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17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458

你在这里

阿立法院陪审记 1


阿立法院陪审记 1

杭州阿立

2017年3月3日

 

阿立注:这篇文章,本来早就想写。前面的这些,其实早就写好了。只是被各种杂事烦扰,一直没继续写下去。记忆淡忘的快,再不写,以后只怕也写不全了。先把已写的这些贴出来,督促自己争取早日写完这个系列。

 

(一)

 

去年5月份(2016年),收到某法院来信:“阿立兄,你被选上陪审员了。。。”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立姥姥要去法院做陪审员了。椰!

 

其实这不是阿立第一次接到通知。只是以前的通知除了“阿立兄,你被选上陪审员了。。。”,随信附有一个问卷调查。首先要如实填好问卷,按期寄回去。

在预定出庭的前一天下午5点之后要打电话去查问‘是否需要出庭’。

每次打电话,录音电话根据俺的中奖号码,回答都是:“阿立兄不用来了”。

 

这次接到的通知是另一个法院。信中没有附带问卷,只说:“某月某日上午9点半之前到本法院报到(带着此通知书)。。。”

 

信中附了一份《陪审员须知》:

“法院灰常神圣之地,不得穿T恤衫(无领子),牛仔裤啥的。也不能带任何电子产品,(能拍照的)手机也不行。。。”

“到了法院,很长时间会是在陪审员的集合地点等待(要挑选陪审员)。可以带本《唐诗三百首》,或者《莎士比亚半集》也可以(阿立兄看得懂的话)。”

“如果被挑中当陪审员,案子也许当天就开始审理,但可能不止一天。云云。”

 

原来俺能不能投一票“有罪”或“无罪”还不知道呢。

 

这天要去法院。出门前微信上先‘显摆’了一把,顺便也抱怨‘连手机都不能带’。

文轩的予微:“俺们加州法院陪审员神马电子产品都可以带。手提电脑都可以(还有充电插座)。否则岂不是太无聊了?!”

阿立:看来各州法院规矩不同啊?向加州学习!向加州致敬!

 

早早来到法院停车场。先对着法院拍张照片。

照片找到了,有图有真相:

时间还早,车里继续看看微信。这时看见有人陆续进入法院。手机关了,放在车里。也跟着人流进入法院,过了安检。

四处张望,看见前面是一个大厅。大门开着,里面有很多窗口。

走进去,却不知该去哪个窗口排队。正看墙上各种指示牌,一个窗里的美女向阿立招手。就走过去,道‘俺是陪审员’。

美女指着右边说:“最靠墙的窗口。”

走到那个窗口,里面又是个美女。

把通知书递进去。美女把通知书上的二维码一扫,给了阿立一个印有‘陪审员’字样的‘诗嫡可儿’(sticker):“从右边门进去,到‘陪审员集合室’等待吧。”

 

把‘诗嫡可儿’贴在左胸前,大摇大摆走进通道。不一会儿就走到‘陪审员集合室’。

里面已有几个人。好多排长桌子,随便挑个座位坐下。

房间左边有两个单人洗手间(不分男女)。右边靠墙有不少杂志、期刊。墙角有咖啡机。

走过去接一杯咖啡,加点奶(不加糖)。挑了几本杂志。杂志多是女性读物(时装、美食、家居等),瞎看一通(回家向阿立嫂传了几个八卦)。

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几乎整个房间都坐满了。这要被挑上陪审员还严重需要点运气呢(总想体验一次么)。

9点半了。。。

终于来人了,是个越发年轻的小常宝。

小常宝:“这里都是来做陪审员的吧?请把‘诗嫡可儿’贴上。。。”

小常宝:“安静。大家先看一个视频。。。”

视频是介绍本法院、法官们、以及陪审员、庭审的大致情况。

原来这是本郡最大的地区法院,管辖着好几个城市和县、镇。三个大法官都是女的。等等。

 

小常宝:“大家继续在这里耐心等待。一会儿会来人带大家去法庭。”

。。。

过了好一会儿,进来个米国砂锅(帅哥)。

米砂锅:“大家好。俺是南希大法官的助手。请大家站起来,到门口先排好队。”

几十号人都走到通道上排队。

大家起身就往外走。阿立想绅士一点,先把杂志放回去,咖啡杯丢到垃圾桶。

结果出来排在最后一个。暗想:“这下假装绅士,排在最后一个。形势不妙啊?”

米砂锅从头到尾点了人数:“哦啦。大家跟着俺去法庭。”

众人像幼儿园孩子,老老实实跟着米砂锅慢慢上楼。

上楼后,米砂锅又让大家排队,再点人数:“哦啦。大家进去后在法庭后面的旁听席上坐好。”

米砂锅带着大家来到3号法庭入口,拉开门,让大家鱼贯而入。

法庭后面左右两边都有好几排座位。大家依序坐好。

米砂锅:“大家耐心等待。俺去通知大法官。”从法庭里面的一个小门进去了。

。。。

米砂锅终于回来了:“大家起立,南希大法官到。”

众人起立,大气不敢喘一口。

南希大法官从法庭里面的另一个门进来,就座。另有一个阿庆嫂出来,坐在法官左手边。米砂锅坐到法官右边的一张桌子前。

南希:“大家就座吧。这两位是俺的助手。米砂锅又兼任法庭记录责任。”

南希:“今天有两个案子要挑选陪审员。一个是‘刑事案’,一个是‘民事案’。先挑选刑事案的陪审员。”

“哦,大家知道刑事案和民事案的区别吗?”

多数人摇头。

南希:“刑事案,如果定罪,惩罚是要收监坐牢的(jail or prison);民事案,如果定罪,只是经济赔偿。”

众人如梦初醒:“涨姿势!”

南希:“如果挑选上陪审员的话,下周四还要来出庭。有没有人有‘足够理由’不能出庭?严重声明:正常的家庭和工作问题,以及小孩需要照顾等都不是‘足够理由’。”

米国佬甲举手。南希点头让他说明。

米甲(站起来):“报告法官,俺是‘某某某’。下周要去加拿大出差,飞机票都已经买好了。”

南希:“好的,批准了。让米砂锅把你换到以后的案子里。还有别人吗?”

米国佬乙举手。南希点头让他说明。

米乙(站起来):“报告法官,俺是‘某某某’。下周三要去南卡出差,星期五才回来。”

南希:“好的,批准了。让米砂锅把你换到以后的案子里。还有别人吗?”

。。。

南希:“米砂锅,去把第一个案子的控辩双方叫进来。”

米砂锅出去,一会儿带着两拨人进入法庭。控方一女一男,坐在法庭中间靠右边(法官的左前方);辩方两个男的,坐在中间左边。

南希:“所有候选陪审员起立,跟着俺宣誓。”

众人起立,举起右手,跟着法官宣誓了。坐下。

 

南希:“这是个‘家暴案’。开始挑选陪审员。米砂锅,电脑抽奖第一人是谁?”

米砂锅:“潘长江。”

潘长江(中年白男)举手,站起来。南希指挥小潘走到法庭右边(法官左边)的陪审员席位,坐到第一排最里面。

南希:“米砂锅,电脑抽奖第二人是谁?”

米砂锅:“沙奶奶。”

沙奶奶(老年白女)起立,举手

。。。

依次而行,一共选了7人,有一个亚裔(象韩裔)。

 

南希:“大家站起来,包括后面没叫到名字的。。。要对本法官的提问回答‘俺能做到’。”

南希提问,大家异口同声:“俺能做到!”

 

南希:“开始吧。控方先来。”

 

控方女的是个亚裔。很年轻,个子很矮。姑且叫她铁梅吧。

铁梅:“俺是本郡的助理检察官。大家知道神马是‘殴打罪’(battery),神马是‘威胁殴打罪’(assault)吗?”

多数人摇头。

铁梅:‘殴打罪’是对受害人有身体接触。这个接触既是‘有意的’(intentional),又是‘对方不愿意的’(unwanted),但与受害人是否受伤无关。‘威胁殴打罪’ (assault)是做出要殴打的威胁。这要求证明被告既有殴打的‘能力’(或者被告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也要求受害人认为被告确实想而且有能力‘殴打’。

众人貌似明白了,点头。

铁梅还不放心,又示范起来:

她先推了她的男助手一把(男助手摇晃了一下):“这是什么?”

潘长江:“‘殴打’(battery)。”

铁梅:“他没受伤啊?”

潘长江:“你是有意的,他(假定)也不愿意被你推,就是‘殴打’。”

铁梅点头赞许。

接着举起小小拳头对着助手作势要打:“再看这是什么?”

沙奶奶:“‘威胁殴打’ (assault)。”

铁梅点头赞许。

 

南希补充:“案子的定罪与否,完全由陪审员决定。本法官会对定罪与否的法律程序和依据作出必要的解释。云云。”

 

铁梅走到陪审员席,要对着选上的陪审员说话。

南希插话:“没选上的候选人也仔细听了。这样控辩双方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重复。”

 

铁梅:“潘长江兄吧?喜欢做吃的吗?做什么?好。”

铁梅:“沙奶奶是吧?喜欢做吃的吗?做什么?好。”

只有问到韩国佬时,他虽说喜欢做,却说不出会做什么。只好说太太喜欢烤各色点心。

 

铁梅:“如何做美食呢?依据菜谱,有各种食材(ingredients)。南希法官会告诉你们,定这个罪,需要哪几样、也只需要哪几样‘食材’。俺的责任,就是向大家提供证据,证明这几样食材都具备了。”

铁梅:“神马是‘证据’呢?有‘直接证据’和‘环境证据’。”

铁梅继续解释:“你放在桌上的点心没了,家里只有小狗。如果你看见小狗吃了,就是直接证据。你不在家,回来看见地上和小狗嘴边都有点心残留,就是环境证据。法律上,直接证据环境证据一样有效。”

。。。

铁梅能说会道,辩护律师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吧。

后面如何发展呢?

阿立兄的陪审希望怎样了呢?

 

这都先按下不表,文章已经太长了。第一集就打住了。

 

哦,且慢!南希法官要关照大家:

“大家法庭上听到的,以及选上的陪审员以后要听到的,都不能和任何人说。包括家里亲人,也一点都不能说!”

案子结束后,陪审员可以说吗?陪审员不想说、不愿说,别人可以逼迫说吗?

。。。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集链接阿立法院陪审记 2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好看,俺也被call过,但从来没正式当陪审员。正看的热闹你,没下文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不是故意卖关子,后面的还没写呢。

不过后面真的故事连连呢,包括原告反悔啊、改口供啊、神马、神马啊,等等。大概也只能分几集来写。

 
若敏的头像
 #

吊胃口呀!期待下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一半是因为还没写呢,一半是。。。卖关子Cool

谢若敏临帖谷粒!

 
北雁高飞的头像
 #

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Smile

艾玛,太不容易了,终于能登录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热烈欢迎北雁来文轩!

 
爪四哥的头像
 #

热烈欢迎北雁大才女大侦探来文轩,旗鼓隆咚锵!耶美嘎达酥!

 
春阳的头像
 #

欢迎北雁大侦探来文轩。

 
北雁高飞的头像
 #

这个“陪审团系列”,我一直追着让你写出来。

现在真开始写了,比我预计的还要好看。

加油,一定要写完!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没有北雁的一直督促,也没有这个系列了。

只要北雁来文轩不走了,阿立一定写完!Cool

 
捷润的头像
 #

我也又被抓去法庭候选陪审团。上次已经被选上一次。这次更麻烦,命案。最好不要选我。工作太忙。否则,听听故事也蛮不错。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命案确实麻烦,时间也会很长。要俺也不想去,故意露个破绽算了。Cool

小案子体验一次,还是很值得的。很多事情以为自己懂、知道的,其实还是有很多误解。

 
予微的头像
 #

哈哈,我被阿立兄提名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没有予微的互动,也许就无此文了呢?予微记头功!

 
予微的头像
 #

哇,第一次成为有功之人。谢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不要吃老本,要(继续)立新功。CoolWink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