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夕阳的忧伤

2017/2/23 大公报 海云专栏  2017:2:23 夕阳的忧伤.pdf   

与一位朋友谈起她最近做的事,她说她的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症,父亲也年过八十,自己都难照料自己,根本无法照顾母亲,朋友人在国外,照顾双亲的责任就落在了国内的姐姐身上,可是姐姐住在城东,父母住在城西,大冬天的,隔三差五要给父母送菜做菜,姐姐也年过五十了,疲于奔命下苦不堪言。朋友回去看到这一切,当机立断,把母亲送进了护理院,父亲送进了养老院,姐姐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可是,第二天她的伯父就打电话质问她为何把父母送出家门,当然,朋友做足了功课,把护理员和养老院的具体情况都跟伯父说清楚了,伯父那边总算过关了,朋友说算了了一桩心事。

 

我听了心有戚戚也,想起我几乎瘫痪在床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无论怎样都不肯进老人院...... 而我们这一代,六零、七零后们,正面对日益衰老的父母,最糟的是我们当中还有远在大洋彼岸的,对我来说更糟的是我还要面对独生子女的承担,面对上一辈对养老院的抗拒。

 

不记得在哪里读过这样的句子:六零后和七零后是最后向父母尽孝的一代,在这个时代观念巨大转弯的时候,他们的下一代正在丢弃传统的孝道,而他们的上一辈却恪守旧习,不愿接受子女之外的养老机制,期待他们尽孝......

 

 我们都有父母,而他们正在老去,我们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却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天天衰老,,远离我们视线的焦距......


下一篇: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在老去中忧伤而彷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