师又有护士,还有助理护士,在精神病院里又有孔武有力身强力壮的男护士及男助手,咬了有什么用? 只不过坐实姐姐自己的罪名罢了! 既然已经在医院里面了,穿直夹克的时候只是迟早而已⋯⋯。

在醒亚泪眼模糊里,那人由门缝里塞给醒亚一张通告,原来医院已经向法院上诉,要求法庭授全权给医院来沿疗病患。 也就是说由法院来授于医院有可以强迫病人吃药打针的权利,开庭日期写的明明白白,欢迎家人参加。

醒亚特别看明并记住开庭的日期,特地在开庭的时间又到书店去买了一本白医生指定的书,她不想去法庭,实在去了太多次了! 她受不了法庭上宣布结果时她所感到的痛苦。

年以前,醒亚第一次进法庭,是在绮色佳,那时她还是学生,为了去法庭还特地请了假不去上课。

那次韵亚的罪名是骚扰一位中国男学生。

「法官大人,我的名字叫军强,不叫家骐。 」那位无辜的中国男生说,他大约比韵亚小五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非常如看。

「家骐,我的爱,你不是告诉我若把孩子打掉,没有牵挂,我们就结婚吗? 你发过誓的! 」韵亚红肿着眼睛,在法庭上哭泣。

「法官大人,我叫洪军强,不叫家琪,我有中国护照证明我的名字叫洪军强。 」那个叫洪军强的中国研究生用英语对法官说。

「家骐,我把孩子拿掉了,我们结婚吧! 」韵亚法庭上苦苦地哀求。

「法官先生,我只请余韵亚同学看了一场电影而已,我的名字叫军强,不叫家骐。 」军强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海可枯,石可烂,但是爱我之心永远不变吗? 只要我肯牺牲孩子,我们可以白首偕老,我已经杀掉了我们的孩子,做了一个打掉孩子的母亲,那些海誓山盟,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韵亚在法庭上又哭了起来。

醒亚坐在一边,一直替姐姐韵亚擦眼泪,拍着姐姐的肩膀安慰她。

那时法官问起醒亚的意见,年轻的醒亚满腔热血,正眼也不看姐姐韵亚一眼,非常热烈地发言,认为姐姐应该吃药打针,勇于面对现实,勇于接受治疗,不是良药苦于口,利于病吗? 打针吃药,暂时受点小苦算什么呢? 治疗才是根本,那时,她认为,像她这样积极地不姑息姐姐,这才是真正爱姐姐的人呢!

那次韵亚在法庭上虽然声嘶力竭,哭啼啼的反对着不肯接受治疗,一点也没有用处, 最后法庭还是宣判了要韵亚接受医药治疗。

治疗的结果,不过换得韵亚目光迟滞,口干唇裂,据韵亚说,打针吃药之后,日夜不能安眠,而且又有便闭之苦,总而言之,她面如死灰,绝望地宣布:「不如死了算了! 」

醒亚看见姐姐这样受苦,想到刚才自己在法庭振振有词的发言,不是帮凶是什么?

「可惜无法去死,好像那个姓杜的中国留学生一样,一死也就百了哪! 」韵亚哭喊道。

醒亚一惊,姐姐韵亚有时好像胡涂,有时还是说些清楚的话,她这么说,不是明明白白地知道那姓杜的中国留学生因为受不了精神病的痛苦而跳楼自杀的啦!

按照白医生告诉醒亚是这样的:病人初生病的时候,常常受不了精神病的痛苦而自杀,久病之后,身体自然而然的起来反应,对于痛苦已经起了抵制之法,脑筋对于痛苦也渐渐地不再 感觉那么敏锐,所以久病之后,自杀的人反而少了。

令人真正痛心的是:吃了药打了针,病人反而清楚地感受到痛苦了!

醒亚想来想去,心疼姐姐一人在在法庭上孤苦无依,最后一分钟,还是请假去了。

在法庭上,反正都是地方律师洋洋洒洒,振振有词。 法院虽然指定了一名免费律师替病人韵亚辩护,但是,这位免费的辩护律师,从来都是理不直气不壮的。

轮到法官问家属有什么意见,醒亚的一颗心犹如刀割,她只得含泪摇头。

所以,当法官宣布医院取得给病人医治权利的时候,妹妹醒亚与脸色吓得煞白的姐姐韵亚一同流着大量的眼泪。

醒亚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去买了甶医师介绍她读的第二本、第三本书。

「这些书好像都是专门为了大姐的家人而写的! 」醒亚一面读一面擦着夺眶而出,流得满脸的眼泪。

白医生介绍的这些书本替醒亚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有的是病人的家属介绍他们的经验及心声,也有的是社会工作人员告诉病人家属如何互相鼓励及安慰,有的统计数据叫人如何面对现实,有的是医护人员的手记,也有医师或博士专家写的理论性文章。

自此以后,醒亚在她的手提袋里,总是会放一本书、一个书签以及一支笔,有空就翻书阅读,提笔做笔记,看完总不忘将书签夹在看过的地方,以备下次翻看。

姐姐 韵亚住在医院里一切有医院照顾, 妹妹醒亚心理上去了后顾之忧,上起班来,格外努力,工作起来也特别勤奋,不知不觉地,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精神和心理的疾病,有时很难治愈。

 
余國英的头像
 #

对啊!所以可憐啊!

 
海云的头像
 #

病人和家人都痛苦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