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7 小时 35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366

你在这里

阿立法院陪审记 5 大结局

阿立法院陪审记 5 大结局

 

杭州阿立

2017年3月14日

 

上集《阿立法院陪审记 4》写到南希大法官要给陪审员们一个小‘撒瀑拉兹’(surprise)。

在上集的开篇还提到给这集埋了个包袱:说俺们5个男陪审员里,尚有一位未给他取个绰号。有点儿‘名不正、言不顺’。

其实不取绰号是有道理的,不是阿立遗忘了。

是何道理呢?请听南希抖包袱:

 

南希:“你们一定注意到陪审员一共有七人了吧?其实俺是埋了个‘包袱’。”

 

阿立暗想:法官也会埋包袱?

 

南希:“本案实际需要陪审员六人。有一人是后备。米砂锅,电脑里哪个陪审员是幸运中奖者?”

米砂锅起立:“陪审员编号654321,‘螺丝钉’先生!”

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螺丝钉’先生起立。

南希:“螺丝钉先生,谢谢你的服务。你可以退庭了。”

螺丝钉’先生退庭。

 

阿立暗想:怪不得螺丝钉兄休息时很少和俺们调侃说笑。莫非有预感,自己是颗‘备用’螺丝钉?

 

南希:“你们在想,六个人如何‘少数服从多数’?这是刑事案,必须全票通过才算陪审团有裁决了。”

南希接下去讲解了此案审讯的要点以及注意事项等:

1.本案确实只有两个‘要素’。陪审员必须,也只能,依据两要素都是否满足(超过合理的怀疑),来裁决;

2.两‘要素’确实如铁梅所说。这里有一份法庭文件,详细叙述了两要素,以及必要的解释、解答;

3.你们讨论时如需要调看听证时用到的任何证物等,可以通过米砂锅索取;

4.你们回到陪审员休息室后,自由讨论、争辩。每人自由决定自己的立场---只有大家裁决一致时才有效。但不要为了结案,而改变自己的独立判断。云云。

 

南希率控辩双方起立,目送陪审员退庭。

 

米砂锅继续交待陪审员可能有的问题等:

这份是南希大法官所说的法庭文件(很厚一叠)。里面有判案的两要素以及详细解释。

这份是陪审团裁决记录。当陪审团达成一致裁决时,由发言人填写、签字。

这是孙二娘打911的录音对话全部记录。录音机俺帮你们试放一下(大家表示音量可以了,能听的很清楚)。

这边墙上的红色按钮直通俺的办公室。你们有任何需要或疑问等,只要按红色按钮就可以了。按钮下面有个小圆形开口---这直通俺办公室。可以与俺对话。

咖啡俺看看,嗯,应该够的。那俺就告辞了。米砂锅出门而去。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除了冷面装酷裴兄。

一开始有点儿乱。

小哈兄先是说传魁兄一看就是个很难弄的人。你看他在法庭上对每人说的话,脸上表情那个丰富,齿牙咧嘴的!接着又说孙二娘也不像好鸟。这家人真的有点儿该让他们---自生自灭?

小白兄的嘴,也是个京片子。说的天花乱坠,不知扯到哪里去了。

沙二奶和湘妹子话不是太多。听话听音,好像二人都倾向于传魁有罪的赶脚。

阿立一方面这边附议、那边葱白,另一方面还是得把五架马车拉回正道上来啊!说到:

“大家真是个个高屋建瓴啊。不过说来说去,俺们还是得依食谱来看食材吧?”

小白兄这下拿出发言人的样子来了:“阿立兄这句话对的。俺们还是先读毛选,哦,法庭红头文件吧。”

那份法庭文件其实不是红头,是黑头。文件有很多页。第一页上有标着‘’和‘’两大段落,用法律语言阐述家暴案的两要素。

法律语言的特点就是又难懂、又冗长。幸好这两段大家基本上能看懂。后面十几页的注解不看也罢,越看保证越糊涂(晚上催眠最适宜)。要不然要那么多严重高薪律师干吗?

第一页看来看去,其实还真的就是铁梅所说的那两点:

第一点是已婚同居。这点毫无疑问。传魁和孙二娘同居20年了。

第二点也很简单。被告对受害者有身体接触:被告是‘有意’的,而受害者是‘不愿意’的。文件里并无要求身体接触有多厉害、受害者是否受伤等。也没有被告是否‘悔罪’啊、受害者是否‘原谅’啊的条款。

小哈兄和小白兄刚才跑题千万里,洋洋洒洒的。现在也觉得应该按红头,哦,黑头文件来讨论。

小白兄:“那第一点无需讨论了?”

大家都同意。

小白兄:“第二点其实也没啥疑问?”

小哈兄:“说是这样说。俺们还是再听听孙二娘的911录音?”

湘妹子放起录音来。

孙二娘很清楚的说到:

“他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一把将俺推翻在地。又怒气冲冲的走进卧室。。。请马上派人来把他带走。。。”

湘妹子把‘。。。一把将俺推翻在地。。。’那一段放了几遍。

小哈兄:“再清楚不过了。俺觉得没必要再讨论了。”

小白兄:“真的没有一点讨论的余地了。大家投票吧。”

沙二奶:有罪。

湘妹子:有罪。

小哈兄:有罪。

小白兄:有罪。

阿立兄:有罪。

酷哥裴兄:有罪。

小白兄填好陪审团裁决记录表。签字。大家确认无误。

 

小白兄走过去按了红色按钮。

小圆孔里传来米砂锅的声音:“陪审员有何需要、问题?”

小白兄:“俺们有一致裁决了。”

米砂锅:“好的。俺先去报告南希法官。大家稍等一会儿。”

 

这下俺们又调侃说笑起来。

小哈兄说到米国的学费真贵。他本科毕业几年了,现正在读牙医。读的是这边一所很普通、很一般的大学。学费居然也是乖乖的吓死人呢。他是边打工,边上学,慢慢修课。云云。

其它笑话不一而足,众人不断笑翻。

米国佬聊天调侃有个特点:

说笑话主要是调侃、嘲笑自己。别人闲侃自己的糗事时,大家都是善意的跟着哈哈大笑。不会乘机嘲笑、讽刺自嘲的人。要调侃也是接着调侃自己、大家自爆糗事。

 

众人正笑的前仰后翻时,米砂锅进来了:

“法庭继续开庭。大家按以前的次序排好队,跟俺走。”

 

众人依次进入法庭。南希率控、辩双方起立致意,看着俺们一一就座。

 

南希:“陪审员们,哪位是发言人?”

小白兄起立:“报告法官,本人是发言人。”

南希:“陪审团对‘人民告胡传魁殴打罪’一案,有一致裁决了吗?”

小白兄:“是的。”

南希:“裁决是?”

小白兄:“有罪。”

南希:“米砂锅。把陪审团裁决记录呈上来。”

米砂锅从小白兄那里接过裁决记录,走到南希那边。呈上记录。

南希仔细看了一遍:“本法官宣布,‘人民告胡传魁殴打罪’一案,被告胡传魁有罪。”

南希(对陪审团):“陪审员们先去休息室稍待。俺和控辩双方还有几句话要说。你们回家后,如果愿意,法庭的经历和见闻可以说、可以写。要拍电影也可以。但如果不愿意,你们没有义务对任何人说或解释。”

 

众人回到休息室。彻底轻松了,笑话继续。

 

过了一会米砂锅进来了:“南希大法官要进来谢谢大家,聊几句。”

南希进来,先跟大家嘻嘻哈哈一阵,说:

“俺迫不及待要去北面度假了。看,已经换了鞋子。”

南希把脚翘起来:法官大袍下面,俨然是拖鞋、光脚丫子(袜子都没穿)。大家笑翻。

南希:“本法官有个传统。案子审结后,允许控辩双方律师见见陪审团。他们只是想听听反馈,自己哪些地方做的有效、哪些需要改进。这是完全取决于自愿的。你们可以不同意。或者你们中有人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去。不要勉强哦。”

大家觉得没啥不愿意的。那就见见吧。

 

不一会儿,米砂锅引着铁梅和刁兄进来了。

大家也不客气。先让小白兄说吧。

小白兄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记得提到春苗的证词很有帮助。还举了几个例子:受害者可能会受不了而突然反弹啊、受害者会有一个备用小箱子随时可以逃离啊。

其余大家多少补充几句,没啥特别值得写的了。

 

哦,大家关心如何判刑?

南希:“胡传魁需要(外界、外力)帮助,是毫无疑问的。如何量刑俺还要再想想。他肯定需要参加培训班和接受咨询等。”

南希再次感谢陪审团。

大家就此告别了。

 

全文完。

 

阿立注:

国内有些朋友问到本文到底几分是‘纪实’、几分是‘小说’?

统一回答:

1.本文所有的事情都是真事。不是小说;

2.人名改用了中文,一半是为了保护隐私,一半是便于国内朋友们(不熟悉英文名字)的阅读;

3.人物对话里所陈述的事情也都是真的。她/他们的语言被阿立酱油调了调,给枯燥的法庭听证稍微增加点儿趣味和可读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ETOON的头像
 #

太精彩了!大姑娘上轿,第一次懂点陪审员。Laughing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ETOON临帖鼓励!俺真的是第一次上轿,学做陪审员。Cool

 
北雁高飞的头像
 #

第四篇留言后,允许第五篇留言了。看来不能偷懒啊。

哦,刑事案要全票通过,民事案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很合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必须第四篇先留言,还有这事吗?可能只针对北雁,阿立的文章必须每篇留言啊。Cool

 
北雁高飞的头像
 #

原本也以为讨论时会乱,结果呢,哈,看来做什么事情都有巧门的。

大谢立兄,这个系列写得很精彩!北雁长了知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说明米国的法律定的仔细。没太多空子可钻的赶脚。

不过讨论时开始确实有点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幸亏阿立把他们拉到黑头文件上来。看来阿立有领导才能?Cool

 
予微的头像
 #

阿立兄写的真实有趣,看来下次也要争取做一次陪审员。不过,我是一开头就被筛出局的那种。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应该争取做一次,弄点儿打酱油的材料。以后俺打蒜主动出局。只要人家不爱听啥,俺答啥,估计101%出局了。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